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專題 / 《放・獨家》人物專訪系列
放.專題 《放・獨家》人物專訪系列
《放・專訪》獨家|韶光品味「Audrey不思議」? 腦波抵擋不住… 價值觀小宇宙被唐鳳「全方位增幅」!
2020.06.28
《放・專訪》獨家|韶光品味「Audrey不思議」? 腦波抵擋不住… 價值觀小宇宙被唐鳳「全方位增幅」!
2020.06.28
本月11日凌晨,有網友在PTT貼出2017年的相關財產申報,眾人才發現唐鳳身上有一筆「千萬元債務」,竟是她入閣後重新抵押房子,貸款拚外交造成的!?

 

本文非業配…「獨家預告」史上最年輕的政委唐鳳(Audrey Tang),即將推出Youtube頻道「Take Five With Audrey」,是誤打誤撞的巧合,或採訪者受到腦控才會不自覺地報導?神秘真相不得而知。在網路上搜尋關鍵字唐鳳,不意外跟「腦控」、「錫箔紙帽」、「增幅」、「神秘亂碼字串」等玩笑話掛勾,顯見她橫跨二次元和現實世界,皆具底蘊十足的話題能量。

 

事實上,唐鳳的心很柔軟。具備同理心、擅長換位思考,幽默、反應快,言談間卻不誇大或過度闡釋,是其最大的魅力特質。與她天南地北的聊,會被增幅的部分是眼界和思想,在一來一往的溝通過程中,無形間調整了與談者觀看世界的切入角度跟思維。也許,這才堪稱是腦控的真諦?

 

明朝董其昌著作《畫禪室隨筆》,提倡「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理念,和唐鳳對談恰好「兩個願望一次滿足」!透過她這個載體,欣賞世界投射的全像圖。浸淫在一字一句堆砌的無色聲波,聆聽她所經歷的故事縮影,才明白原來聲音構築的世界,也可以是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

 

回到「Take Five With Audrey」企劃,源自很多民眾希望一面運動或做其他事的同時,可以一面聽唐鳳講5分鐘的話。她笑著說,「我想到什麼講什麼,這樣日常生活中就可以感受到唐鳳。」自認無法像Youtuber「志祺七七」,拍攝影片的頻率一週7天、每天7分鐘,「他那個樣子,就好像要長城慢跑般的意志力才做得到」,唐鳳團隊設想在週末一次預錄下週的版本,發布頻率是每週5天、每次5分鐘。

 


白馬非馬,唐鳳不是「唐鳳」

 

唐鳳是黑客(Hacker)背景出身,擅長領域也是高科技網路程式,為人卻頗富「道風與禪意」。還記得「博恩夜夜秀」曾提過,唐鳳的一句話中都會埋藏很多梗,必須重複聽第二次、第三次,不斷回味,才能嗅出字字珠璣的玄。與她聊天的感受確實如此。

 

唐鳳所突顯的人格特質恍若「無私、沒有邊界」,不僅開放攝影作品二創,也常將「那些作品跟本人沒有關聯」掛在嘴邊,她的「我執」雛型令人好奇。詢問後,她給出了類似「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馬非馬」的一念。

 

「我變成一個素材庫,一個空間、一個通道這樣的感覺。」關於主體和客體之間的關聯,唐鳳舉例,武肺疫情期間,日本網友稱呼她是台灣的數位(IT)大臣,但大臣是君主立憲國才有的職位,「我們是共和國,有直接民權的特色,找遍了行政院也找不到大臣!所以我真的不會覺得那是在描述我。」

 

 

 

「我執?」不過是Hashtag罷了!

