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homerun!
放.高論
homerun!
【homerun!】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2018.12.24
13:24pm
/ 楊憲宏
「2019年,台美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這是蔡英文總統最該回答的問題;當美國以世界大戰的規格在打中國時,台灣要站在哪?這是何等大事,蔡總統沒有反應,她關心的是機車與蛋。

 

美中貿易戰再三個月一定開打,只是規模與時間點的設定,可以説2019中國市場一片哀鳴;更不要說台商,大約死傷慘重。套中共中央的話說,「整個中國要準備吃草,吃土」。主要的原因是,中國的財經體質太虛了,經不起貿易制裁。而且這一波的財金大戰等於是世界總動員。台灣到底有何因應之道?蔡英文政府到現在為止還停擺在大選失敗的漩渦之中,不能自拔。對於台灣的未來,幾乎沒有大時代的大見解,領導力幾乎為零,蔡總統的談話都還在選舉;所提的見解,都是次長級的措施。不是機車就是蛋。

 



狗吠火車的無奈感

 

企業界人士都看不下去,著名的台灣實業家,義美食品的總經理高志明,最近重炮轟擊,他的指責很到位,他說,各部會都各行其是,規定不斷增加,卻沒有感受到老百姓受到的壓力。他不斷呼籲,但是總有狗吠火車的無奈感。他的指責十分嚴重。如果連他這種重量級的企業主,都覺得是狗吠火車,更不用說媒體與眾生了。

 

實際上是台灣官與民之間的距離很遠,就連柯文哲與韓國瑜他們也都只看大數據,一樣不管老百姓。只有在選舉時假裝一下很親民的樣子,選後就當皇帝了。所以狗吠不只一列火車,而是一連串的水肥車,真是拖屎連的政治。

 

高志明的正義之聲當然切中時弊。可是大家都與他一樣沒有信心,說了有用嗎?這是最近知識界的討論會中,最常被提出來的質問。往好處想是,這個時代還有這種願意出聲說真話的傻人。

 

主張「台美兩國一家親」才是台灣未來與希望

 

蔡英文總統最該回答的問題,連美國都很關切。就是台美之間,在2019年到底是什麼關係。當美國以世界大戰的規格在打中國的時候,台灣要站在哪裡?如果現在不說清楚,台灣人普遍擔憂未來;事實上,美國也很不安,六名美國參議員,三位民主黨三位共和黨,共同寫信給美國國務院,要求調查中國如何壓迫台灣並干涉台灣的民主。這是何等大事,蔡總統沒有反應。她關心的是機車與蛋。

 

當台北市與共產黨在大搞兩岸一家親的統戰,民進黨幾乎視而不見,全無反制。只有台獨年青人衝到機場去嗆聲426,還有人被台北市警察折傷手臂(又是一群願意出聲說真話的傻人)。很多人憤憤不平,都開罵「三字經」了。

 

反制兩岸一家親、九二共識,是民進黨的天職。在今天的大氣候下,蔡英文總統要高喊,我們主張台美兩國一家親,才是台灣的未來與希望。

 

遠離中國的必要

 

而應對三個月後的美中衝突風暴,台灣應該在此時推出對台灣最有利的措施,就如同加快英語成為台灣官方語言的作為,應進一步將美金定位為台灣的法定貨幣與新台幣並行。這是全民可以在未來選擇的避險的方式。也就是讓美金在台灣消費市場上與新台幣平行流通。這是最基本的防衛,民進黨政府當然可以亮出更多與美國站在一起與中國遠離的政策。例如,派出總統特使到華府說明台灣未來在美中貿易戰時將如何配合美方的亞洲再保証。根據美國公佈的台灣旅行法,台灣官員在此時是很有正當性訪美表態,特別是副總統陳建仁是美國非常歡迎的高層級特使。承諾台灣的高科技絕對不會輸中破壞美國的佈局,曾在APEC會談過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張忠謀也是很合適的人選。

 

遠離中國是必要的,現在面對中國豬瘟疫情失控,而中共顯然有意要將台灣拖下水。民進黨政府目前的防疫動作,恐怕不足以決戰境外。全面停止中國來的任何網購產品,是必要的,因為那是明顯的大漏洞。重罰在海關固然是一招,但是應查明「是否為故意夾帶,要將疫病散佈台灣?」這是關係到一年兩千億台幣的經濟產值。更何況,防疫責在中央,如果被中共破防,2020民進黨根本不用選了,這可能是邪惡的中共政權一手操作的非典型作戰

 

台灣未來將在光明與黑暗之間擺盪

 

台灣所遇到的是黑暗與光明的對戰,未來一年,沒有更好的選擇,都必需在光明與黑暗中間,無休止的擺盪。2018的選舉,將整個台灣演變成了新雙城記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頭,也是愚蠢的年頭。這是信仰的時期,也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們面前什麼都有,我們面前一無所有。我們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跑向相反的路途。(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這是英國小說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1859年以法國大革命背景所寫小說,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中最經典的開場。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楊憲宏
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碩士,台大醫學院碩士。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創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