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超過五成台灣人自認無黨派 有史以來第一次
2018.05.08
19:30pm
/ 王宏恩
隨著蔡英文帶領的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台灣民眾終於同時經歷過泛藍完全執政與泛綠完全執政了;無論做得好壞,都沒有理由再怪罪是對方拖累所致。而當蔡政府一些政策讓選民並不滿意時,選民可能發現無論是哪一大黨完全執政,都沒有辦法完全解決自己的問題,此時就出現選擇不加入政黨的動機了。

文/王宏恩

美國杜克大學政治系與政大選研中心合作,追蹤台灣民眾對於兩岸議題的看法,透過電話抽樣訪問全台民眾,在過去十八年來做過十次學術調查,結果也全都上網公開

 

在去年底的調查中,出現一個從2002年調查以來從來沒有出現的現象:在被問到自己是否有支持或比較接近哪個政黨時,有超過一半(50.6%)的台灣人說自己沒有偏向台灣任何一個政黨,無論大黨或小黨。在同時,只有約25%的受訪者勇敢說出自己支持泛藍政黨,24%支持泛綠政黨。

 

首圖是我把過去十八年來十次的調查裡民眾的政黨偏好做出比較圖。無政黨認同者,在2011年底來到最低的29%,也就是有71%的台灣人都清楚說出自己支持哪一個政黨。但在2012馬英九前總統連任之後,先是泛藍認同者減少了15%、無政黨認同者增加了15%,接著在2016年之後變成泛綠認同者降低了10%,無政黨認同者增加了10%。因此,這波過半的無政黨認同者,其中有約一半是過去支持泛藍或泛綠政黨的。

 

但跟過去不同的是,在2014年之後,就算泛綠支持者掉回基本盤,泛藍支持者也沒有增加,無黨派者持續維持著無黨派。甚至,對大黨的不滿也沒有像十八年前一樣轉移到小黨身上。現在,即使台灣已經有三百個政黨任君選擇,有過半民眾覺得他不屬於台灣任何一個政黨。

 

要如何解釋這個趨勢呢?台灣民眾不可能不在意統獨,因為這注意力是自願也是被外力強迫的。但台灣民眾並沒有辦法因為統獨而選擇支持特定的大或小黨。這原因可能來自於兩者,第一是因為民進黨自從2016年開始的完全執政。過去扁政府時期,由於經歷總統、國會多數不同政黨的分立政府,無論施政或立法上有甚麼問題,都可以怪罪另一個憲政機構。但隨著蔡英文帶領的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台灣民眾終於同時經歷過泛藍完全執政與泛綠完全執政了;無論做得好壞,都沒有理由再怪罪是對方拖累所致。而當蔡政府一些政策讓選民並不滿意時,選民可能發現無論是哪一大黨完全執政,都沒有辦法完全解決自己的問題,此時就出現選擇不加入政黨的動機了。

 



民眾沒有支持特定政黨將更失去投票與關心政治的動力


第二個理由,則自然跟選舉制度有關。在立法院選舉單一選區制與很高的不分區分配門檻之下,2008年後小黨在選戰中獲勝的機率大減。假如小黨沒有勝選機會,那民眾也沒有辦法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這些小黨、希望小黨幫忙督促大黨上了。2017年的民調資料中訪問了1244人,但其中只有1位支持台灣團結聯盟、只有3位支持新黨。(相較之下,時代力量尚有67位支持者)。

 

民眾沒有支持特定政黨,會對民意造成怎麼樣的影響呢?根據過去的政治科學研究,民眾政黨認同的一大功能在於政治資訊的系統性收集。就算民眾收到的資訊可能比較常來自於特定政黨而有所偏差,但這些意見本身之間會因為政黨的關係而形成一個較為穩固的邏輯。而因為政黨對特定方向政策的支持較為長期穩定,民意也會較為穩定。但當據政黨認同的台灣民眾低於五成後,民眾因為拒絕支持特定政黨,連帶得使民眾的資訊來源更為不穩定,因此總結起來就是台灣民意可能會變動得更快也更不穩定,而對不同政策間的集體決定更可能會彼此衝突。另一方面,民眾假如沒有支持特定政黨,就更失去投票與關心政治的動力了。

 

在下一篇文中,我將會透過這個趨勢,說明無政黨民眾過半時,對於年底的縣市長與縣市議員選舉產生怎樣的影響、候選人又可能可以怎麼樣因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