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放任中資監視器,就是讓解放軍在台灣架設槍砲
2021.04.23
15:44pm
/ 溫朗東
數位監控的危險,在於「拼湊」二字。一隻監視器對個人影響不大,一千萬隻監視器則可以讓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無所遁形。

 

海底撈昨晚發出官方聲明,強調「影像不會在台灣以外地區備分」,卻沒有解釋為何需要在火鍋店架設滿坑滿谷的監視器。

 

就算假設海底撈只是單純的做生意,對於一個總部設在四川的中國企業來說,如果中共要求回傳數位監控資料,海底撈有甚麼拒絕的本錢?馬雲都可以被消失了,海底撈扛得住壓力?

 

如果海底撈在接受台灣相關單位調查的時候,聲稱「即使有資料外洩到中國,我們不知情,也是駭客受害者」,我們的法律如何能夠證明海底撈有故意配合?如何能對其處罰、解決台灣民眾面對的數位監控危機?

 



根本的問題在於,中國是黨政軍一體的極權政府,用既有的台灣法律處理中國問題,必然遇到瓶頸。法治社會,國家權力必須節制,不能要你走就趕你走,說你有罪就有罪,但是,法律預設的規範對象是人民,當對象變成中國--有意用武力、間諜、商業、媒體多方力道併吞台灣的極權政府-的時候,我們的法律如何對抗這頭巨獸?

 

《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1條確實規範了非公務機關,也就是包括民眾及店家,在「涉及國家重大利益」時,主管機關得加以限制企業向國外傳輸資料。但何謂「國家重大利益」?實務上怎麼認定,怎麼執行?如果多家中資企業,在台灣聯手合作,陽奉陰違,暗地協助資料外傳,謊稱「自己並不知情」,阻饒檢調辦案,我們的司法要如何舉證它們造成的危險?

 

戰略問題必須有戰略思維

 

中國問題,是國家戰略問題,既有的法律必須從戰略思維強化,不然沒辦法處理。近日美國國會提出「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4月21日通過通過參議院外委會,這份跨黨派議員提出的法案,其實就是「抗中法案」,其中包含了「對抗數位威權」,也就是避免中國資訊科技,監視、壓迫與操控人民。法案規劃由五眼聯盟(澳州、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加上歐盟、日本、台灣簽訂雙邊及多邊數位貿易協定,在數位資訊建設上,避開中國,互通有無。

 

白話來說,美國試圖把有抗中意識的國家聯合在一起,彼此自由貿易資訊產品,減少或禁止中國資訊產品入侵國門。這就是種戰略性的「源頭打擊」,直接把特定中國品牌列進黑名單,把數位風險降到最低。

 

這種「源頭打擊」的思維,跟台灣既有的資訊保護法律有不小落差。

 

華為近年來致力於發展海底電纜,旗下的華海通信在海底電纜掌控上躍居世界第四。為了掩人耳目,華為還把華海賣給江蘇亨通光電。自稱民營企業的亨通,創辦人崔根良不但是亨通集團黨委書記,也是中國人大代表。華海的轉手是「國家A隊轉到國家B隊」的策略。99%的國際通訊靠海底電纜傳輸,這涉及到國際資訊安全。美國及其盟國官員擔憂,中國會利用華海的海底電纜監聽、發動網絡攻擊、竊取資料及惡意斷網。因此,今年3月美日澳政府及相關企業召開非正式會議,加強海底電纜的合作,防範中國戰略意圖。

 

如果以台灣的既有的法律思維來看,我們必須先確定華為或江蘇亨通有不軌意圖,再抓到它們利用海底電纜竊取資料的犯罪事實,進一步才會討論到相關的處罰或禁止在台販售。這過程中有一連串艱難的舉證。類似的問題在華為的5G設備、海康衛視的監視器上正在發生。

 

民主社會的法律是生魚片刀,抗中戰略法案則是戰斧,生魚片刀比較精細,可以避免法律對人民過度侵害,但無法處理中國的敵對戰略意圖。中方會有多重策略進行辯解:這是中國民間企業行為、中國政府也沒有資安侵略戰略、是美國在刻意抹黑…類似的說詞,跟中國對新疆再教育營的辯解如出一轍。

 

民主社會的法律講求程序跟證據,中國是利用民主規則,進行反民主的戰略擴張。等到我們能充分舉證中國的數位侵略,損害已經非常嚴重。

 

數位入侵危害超乎想像

 

目前台灣政府單位禁用華為、海康衛視的設備,但民眾要買則是垂手可得,應該盡速立法禁售。有人會說,這是逢中必反,是不是中國製造的蘋果手機也要禁止?這是刻意混淆「中國品牌」跟「中國代工製造」的差異,前者的設備有中國政府的介入權,可以暗藏後門,偷傳資訊;後者則在品牌商的控制下,較無此疑慮。

 

有人又會說,海底撈不過就是裝了一大堆監視器,自己又沒做壞事,有甚麼好怕?這種想法低估了數位監控的嚴重性。首先,每桌兩隻的監視器,顯然超出了合理的商業需求;其次,監視器的資訊經過軟體分析後,可以進行人臉辨識,只要裝設監視器的場所及數量夠多,就能拼湊出每個人的臉部表情、行蹤、誰跟誰在哪裡見了面、作息與活動場所等等。甚至在監視系統日益精進下,你手機在看甚麼網頁,同桌講了甚麼話,拿出的信用卡上面的卡號,都可以被記錄下來。

 

數位監控的危險,在於「拼湊」二字。一隻監視器對個人影響不大,一千萬隻監視器則可以讓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無所遁形。你私生活不檢點,予以打擊;你私德沒有問題,就從你的家人下手;你持有國安機敏資料,就掌握你的生活,設局誘惑並竊取你持有的機密;你跟誰好或是跟誰不好,你的弱點在哪裡,都在老大哥的控制之下。

 

一名解放軍要入境台灣,必須經過嚴格審核,但一隻隻中國控制的監視器進來台灣,我們卻不去阻止。美中新冷戰下,台灣位居世界角逐的中心點,有些民眾卻渾然不覺。過去中國國力未盛,我們到處強調保密防諜;現在中國極權擴張,國力前所未有,我們卻開始鬆懈。美國開始連同盟友,列出中國企業黑名單,避免中國的野心擴權,我們的法律還要站在原地,對中國的數位侵略視若無睹嗎?

 

政府當務之急:一、列出中國企業黑名單,不僅政府禁用其產品,民間也不能販售;二、掌握未在黑名單內的中資企業,與偽裝成外資、本土企業的中資,防範他們的統戰意圖;三、涉及到數位監控的設備,海底撈等中國背景的企業,必須外包給政府審核認證的台灣廠商管理,不得自行處理監視器資訊。

 

數位時代,監視器就是新型態的武器,放任中資架設、販售、管理監視器,就是放任解放軍在台灣的土地上架設槍砲。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圖片來源:翻攝自海底撈官網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