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從安倍晉三遇刺看台灣總統維安驚魂

2022.07.11
09:24am
/ 王瑞德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6/80/156680_1640.webp

山上徹也早已數次出現在安倍晉三助選場合,卻因未能及時警覺,終於鑄成大錯,成為特勤人員心中永遠的污點。

 

台灣的正副元首和卸任正副元首安全維護,由特勤中心負責,並由警政署第一警官隊和國安單位共組隨扈,進出公共場所統稱為內衛區、中衛區,各縣市警察局則成立外衞區保護,為了安全起見,現任正副總統出席活動的前一天,特勤中心就會派員進行現場戡查,並使用手持式金屬探測器在現場進行檢查,活動當天則會在現場架設大型金屬探測器,避免有人攜帶槍枝或刀械等危險物品。

 



維安與暗殺

 

至於行政院長等五院院長、副院長安全維護,則由警政署第二警官隊負責。日本因為是內閣制國家,現任首相安全隨扈編制人員龐大,現任各級大臣出入則由一名特警、三名縣警保護,安倍晉三卸任首相後雖只是國會議員,但仍受七名特警丶十五名縣警保護,只可惜多達二十二名的安全人員,卻未落實眼觀四面、耳聽八方360度環繞保護VIP原則,明明現場至少有二名以上持有防彈皮包安全人員,卻未隨侍在側及時打開,兇嫌山上徹也早已數次出現在安倍晉三助選場合,卻因未能及時警覺,終於鑄成大錯,成為特勤人員心中永遠的污點。

 

蔣介石因為打從擔任黃埔軍校校長開始,歷經十次以上的暗殺,所以十分重視安全隨扈,他在未逃到台灣前的警衛團編制,一度和現在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一樣多達上萬人,有一次他的安全車隊在抵達中山北路準備前往總統府上班時,車隊因為遇到火車通過卡在平交道前,突然間衝出一名婦女,跪在蔣介石車隊前大喊冤枉,原來婦女為了救捲入官司的軍人老公卻人財兩失,蔣介石收下狀紙後,下令槍斃這一位貪財好色的中將,但是為了避免再度發生總統車隊卡在平交道前,萬一有人行刺丟擲手榴彈後果不堪設想,於是在中山北路蓋了一座橋越過平交道,直到後來才拆掉這座橋,而從士林官邸到總統府必經的中山北路,沿途也禁止興建天橋,避免有心人士進行暗殺。

 

至於蔣經國最討厭出入被大批隨扈跟隨,但因他曾經獨自巡視大屯山空軍雷達站時在山上迷路走丟,老蔣特別下令特勤人員必須緊緊跟隨。他在七海官邸常常搞突襲,有一次他無預警要求立刻出門,結果一位維安幹部當天因為拉肚子,等走出廁所後,總統車隊已經出門,他當天就被調走。

 

李登輝當總統時喜歡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星級飯店宴客,大飯店進出人士複雜難以掌握,結果總統在樓上宴客時,樓下男厠所竟然發生爆炸,原來是有人故意將一堆排炮纏繞後,用線香延遲引爆,想製造不在埸證明,幸好只是一場虛驚,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

 

就像好萊塢電影裡的情節,為了因應突發爆炸或槍擊案,萬一正副總統來不及搭乘防彈專車離去,以台北市警察局為例,各警察分局必須在後門附近事先準備一部逃命車,當年各分局長的座車應該是雪芙蘭轎車,但是通常會挪用刑事組所配發的BMW座車,可是一旦遇到正副總統勤務,當天就得將馬力強大的BMW座車捐出來,充當逃命車使用。

 

李登輝當總統時,總統官邸曾歷經一起恐怖驚魂記,幸好因為官邸警衛機靈,最後化解一場危機。當時一位鄭姓男子因為土地糾紛,不滿警方處理態度,竟然開車載著六十公斤黑色火藥直闖總統官邸!幸好因為官邸警衛及時發現攔下制止,否則一旦真的引爆這六十公斤黑色火藥,後果不堪設想!

 

史上最大台灣總統維安懸案

 

台灣總統維安最大懸案,便是發生在2004年3月19日的319槍擊案,當時陳水扁總統、呂秀蓮副總統搭乘吉普車,在台南市金華路掃街拜票,歹徒第一槍打穿吉普車擋風玻璃,打中陳水扁鮪魚肚,第二槍打中呂秀蓮腿部,二人雖無性命之憂,但是這一起槍擊案造成舉國譁然,不僅可連發四枚刺針飛彈的復仇者飛彈發射車首度進駐總統府旁博愛特區,連帶使民調領先的連宋落選,全案在國際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現場進行彈道重建,並指示以彈追槍、以槍追人,最後在陳水扁一手提拔且最信任的刑事警察局長侯友宜調查下,找不到任何直接證據,只找到一位泳技良好但是卻已經溺斃身亡的陳義雄,直指319槍擊案就是他幹的,還據此結案,不僅陳家人無法接受、藍綠政治人物無法理解、社會大眾更充滿質疑,結果成為台灣犯罪史上最大懸案。

 

此次刺殺安倍的兇嫌山上徹也所持有的改造土槍,三十幾年前曾經在台灣黑社會流行整整十年,從美國芝加哥發明的鋼筆手槍,傳到台灣後因黑道覺得火力不足,使用機車排氣管等改造成大型鋼管手槍,經過加工鋼珠造成的霰彈,殺傷力十分驚人,曾造成台灣數名員警因此殉職。

 

1978年台北市松山分局五分埔派出所接獲民眾報案,有黑道人士聚眾滋事,當警方趕到現場時,其中一人向警方開槍,一名廖姓員警右手掌遭對方所持有鋼筆手槍發射子彈貫穿,並造成手骨粉碎,事後足足開了三次刀,差一點成為殘廢。

 

1980年著名的銀行大盜李師科,他先設法取得一支鋼筆手槍,接著前往梵蒂岡駐台北大使館外,找到在警衞崗哨負責維安的保安大隊李姓員警,先假裝向他問路,接著趁李姓員警背對著他時,持鋼筆手槍朝李員背後開槍,李員殉職後槍遭搶走,李師科再持搶來的警槍搶劫土地銀行古亭分行。不管任何人上網找台灣第一位持槍搶銀行者,所得到的答案都是李師科,事實上這是錯誤的訊息!台灣第一位持槍搶劫銀行的人,是現役軍人曾水祥,1952年他從屏東前往高雄,連續持槍搶劫一家信用合作社、二家銀行,最後因為一位勇敢的工友將他抱住,另名行員跟他扭打,才合力逮捕曾水祥,並移送軍法審判。

 

2001年在花蓮三棧派出所值班的李姓員警,被不明歹徒從派出所後方的鐵窗,利用大型鋼管手槍開槍擊殺,再進入派出所內搶走李姓員警的佩槍,更令人震驚的是,花蓮警方針對此一殺警案陷入偵辦膠著,沒想到2003年花蓮海巡署一名吳姓士兵,在站哨時遭人持槍殺害,並搶走一把六五式自動步槍,而行兇的槍枝經彈道比對後,赫然發現竟是被搶走的警槍,同一名歹徒有花蓮的地綠關係,連續殺軍警奪槍,但是事後卻未犯下搶劫銀行、運鈔車等重大刑案,至今仍無法了解其作案動機。

 

 

圖片翻攝自李登輝基金會《「補鼎續火」李登輝紀錄片》片段、維基百科、推特;示意圖製作:放言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