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分配完未決定選民,也不一定能猜對台北市長選舉結果(上)
2018.06.06
20:40pm
/ 王宏恩
無論在學術界或是在民意調查實務界,各家高手都有各種分配這些未決定選民的方式,比較符合學說的做法是觀察這些選民上次投給誰、政黨認同比較支持誰、或是在特定重大政策上跟哪一位候選人比較接近,然後透過回歸模型或決策樹模型來分派這些未決定選民。但在上面這三個例子中,假如只看手上的資料,那這些未決定選民透過甚麼統計模型去分派,都不可能分派到百分之百給民進黨的。但這確實在選舉日發生了。

文/王宏恩

 

隨著選戰日漸加溫,各家媒體無不砸錢進行各縣市首長選舉的民意調查,每天各家平台上一定都有好幾個數字跳來跳去,專家學者開始解讀這次跟上次變動了多少。由於目前蔡總統聲勢不佳,各家媒體測到的民進黨候選人得票率往往都不高,各種崩盤說、雪崩說紛紛出籠,就是要把民進黨說成邊緣化的樣子。




 

其中,在這次台北市長選舉之中,民進黨候選人姚文智從民調上看起來最慘,TVBS最新一期的民調顯示姚只獲得13%的支持度,丁守中33%,柯文哲31%,並且有22%的未決定選民。光從帳面上的數字來看,除非這22%的未決定選民全部支持姚文智,姚才有與另外兩位一拚的機會。看到這裡,讀者你一定會問:『但這怎麼可能』?

 

等等,真的不可能嗎?到底我們要怎麼『分』這些未決定選民給各個候選人?又,更進一階的問法是:把未決定選民都分完,就知道選舉結果了嗎?

 

在過去我國各家機構公布的民調結果中,尤其在中部以北各縣市,幾乎都是國民黨候選人在一開始過半大勝,勝過民進黨候選人超過30、40個百分點,但最後選舉結果反而雙方接近很多。

舉例來說:


2009年,桃園縣長TVBS選前三天民調藍綠是56:18,但最後結果是52:46。
2010年,台中市長選前民調藍綠比是50:33,最後結果是51:49。
2014年,新北市長選前民調藍綠比是49:28,但最後結果是50:49。

 


 

在這三個例子中,光看選前一周內的民調民進黨根本毫無勝算,連競選都不用跑了。假如我們把這些電話民調結果視為是全體選民的總體民意,那幾乎可以說在選前民調裡『全部的未決定選民』都在三天後的大選投給了民進黨。

 

的確,無論在學術界或是在民意調查實務界,各家高手都有各種分配這些未決定選民的方式,比較符合學說的做法是觀察這些選民上次投給誰、政黨認同比較支持誰、或是在特定重大政策上跟哪一位候選人比較接近,然後透過回歸模型或決策樹模型來分派這些未決定選民。但在上面這三個例子中,假如只看手上的資料,那這些未決定選民透過甚麼統計模型去分派,都不可能分派到百分之百給民進黨的。但這確實在選舉日發生了。

 

除了這幾個個案,假如繼續秉持著電話民調能抽到全部人的假設,我們未決定選民裡泛綠偏多的狀況亦出現在過去全部的總統選舉中。舉例來說,2016年選舉,蔡英文選前TVBS民調43%,泛藍朱宋合計40%,18%未表態。但最後選舉結果是蔡56%,泛藍合計43%。假如我們只單純的分配那選前18%的未表態選民,那這18%未表態選民裡將有13%投給蔡英文,佔未表態選民裡的超過七成。而這甚至已經是最近一次的選舉,各家都早已預料到蔡英文會勝出的情況下。

 

雖然還沒有實證資料來建立學術標準的嚴謹因果關係,過去有一些說法是,未表態選民裡泛綠的民眾偏多,因為他們經歷過戒嚴時期,害怕公開表示自己的支持意向,因此被問到時大多說自己未決定,但在投票時會投出來。但這樣的情況甚至也發生在2016年,大家都已經預料到蔡英文會勝選的情況下,可見就算知道『自己人』即將成為多數,許多泛綠民眾在面對民調時仍然守口如瓶。

 

現在我們回到台北市,繼續使用TVBS過去五次台北市長選舉的民調。首先,最新公布的這次民調中有22%的未決定選民,這樣高比例的未決定選民是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上次2014年大選前未決定選民是19%,而2010、2006、與2002皆只有10%左右。

 

上次2014台北市長大選前最後一次民調,藍綠支持度比例為32:48,最後選舉結果為41:59,假如還是只用民調內的人數來推算,代表這19%的未決定選民裡有11%最後投給與綠營合作的柯文哲,佔了未決定選民的近六成,同樣是未決定選民裡有過半的泛綠支持者。而在這次的選戰氣氛下,到底這22%的未決定選民裡有多少是最後會投姚文智、但現在接到電話時不敢說自己支持誰的呢?

 

更重要的是,如同洪耀南的專欄所云,電話民調能涵蓋到的選民只是一部分,這會導致『就算未決定選民全分給某候選人,也預測不到選舉結果』。以前面舉過的例子來說,2009桃園縣長選前民調,藍綠比是56%:18%,未決定選民24%。就算未決定選民全分給綠,也只是56%:40%。但最後選舉結果是52%:46%,兩者差距從選前民調的38%變成最後差6%,差了超過六倍之多,不管怎麼用選前民調去分配、預測未決定選民,都不可能接近最後的選舉結果。

 

那這些未被涵蓋到的選民到底是誰?他們會怎麼影響台北市長的選舉?我將在下一篇文試著跟大家討論看看。

 

 

言・選 柯文哲「鍵」入佳境的自信哪裡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作者文章列表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