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邊境暖男多一度!系列七之六|死忠兼換帖? 潘孟安大笑吐槽「賴清德超糗事蹟」!
2020.12.04
《放・專訪》獨家:邊境暖男多一度!系列七之六|死忠兼換帖? 潘孟安大笑吐槽「賴清德超糗事蹟」!
2020.12.04
潘孟安超傻眼,直呼「市長啊!啤酒是越新鮮越好,你拿這個放了半年多的啤酒要來請我喝?」賴清德無辜反問「這不是放越久越好嗎?」

 

立法院不只朝野攻防「戰事」精彩,許多深厚的友誼,也從此處開始萌芽。一百多位立委就像一個大班級裡的同學,每人有不同的人格特質和交情契機;下課後的互動,宛如時光倒流回求學階段的年少青春。好比家住附近的同學會一起走路回家,潘孟安和賴清德也會一起搭高鐵通勤、南北往返,讓個性互補的兩人額外多了相處時間,朝夕相處後相知相惜,發展為熟捻到能「吐槽」對方的鐵打交情。

 


對賴清德提攜之恩銘記在心

 

「我們沒有每天通電話」,談起和好友賴清德之間的交流,潘孟安懷念以前在國會的時候,從禮拜一到禮拜五每天開會都在一起,後來各自當起縣市首長,成為「遠距離友情」,就很少有機會聯絡。賴清德是潘孟安的立院前輩,潘2005年進入立院時,賴比潘資深、多了兩屆,「認識之初就覺得他的形象、各種論述都非常好」。

 

 

時任幹事長的賴清德帶領著黨團和身為菜鳥的潘孟安,讓潘有機會真正蹲下來學習、請益賴的問政邏輯或議事提案的運用,潘據此對賴產生信賴跟情感,兩人交情升溫。後來,潘孟安當起了賴清德的副幹事長、書記長,協助他跟老柯運作黨團;每每碰到衛環、內政、外交國防委員會的問題,只要潘求助,賴總是知無不言、傾囊相授,「所以我就對他有一個特別的情感」。

 

賴清德離開立院的時候,把幹事長交接給潘孟安,「我從過去向他學習的經驗裡,配合老柯總召,把當時的立院黨團運作地很紮實,扮演好自己的工作角色」。潘孟安認為,就因為當初有機會跟在他們旁邊學習,醞釀了待人處事的養分,才讓他對議事工作駕輕就熟,「賴清德是我的亦師亦友」。

 

 

賴清德孝順重感情

 

「賴清德非常孝順,一週最少兩天會回萬里陪媽媽」,讓潘孟安印象非常深刻。潘孟安回憶道,以前在國會共事,有時候他會致電賴說:「幹事長,我們要開會了」,電話那一端的賴常常告訴他:「我正在陪媽媽吃飯」;這一講,潘就不敢再催賴了。「我以為他是回台南去服務,結果不是;他也常在聊天時談到很珍惜家人、在家裡對父母的孝順,每次聽了我都眼眶泛紅。」

 

兩人性格天差地遠,潘孟安自嘲「比較粗魯」,賴清德心思細膩。有一次黨團快要開會的時候,潘孟安跟老柯在會議室裡,賴清德走進來坐在中間,表情不知為何很嚴肅。「我問說,清德,什麼事情?他突然大叫一聲『害呀(台語:糟了)!』我以為發生什麼國際大事,結果不是。」賴看到會議桌上方的電視新聞播放「王建民受傷了」,讓賴一直叨念「這是台灣之光,在大聯盟那個血淋淋的競技場上,很怕會休養不好」。潘孟安不解直呼:「王建民受傷關你什麼事啊!」

 

 

啤酒放越久越好

 

好友才會見到的私下一面,潘孟安「不藏私」,吐槽賴清德的糗事。賴擔任第二屆市長、潘擔任第一屆縣長的時候,有一次潘打給賴,說要帶隊跟朋友去台南找賴、跟賴學習,雙方互相討論和交流。「他知道我要去覺得很高興,就說我請你們吃飯,又講了一堆台南的什麼東西最好吃來行銷一波;他都最喜歡甜食,一般我們對甜的都有點怕怕,但他是醫生很會保養,不怕甜的又很喜歡吃。」

 

賴清德豪爽地說,「孟安你的朋友跟團隊來,我請你們,我去買一些滷菜請你們的團隊吃飯,然後晚一點再聊一下」。接著,爆點來了。賴續道:「你要喝什麼酒?我有很不錯的啤酒,是夏川里美之前在台南辦演唱會時推出的聯名款啤酒,包括有台啤之類的,保存了很久,我帶去給你喝。」潘孟安聽完超傻眼,直呼「市長啊!啤酒是越新鮮越好,你拿這個放了半年多的啤酒要來請我喝?」賴無辜地反問「這不是放越久越好嗎?」

 

「我說哪有啤酒放越久越好的?我還第一次聽到!後來我常常講這個給人家聽,這就是我所認識的賴清德。」潘孟安用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說完後,大笑不已。但他也為賴清德緩頰,說明賴的日常習慣不菸不酒,也幾乎沒有在應酬,身為醫生又比較會養生保健,很少接觸酒類。「他本身熱衷於市政和公共事務,隨便點到一個公共事務都可以侃侃而談,但講到酒這些的就不行了。」

 

 

潘勸賴:「你夠帥下鄉不要再穿西裝

 

潘孟安說,賴清德都不會主動LINE長輩圖關心他;賴離開國會、潘留在國會時,兩人一南一北比較少聯絡,直到賴第二屆台南市長任期,潘回來屏東當縣長,這兩年內的互動比較多。當時經常有南高屏地區的聯合會議,潘時常把握機會向賴請益公共政策,賴也會提出一些看法,兩人一來一往抓緊聚首的時光「煲友情」,「相處情形大概是這樣,我一直把他當為學習的對象」。

 

說到這裡,潘孟安還是忍不住吐槽:賴清德平常比較嚴謹,「有時候我跟他開玩笑說,你去鄉下不要常常穿著西裝啦!他就習慣性自我要求比較高,我們這種比較隨興」。賴其實是很入境隨俗的,可是比較自我要求完美,潘就會勸他「你那麼帥,不用穿得那麼正式;長的那麼緣投,你已經先天性的比我們更強,比任何政治人物更強了」。

 

「我常常跟他講說,我懷疑你是不是有染頭髮?怎麼頭髮那麼多、那麼黑?我們頭髮都快掉光了。其實他都沒有染,是靠著平常自我調整作息,他生活上本來就很自律。」潘孟安坦言,其實賴清德為人蠻善良的。現在他們比較少聯絡,除了地處南北的遙遠距離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憲政分際」—賴清德現在去當了副總統,有職務上的本分要遵守,「他只告訴我,很多他想去做公益的部分。」

 

 

圖片來源:翻攝自潘孟安臉書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