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臺灣人的夢想仍將持續
2020.03.17
17:57pm
/ 周美里
曾老先生和家父都是那一代的倖存者。家父在二二八事件時被闖入家中的國民黨軍隊槍擊,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是從此被烙印成為「特殊分子」改變了一生的命運。

 

在二二八前夕得知建元父親過世。曾老先生和家父周登龍是大學同窗好友,二二八對我們父執輩這一代,幾乎是烙印在生命裡。他們是日本統治下的菁英,原來期盼國民政府擺脫日本殖民,在二二八事件後對國民黨政權徹底失望,懷抱著臺灣人出頭天渴望的知識青年,轉而寄望於充滿平等理想色彩的共產黨,遂而捲入國共鬥爭的大時代洪流,導致那一代臺灣菁英幾乎不是被屠殺,就是生活在白色恐怖的陰影中。

 



家父與曾老先生上學(臺灣總督府立臺北經濟專門學校,後併入國立臺灣大學法學院)的第一天就因二戰戰事吃緊,被徵召當學生兵,編在同一分隊朝夕相處,同一分隊後來還有不少在銀行界活躍的人士,如曾擔任花旗在臺灣最高職位的楊鴻游、曾任國營行庫董事長的曾文謙等人。三月入伍、八月二戰結束,當了半年學生兵回到校園不久,第二年就發生二二八事件,這些成長在戰爭中、20歲不到的青年,再度飽受時代動盪的折難,二二八事件讓很多嚮往國民政府來解脫日本殖民身份的知識青年們夢醒。 

 

走入國共鬥爭的漩渦 

 

當時共產主義思想席捲全球,吸引無數懷抱理想的青年。長期飽受日本殖民壓迫,又在二二八目睹國民黨軍政殘暴的臺灣知識青年,在共產黨運動中找到救贖及希望。父親說,縱然他沒有加入共產黨甚或採取行動,但是當時也是共產主義的信仰者。這在那一代的臺灣青年中應該是相當普遍的。曾老先生則是起而行,以行動實踐理想,其中還有一位王明德先生(王世堅的父親)也是當時同學中活躍的共產黨員。 

 

當時共產黨在中國正蓬勃發展如日中天,腐敗的國民黨節節敗退,對臺灣知青來說,似乎也正昭示著臺灣人出頭天的時代即將來臨。歷經日本統治的臺灣青年終於要在臺灣當家作主了!這樣的呼喚在臺灣青年心中洶湧,卻也因此走入國共鬥爭的漩渦大難臨頭,整個世代遭到清洗。 

 

曾老先生和家父都是那一代的倖存者。家父在二二八事件時被闖入家中的國民黨軍隊槍擊,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是從此被烙印成為「特殊分子」改變了一生的命運。曾老先生也曾逃亡、被逮補。他們雖然後來努力回到貌似正常的生活,平凡地養家育子,然而終其一生,白色恐怖的陰影永遠追隨,臺灣人出頭天的心中之火也從未平息。建元也說,曾老先生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從未談起過去自己參加共產黨及被捕的經歷。家父也一樣,一直到黨外運動崛起,風起雲湧的時代來臨,才會慢慢看到他們一點一滴地表露對國民黨政權惡質的厭惡。 

 

見證威權到民主 

 

他們這一代是大時代的見證者,一生動盪。令人慶幸的是,他們在有生之年,得以看到國民黨從高壓鎮壓到威權統治、臺灣民主化到第一位民選總統產生、本土政權執政到二度政黨輪替。他們許多同學、同志在年少正青春時即喪生,甚至有人無端被牽連,只因蔣中正大筆一揮「死刑可也」就枉死。建元用「倖存者」來形容他們,再貼切不過。 

 

曾老先生在此高齡離世,得以親見年少時渴望的臺灣人當家作主出現曙光,應該可以安息了。老的一代逐漸凋零,但是臺灣人的夢想仍將持續。

 

 

圖片來源:曾建元臉書

 

 
周美里
臺灣圖博之友會會長、曾群芳臺大同學周登龍女兒
作者文章列表
周美里
臺灣圖博之友會會長、曾群芳臺大同學周登龍女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