 

又好比「西遊記裡面的悟空,跟七龍珠裡面的悟空」那樣的關係。唐鳳妙喻,後者可能稍微有挪用長相之外,說真的沒有任何關連,是完全架空的一個東西,變成二次元化、動漫化的概念。「有人創作唐鳳海豹迴紋針,其實我不會特別覺得那個是我,我只是創作者的靈感來源,讓他想像出一些什麼別的,他的作品跟我的關係其實很薄弱,即便他的作品取名叫唐鳳。」

 

「我只是思想的載體,或只是增加這個思想的基本傳染數。」唐鳳認為,一些透過她發揚光大的點子,比如口罩實名制地圖、三倍券地圖,「那也不是我的創意啊!很多都是我看到別的什麼,啟發我靈感的來源。」又或者一些有關她的二創,之前有攝影師找她合作拍攝時尚照片等等,是因為看到她才受到啟發,「那個思想可能很早就存在了,只是說我現在狀況準備好了,才開始進入我。」

 

一個「心流」(Flow)的輾轉,如下述精湛地呈現。唐鳳名片上印製的Taiwan Can Help,最初不是她提出來,是衛福部先提出的。隨後她發現,除了促進健康福祉之外,這個口號在別的方面有「增加台灣能見度」的用法。透過她傳出去後,在這波武肺疫情轉變成設計師聶永真的作品;聶也沒有主張他的著作權,所以現在就有樂高、動物森友會等各種版本。

 

點子的創意「就是一個Hashtag」,唐鳳直言:「沒有人會說,我是第一個用這個Hashtag,所以你得付我著作權費,不會有這種事情,都是開放式的創新。」

 

 

缺口,是光的入口

 

「開放式」是唐鳳本人很重要的一部分。她參悟《道德經》:「為什麼輪子會轉?因為中間是空的;為什麼杯子中間可以放東西?因為中間是空的;為什麼窗戶跟門打開後房子是空的?這樣你才能夠去放別人。」唐鳳坦言,如果沒有放置別人的空間,那別人也不需要去認識你,「像我對認識朋友很有興趣的話,就不能做得很完美。」

 

此番領悟,源自已故加拿大歌手Leonard Cohen在1992年《未來》(The Future)專輯中的歌曲〈讚美詩〉(Anthem),一句歌詞扭轉了唐鳳的人生:「萬事萬物都有缺口,那就是光的入口。」(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她相當認同,如果事物都由自己親手填滿了,只能看到當初自己想看到的,等於就沒有共創的空間。

 

從2010年才開始採用「番茄鐘工作法」的唐鳳,強化時間的結構性提升效率,不再堅持過往的完美主義、不到死線(Deadline)不肯交作業,讓固定時間內來不及的完美,轉化為「開放性」的啟蒙。「我很完美的話,別人根本不可能來找我聊天,因為他拍拍手就好,沒有別的事情可以溝通」,現在的她把不完美的部分交給對方來補充,學術稱「互為主體」,保留彈性、彼此都是共同創作者。

 

 

撕下「我」的標籤回首「柯南事件」

 

強調自己喜歡交朋友,唐鳳毫不掩飾對別人很感興趣。就連第一次聊天,幽默的她也敢不客氣地吐槽採訪者口誤「負債千萬出差的消息,源自PPT(PowerPoint)」(其實是PTT才對,台大電子布告欄)。唐鳳開玩笑地說,最近確實做了不少PPT,但沒有做到這一個題目,可能以後會做。不解詢問她,平素注重與他人和諧共處,唐鳳沒有因為童年被同儕欺負的經驗,對他人產生害怕和不信任嗎?

 

「不會啊!」她解釋自己的狀況,感覺像柯南,「好比我把你裝到8歲小孩的身體裡,讓你去讀小學二年級,你也會格格不入啊。」心智年齡天生早熟,小學三年級曾休學半年,當時跟唐鳳相處自在的大都是18歲以上的大學生、學校教授。從她的角度來看,「不是說同年紀小朋友都欺負『我』,反而是我想去了解,為什麼他們壓力這麼大?這麼緊張?為什麼有成就焦慮?總是要比名次?」

 

唐鳳後來瞭解到,小朋友在焦慮的狀況下,誰看起來好欺負,就欺負誰,「所以我沒有覺得那些攻擊行為是衝著『我個人』來的。」成長期慣於跟比自己年長5-10歲的人相處,現在的她好球帶是全年齡向,去體會對方的個人經驗,「比如我阿嬤現在87歲,我們還是每週聯絡,聊越多她當代的歷程,碰到跟我阿嬤年紀類似的朋友,就會比較有話聊。」

