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千言萬語
放.高論
千言萬語

【千言萬語】假公平正義包裝的遊行

2023.07.17
12:29pm
/ 徐千惠

如果這真的是一場有主題訴求的公民運動,王婉諭的發言不是剛剛好符合這場公平正義的宗旨,怎麼會一批評柯文哲,就被噓被趕?如果台下的群眾不能接受這樣的言論,那麼他們所為而來?

 

這是一場號稱「公平正義救台灣」的遊行,由前立委黃國昌、網紅「館長」陳之漢舉辦,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民眾黨總統參選人柯文哲、時代力量黨主席王婉諭都出席參加。要說這是一場公民運動也沒錯,因為從現場參與者的年齡大多落在20至50歲左右,近8成為男性來看,和傳統動員的遊行形勢並不太相同,但要說這是一場讓現場變成總統候選人角力的戰場,更不為過,因為現場柯文哲一上台致詞,就受到現場民眾熱烈歡呼,台下不斷高喊「柯P!柯P!」、「台灣的選擇」、「柯文哲總統」,相對因為發言時間過長遭群眾比倒讚、發出噓聲的侯友宜,柯文哲可謂佔盡主場優勢,收納為自己的造勢現場。

 



造勢秀場還是公民運動?

 

名為公民運動,實為造勢秀場,己經是很荒謬的一件事,這場遊行還有一個主訴求是司法正義,當中的主張就有杜絕權貴司法、嚴懲不法關;嚴懲黑金槍毒詐、強化犯罪偵查能量。當時代力量主席王婉諭批評柯文哲,「政黨應該跟黑金劃清界線,不該怠惰修法…競選總統的柯文哲不該跟黑道鍾東錦、佔用國有地的人站在一起…選民不是你的太監、你的狗」等,竟引發台下群眾群情激憤,怒批「舔民進黨」、「下面一位」、「小綠閉嘴下台」。如果這真的是一場有主題訴求的公民運動,王婉諭的發言不是剛剛好符合這場公平正義的宗旨,怎麼會一批評柯文哲,就被噓被趕?如果台下的群眾不能接受這樣的言論,那麼他們所為而來?

 

『當所有人都在談論貧窮,討論買不起房時,那就表示貧窮和買不起房並非是源自於個人的不夠努力,而是結構的問題』。我想這也是每場社會運動發起的本質。所以當黃國昌,館長號召民眾要上街討居住正義時,某種程度也認為台灣現今高房價,高租金,炒地皮的現象必須被打破,必須訴諸公民的力量讓不公不義的社會剝削被翻轉。

 

結果遊行前黃國昌被爆出住家違建占用國有地,更誇張的是受訪時,黃國昌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說,『依照法律該怎麼做該怎麼做,房子早在30幾年就蓋好,他不會迴避』,言下之意,好像還是法律怠慢了處理國有地占用的事情,而館長更替黃國昌緩頰說『沒要選舉,真的不用這樣』。但別忘了,這場活動訴求的是公平正義,遊行發起的主辦方被檢視,是理所當然!否則就淪入了『自己可以別人不可以』的雙標中。

 

而另一個主角柯文哲,則在遊行中痛批民進黨,還說「現在國家變成最大詐騙集團」,談到居住正義時,柯文哲開砲政府推動囤房稅,「睡了7年終於醒了一下」,還說房屋政策要三個「大力」,大力蓋、大力改、大力補。第一個大力,就是要大力蓋社會住宅,「社會住宅一定要咬緊牙關、堅定往前進,也許幾年之後社會住宅可達總戶數5%,才能對房價產生抑制作用」對房價產生抑制效果;第二個大力,則是大力改革稅制,「房屋愈多、稅要愈高」,而且中央要有統一的標準,單單讓地方政府對付建商並不容易;第三則是要大力補貼,租金補貼要補貼房客而不是房東。

 

言行不合一的演講者

 

這些口號都喊的震天嘎響,甚至打動現場年輕人的心聲,但如果回過頭看看阿北的作為,當初競選時喊出8年要蓋5萬戶社宅,結果任內真的有做完的只有2萬戶,澈底跳票;面對租金愈來愈高的社會,年輕人感嘆高租金很辛苦時,台北市議員苗博雅就曾發文踢爆,對於台北市社宅的租金居高不下時,柯文哲竟覺得6折太低,「大家都6折會太爽」因此反對降租!這是什麼心態?更別說柯文哲過去說,我們絕對不能打房。從社宅跳票到反對社宅降租到不打房,再對比柯文哲遊行時高喊的三個「大力」房屋政策,誰才是最大的詐騙集團?

 

高房價,財團炒房是各個國家面臨的問題,也是造成各國社會階層愈來愈差距懸殊的原因,2021年出版的『剝削首爾』這本書,詳實的記錄著寄生下流的殘酷史,也揭露炒房者造成社會貧窮的結構因素!『投資不動產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能存錢致富的投資,只要房間有人住,每個月都會有穩定的金源。但這樣還不夠,為了收到更多房租,房屋所有人將原本就很小的房間拆成好幾個人的房間租出去,這樣一個房間就能收好幾個人的房租,最後演變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社會現象。』這是南韓社會蟻居房的悲歌。南韓的故事可以成為台灣的警世的鏡子,因為在人民買不起房的背後,往往有著複雜的財團勾結因素,而有為的政府就是要透過修法或政策,替人民的住的權利把關。

 

只是當716這場公民運動覺醒走上街頭的時候,它要聆聽的是像王婉諭這樣的反思,而非發起者打著運動旗幟,實則進行政治練兵,獲取政治利益的假運動。

 

 

圖片來源:飆悍臉書、柯文哲臉書、民視新聞;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徐千惠
主跑政治新聞多年,現為政治評論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