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蔣萬安的「矽谷經驗」,國民黨認證是「矽谷底層失敗經驗」

2022.11.18
09:53am
/ 溫朗東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8/01/163801_5858.webp

實在太可笑了!蔣萬安主打的「矽谷經驗」,本來是菁英經驗,勾起台北人對蘋果電腦、Google、Facebook的美好想像,幻想蔣萬安能夠培育出了不起的新創科技,揚威國際。搞了半天,「矽谷經驗」是矽谷失業經驗、打雜經驗?是在「體驗底層市民的苦?」

 

蔣萬安出生那年,父親章孝嚴任外交部北美司科長,1986年蔣萬安八歲,章孝嚴升到外交部常務次長,看似不小的官,但若跟蔣孝武(1979年進國家安全會議,1980年當中廣總經理,主管情報機構)、蔣孝勇(1980年任國民黨中央委員及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掌管中興電工)相比,親疏之別,一望即知。

 



蔣經國早就知道章孝嚴不是自己兒子,才會有明顯的差別待遇。章孝嚴是章亞若之子,章是蔣經國的婚外情人,是蔣經國從蘇聯回到中國後的情感寄託,讓章孝嚴當個高階公務員,是蔣經國對這份舊情的緬懷,也僅止如此。倘若蔣經國沒在1988年過世,章孝嚴不可能進入國民黨的權力核心,甚至要當上外交部長都有困難。

 

章孝嚴真正被重用,是李登輝時期。蔣經國過世那年,章孝嚴終於成了國民黨中央委員,隨後「天花板解鎖」,一路從國民黨中常委、外交部長、行政院副院長到總統府副祕書長——1999年因為晶華外遇事件而政治路受重創,雖在2001年選上立委,但2006年退出台北市長黨內初選,疑似被黨內勢力逼退。至此章孝嚴已經無緣挑戰立委之上的選舉。

 

謊言與假面

 

蔣萬安從章家家族史所能得到的體悟,盡是些以謊言謀取特權的把戲:根據《我的父親郭禮伯》一書,章亞若想騙蔣經國,讓蔣誤以為雙胞胎(章孝嚴、章孝慈)是蔣的兒子,這樣對雙胞胎比較好;章孝嚴在蔣經國死後,騙全台灣人自己是蔣家後代,唯一的證據只是個充滿瑕疵的法律程序。

 

蔣經國過世那年,蔣萬安9歲。蔣萬安勢必能感受到在蔣經國過世前後,章孝嚴的官運有了顯著的變化,從不上不下到一飛衝天。謊言是章孝嚴扶搖直上的關鍵,如果不是外遇事件,章孝嚴可能早當上台北市長,甚至選過總統。蔣萬安這時學到了第二個教訓:政治人物維持表面的形象極其重要。

 

蔣萬安是個說謊慣犯,矽谷經驗是謊言,6歲見過蔣宋美齡也是謊言,說要辭立委也不乾不脆。說謊對蔣萬安來說近乎祖訓,極其正當。無論如何,只要保持外觀整潔,精神抖擻,講話鏗鏘有力,有個表面形象,即可騙取世人信任——這也是他父親曾經的嘗試,只是最後幻滅。

 

越去了解蔣萬安,越能發現他是個平庸軟弱的人。在戰鬥藍的仇恨語言附身前,蔣萬安並不太令人討厭,畢竟一個平庸軟弱的人,很難激起人的對抗意識。但平庸不等於善良,軟弱不等於無害,蔣萬安在面對大是大非的價值分水嶺上,他的平庸軟弱讓他對邪惡毫無抵抗能力。當他說陳時中是「惡勢力」,要「染指」台北的時候,他的潛台詞是,台北/中華民國是我蔣家的,其他人是惡勢力意圖染指,是竊國。此時蔣萬安已經不是邪惡的附和者,而是破壞民主的邪惡本身。

 

矽谷底層失敗經驗

 

蔣萬安出生在大官之家,成就卻跟所享有的資源不成正比。蔣萬安在章孝嚴當外交部長那年推甄上政大外交系,這是否有不公之疑慮?為何不避嫌選擇聯考?政大外交畢業之後到美國念書,在WSGR事務所沒混出名堂,打雜2年後被資遣,其後待業10個月,才找到下一間事務所,工作內容是幫中國企業在美國募資,經手的中國企業紛紛被美國下市、註銷登記。在此期間蔣萬安自己成立了一家事務所,結果也是一樣慘烈。

 

矽谷經驗是蔣萬安在辯論會上的主打。蔣萬安把矽谷掛在嘴邊,大家自然好奇:到底是怎樣的經驗這麼了不起?如何幫助台北發光發亮?事實揭曉,蔣萬安沒有矽谷能力,只有中資經驗。這不只是跟紅色資本走近,更是蔣萬安的誠信破產——連最重要的事蹟都能說謊,這人還有甚麼可信?

 

顯然蔣萬安的「矽谷騙局」受創嚴重,國民黨醫療委員會才要在昨天下午出來替其辯護,其用語荒誕絕倫:「蔣萬安他體驗過底層市民的苦,才能感同身受地為勞工與小市民發聲,如同蔣經國一樣,從基層歷經風霜,才能體會甚麼叫甘苦!」

 

實在太可笑了!蔣萬安主打的「矽谷經驗」,本來是菁英經驗,勾起台北人對蘋果電腦、Google、Facebook的美好想像,幻想蔣萬安能夠培育出了不起的新創科技,揚威國際。搞了半天,「矽谷經驗」是矽谷失業經驗、打雜經驗?是在「體驗底層市民的苦?」

 

蔣萬安從未展現出思想深度,一問一答的臨場環節他都招架不住。蔣萬安一度想要表現得比較「進步」,改革中正紀念堂,檢討雙城論壇,但他的小清新路線不被藍營所愛,這些進步思想都腐敗了。4個月前藍營老將集體進駐,蔣萬安成了戰鬥藍的讀稿機,小學生似背誦惡毒的政治語言,對問題從來不正面答覆,只知道抹黑台灣防疫。蔣萬安是個空殼,承襲了章孝嚴的謊言傳統,對城市的理解只有表面。他甚至連捷運都不熟悉,大張旗鼓像是微服出巡。

 

把票投給蔣萬安,意味著跟君權病毒妥協,基於對威權遺毒的緬懷,甘心把權力交給平庸軟弱之人。台北的光榮,來自於台北人講求實證、追求績效、力求進步的商業性格。台北人大多比蔣萬安努力,比蔣萬安有眼界,有格局,有思想。跟台北格格不入的蔣萬安,不適合代表台北人。

 

 

圖片來源:三立;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