 

身為年輕人還有一個好處。唐鳳說明,碰到所有的長輩一定都曾30幾歲過,就可以告訴對方:「回想你30幾歲的時候,當時在威權的政治底下,你也是願意站出來、去辯護啊」,等於可以有一些共同年齡的記憶。

 

 

同理心置換主、客體

 

設身處地的平等心,就是去同理他人的感受,也是唐鳳沉迷VR的原因之一。回想上任之初,她參加了公視跟HTC合作的一個節目,「當時很有意思!我把自己的3D掃描,縮小成小學生的高度,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我就不是很高的一個大人,只跟他們的替身一樣大,可以在一個很安全的空間裡面互動。」唐鳳覺得在VR裡見面特別自在,因為不可能隔著VR傷害彼此。

 

此時,唐鳳笑著插入一個梗:「使用VR最多只能突然斷訊!最近也是有過這種Skype突然斷掉的狀況,提到關鍵字Skype就斷掉。」(WHO秘書長高級顧問Bruce Aylward,今年3月接受香港媒體視訊專訪,被問會不會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他裝沒聽見然後切斷視訊。)這樣的黑色幽默,儼然跟中共政府長年打壓台灣脫離不了關係。

 

好奇詢問:中共政府的獨裁專權,和唐鳳的核心理念「公民參與、開放」相衝突?她又切換成同理心的角度解釋,「其實台灣也曾經歷過戒嚴時期,所以只要往前數個4、50年就可以理解。」獨裁政權的起因,不外乎希望權力集中、掌握統治權,對於社會規則的可預測性維持穩定。「戒嚴時代當年,也有著強大的威權和政治,去合理化他們很多其實不是很有道理,也不是很民主的作為。」

 

 

亞洲民主聖地—台灣

 

唐鳳話當年,雙親都是新聞記者,「我母親報導很多關於國家公園、環境跟人權的議題等,不一定總是被允許刊出,據說還有她嗆老闆:『報紙是你的,報導是我的!』這種非常像國際橋牌社裡面,會出現的橋段。」戒嚴、白色恐怖那一段日子其實不遠,30幾歲的再上一輩,大概也都還記得高壓統治、極權政府是什麼樣的狀況。

 

「我們在台灣很幸運,是在一個相對和平的情況,把民主化做到目前這種直接公民參與的情況;另一方面,台灣模式值得借鏡,世上很多地區都是流血革命,才能達到類似情況,和平演化的民主並非放諸四海皆準。」以318學運和平佔領立法院為例,唐鳳強調,「公民社會的蓬勃發展」支撐台灣每一次的民主化轉移,「公民社會的凝聚力和正當性都比政府高,也比較有底氣,因為不管是誰執政我們都還在!」

 

分享自身經驗,唐鳳在很多國際交流的場合上看到,包括PRC在內的許多公民社會,其實都很願意跟台灣學習,「只是在中國不能講『公民社會』這4個字,講了你的帳號就不見了,但可以抽換詞面講『社會企業』,所以他們都開玩笑自稱是社會企業家。」也有部分中國民眾乾脆採取「人肉翻牆」,直接搬到別的國家去,戲謔的說法等於是「流亡」了。

 

 

Taiwan Warm Power為國際弱勢發聲

 

「其實最近我的Office Hours也一直都有香港朋友來,有的是尋求政治庇護,有的是尋求一些改變的契機吧。」唐鳳認為台灣目前很重要的價值,就是提供一個很安全的發聲空間,幫助這些來自全球各地的朋友,讓世界聽見他們的故事。例如國際民主人權會議「奧斯陸自由論壇」移師台灣、「無國界記者」亞洲總部從香港撤到台灣,「至少我們還保有不管怎麼報導,都不會被吊銷記者證、驅逐出境。」

 

被派遣到奧克蘭的一名台灣駐外使節,經營了一個名為「Taiwan Warm Power」的臉書粉專,從2018年營運至今,每日分享時下最重要的國際外交議題。創立粉專的初衷,即有感於台灣特別能同理被國際強權打壓的處境。這名外使分享:世界上有很多中小型的政治實體,遭受兩強(美、中)其中之一的欺負,那麼幫助世界上受到壓迫或誤解的群眾,應該是台灣的外交主張之一。唐鳳認同,「這是一個很好的想法。」

 

「當時他認為,可以直接翻成台灣暖實力,表示我們的實力相當於人家的銳實力,我們是幫全世界送暖。」唐鳳很感謝這一位專業外交官,從他駐外的角度,去補上唐鳳一開始偏向從院本部角度看待的不足。至於民間團體方面,比如數位外交協會等,也都是繞著同樣這個思路在運作。台灣送暖全球的概念延伸,成為後來的「Taiwan Can Help」,翻譯成台灣能幫忙、台灣正在幫忙等口號。

 

 

Taiwan Can Help發揚光大

 

「這幾個字其實不是我想的。」唐鳳坦言,這個口號源自政府團隊之前在WHO推案時,主張台灣有健保制度等完善系統,提出「Health For All, Taiwan Can Help—照顧全球的健康,台灣可以幫忙」。推廣過程中發現,聯合國2015年通過17項永續發展目標,健康不過是其中一項,另外的循環經濟、數位治理等,都可以對應到第12項、第16項之類的。

 

唐鳳靈光一閃:「如果把台灣這邊執行的相關工作,不管是社會、經濟或公部門,都用SDGs(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來編號,這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我們對全世界每一個議題都可以幫忙。」為了突圍外交困境,唐鳳頑皮地「鑽漏洞」,確保台灣在這17個安全的題目擁有話語權,她設想「當時聯合國全員在2015年都認為,這17項目標很重要,2030年一定要達成,那打壓台灣等於是跟全人類過不去。」

 

Taiwan Can Help因此被唐鳳拿來印製在名片上發送兼推廣。她拿出一張來解釋,除了這個口號或稱Hashtag,名片上沒有印國名和她的地址,只有她的email跟聯絡電話,而且職稱每一個英文字母都是小寫。去年和前年的聯合國大會期間,她都用同樣這一面當正面,背面則是外交部在這兩年Taiwan Can Help跟SDGs掛勾的主視覺Logo,比如健康、氣候變遷、海洋環境等議題。

 

 

外交「奇兵」戰術

 

為什麼要特別設計這種名片?唐鳳的考量是,這樣的視覺呈現「在傳統上到底算不算代表國家?其實是非常玄的一個話題。」如果自稱代表國家,很多聯合國本身或週邊舉辦的會議,根本進不去;如果主張代表一個民間團體,比如世台會(STUF United Fund Inc.,世台聯合基金會)那樣,戲稱是世界舞台基金會(World Stage)去闖關聯合國多方關係裡面的NPO(非營利組織)會議,也不是不行,「但要說台灣是一個2千3百萬人的NPO,好像哪裡怪怪的?」

 

「最後我試出了一個模式,就是我只代表『我自己』,以個人的身份去分享台灣經驗。」唐鳳說,不管是跟台灣的民間、經濟部門或公部門合作,甚至和總統蔡英文的合照,在國際會議中提出這些「都是一個很work的狀態」。只不過,這樣的模式到底算不算外交活動?在她任期的前2年,這段時間之內,主計總處完全不知道這種「奇兵外交的戰術」,應該怎麼歸類?

 

 

扛千萬負債「自費出差」拚外交

 

本月11日凌晨,有網友在PTT貼出2017年的相關財產申報,眾人才發現唐鳳身上有一筆「千萬元債務」,竟是她入閣後重新抵押房子,貸款拚外交造成的!當時她用自己的PTT帳號(audreytang)解釋,2016到2018年初所有的國際會議,都是自費參加;當初沒有人能預料數位外交有無效益,所以主計同仁謹慎是有道理的,前期成本她先吸收也沒甚麼,「所謂 Intrapreneurship(組織內創業)就是這樣。」

 

唐鳳這次進一步說明,院本部出國考察,經費本來就非常有限。假設她有督導特定的某個部會,通常是那個部會去參加活動,她掛名榮譽團長並使用那個部會的預算。比如之前唐鳳去伊索比亞參加世界社會企業高峰會,就是掛在經濟部上,由中小企業處副處長擔任團長、她擔任榮譽團長,即可運用經濟部的經費,「一般院本部的政委,出國考查的情況大約是這樣。」

 

 

個人資源「回流」正規外交體系

 

當她單槍匹馬在國際闖盪的時候,就無法採用這樣的模式運作,「我沒有督導什麼部會,就不可能去用別的部會的預算,這個情況下確實無從核銷。」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和唐鳳面試時,開宗明義道破:「院裡面目前沒有這個科目的經費給你,但這對台灣的國際能見度非常有幫助,所以至少可批准公假。」

 

出差費累計高達千萬,唐鳳就這樣默默吸收了好一陣子,直到Joseph(外交部長吳釗燮)上台。為了突圍外交,唐鳳數度採用視訊「混入」聯合國等國際會議,只不過那次日內瓦的遠距出席被新聞記者發現,這個奇兵計畫才大量曝光。

 

「當時Joseph認為這條路可行,就同意把數位治理寫到外交部施政方針,便有一個名目可以掛在外交部。從那時起,外交部也派員進駐我們的辦公室,我的人脈和經驗就可以累積回正規外交體系,不會只有在我身上。」唐鳳笑著說,從那個時候開始,用公款就用的「心安理得」,但她出國都絕對不排私人行程。

 

 

後防疫時代的「視訊」小兵立大功

 

「視訊」這項數位科技可謂小兵立大功!不僅「輔佐」唐鳳突圍出席聯合國會議,也在這波武漢肺炎疫情過後,造成她生活中最大的改變—「我視訊能夠接觸到的官員層級,增高了很多!」她分享,以前特別資深的外國高階官員,他們年輕時的視訊品質很差,當代的技術還沒跟上,所以對視訊都有一種「見面三分情,視訊是不是倒扣一分?」的感覺。

 

「因為疫情的關係,各國會議改採遠距,這些高階官員如今發現,只要打開瀏覽器連上網路,操作簡單、視訊品質也非常好,他腦海裡以前那些陳舊的經驗,就被新的良好經驗給取代。」例如唐鳳和衛福部長陳時中曾參與5月15日台灣舉辦的「COVID-19防治檢討」視訊論壇,當時美國、日本、加拿大等14個理念相近的國家或區域組織,同步進行遠距會議,全球近50位衛生官員與會。

 

那一場會議,「我們看到非常多資深的高階官員!甚至連他們家裡長什麼樣子都看得到,因為他們忘記開背景模糊,有時候還會有貓咪或小孩跑過來。」唐鳳興奮地說,疫情後變得非常容易接觸以前可能碰不到的高階官員或資深記者,這在外交上是非常有利的。

 

她直言,每位代表在電腦畫面上都是一格方框,這樣看來會員國、觀察員跟民間社會根本沒有什麼差別,就連總統蔡英文都能以國家元首的身分,與他國領袖平等出席視訊會議,並間接助長Taiwan Can Help的理念在全球擴散。

 

 

翻玩三倍券創造5千元價值

 

由疫情衍伸而來的話題,還有7月1日即將上路的「振興三倍券」。唐鳳原本想把三倍券捐給「台灣人權促進會」,奈何雙方對於健保卡使用限制的立場不同,台權會婉拒了她的好意。於是她決定分成兩階段使用。第一階段用國旅卡綁定刷3千,然後出門消費,當面慰問受到疫情嚴重打擊的新創組織,「會找有照顧到社會弱勢,並具有環境價值的實體店家去消費。」

 

第二階段,收到2千元的現金回饋後,再到「社創良品」(Social Impact)型錄搜尋另一組愛心碼,目標是把錢花在可能沒有產品或服務,但也很需要捐助的商家,「等於把這2千塊也捐出去,這樣子就創造5千塊的價值。」唐鳳補充說明,登載在社創良品的店家,必須證明如何轉換社會跟環境價值,「他們的公司型態多半為社會企業,又或者像合作社的型態,例如喜憨兒基金會這般。」

 

 

黑客教學:「破解」資安問題

 

話題兜回唐鳳的黑客專業,請教她,近期中共滲透跟國安機密外洩頻傳的解方?答案出乎意料,竟是「就跟防疫一樣」!淺顯易懂的說明深入人心,又簡單到你我皆能做起。她細心解釋,就像防疫步驟要用肥皂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假如擁有世界上品質最好的MIT口罩,政府供應充足的酒精跟洗手乳,但人民不願意去使用,防疫的破口還是一樣會出現。」唐鳳強調,不是一部分或大部分的人做到就好,這是所有人都要養成的習慣,「不然的話就完了。」

 

「電腦病毒跟生物病毒是一樣的道理,會挑最弱的破口,也就是衛生習慣最差的人。」比如密碼的強度設得不夠強、在很多網站用同樣的密碼、隨便點開郵件的附件等,這些「衛生習慣不好」,讓病毒來源取得個人帳號的控制權,之後對方就會用你的名義再去傳給你認識的人;這些人因為很相信你,所以也染上了病毒。打開電子郵件,記得隨手檢查有無特別載入外部程式碼或影像,「養成這些資安常識的好習慣,簡直就像『要多喝溫開水』那個程度的老生常談!」

 

唐鳳直言,如果大家都能做好基本功,資安的滲透、機密外洩等問題,就很難發生。不過從另一個角度切入,資安問題突顯「居危思危」的必要性。比如台灣曾經歷SARS的教訓,加上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堪稱SARS 2.0,「現在就算用肥皂『內、外、夾、弓、大、立、腕』洗手5分鐘,別人都不會覺得你有潔癖或強迫症,只會覺得你是一個好國民,懂得保護自己跟大家的健康。」也就是說,問題的產生,有助於提醒人們養成好習慣的重要性,可不一定都是壞事呢!

 

 

無法被時空框架的驚奇人生

 

聆聽一個人的故事,就像觀賞一部電影。以唐鳳深不可測的IQ和EQ,倘若開口說出「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這樣的台詞,也沒有人會相信她不是原創者。用番茄鐘工作法和清醒夢定格、規劃生活的結構性,唐鳳看似嚴謹而有條理,但天馬行空、天外飛來一筆的靈感卻不時從字句或舉動中流洩而出。這樣柔軟的彈性,必須有一顆敞開的心、不帶批判性的目光、保持摸索世界的好奇與熱情,好讓自己成為「一個素材庫,一個空間、一個通道這樣的感覺。」

 

本次專訪嘗試從不同角度切入,卸除那些人盡皆知的加冕與桂冠,細細品味唐鳳說過「與眾不同是常態,與眾相同是錯覺」。盡管世人泰半無法同理她曲折的童年、過人的眼界和歷練,透過「唐鳳」輸出的碩果,卻沒有一樣不與世人共享。貪圖私利累積自己的財富、權勢和名譽司空見慣,可貴的是唐鳳毫無保留甚至自己負債去拚外交,樸實的傻勁遠比華麗的標籤更具歷史定位上的意義。

 

「我想做的事,都是無法完成的。只要是能夠完成的事,我通常就不會去做了。」正因未完待續,給了事情本身無限開闊的延展性和想像,唐鳳馳騁在與眾人共處的維度,靈活揮灑出還沒有人想到的新意與巧思。在唐鳳身邊,從來不缺驚喜:訪談尾聲道別後,只見她一轉頭,打開辦公室裡深褐色木紋大櫃子的門,跨步而入、消失在門的另一端,眾人才忽然驚覺「這個偽裝成大櫃子的擺設,其實是密道的門!」攝影記者驚呼連連,頻喊酷:「真是有夠像會魔法的哈利波特!」

 

 

 

記者原萱容/攝影;圖片來源:翻攝自唐鳳、好好過-阿雜社會事粉專臉書、攝影師 江凱維 以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