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論文竊賊李眉蓁該去的是地檢署,而不是記者會
2020.07.23
15:39pm
/ 溫朗東
從李眉蓁荒腔走板的回應來看,她本人也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她可能自己也沒看過自己的論文,這顯然是外包給槍手處理的「買學位」行為。

 

今天上午,李眉蓁宣佈放棄中山大學碩士學位,顯然是兩天的狡辯之辭引起公憤,卻又不甘心退選,只好放棄學位試圖止血。然而,學位是有辦法放棄的嗎?明明是校方必然會追回,講得是自己主動放棄。李眉蓁如果要負責,真正該做的是走入地檢署,坦承自己侵害著作權法的犯罪行為,並宣布退出高雄市長選舉。 

 



李眉蓁在罪證確鑿下「放棄繼續犯罪」,先前因為抄襲所獲得的學位光環利益,卻已難以追討。發言人鄭照新還說「當時李眉蓁未滿三十歲」,試圖以年齡替李眉蓁的犯罪行為卸責。此舉真是侮辱青壯世代,大部份的碩士生都未滿三十,也不會做出這種明目張膽的抄襲。 

 

抄襲百分百 
 

如果有花點時間親眼比對雷政儒、童振源文章跟李眉蓁論文的話,震撼是不可言喻的。這是連標點符號、錯字都一模一樣的「複製貼上」,是毫無爭議的侵害著作權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行為。也根本不用出動到「學術倫理審查機制」,不需要找來一些學者專家細細研究,只要有小學五六年級的中文程度,就可以確定這是100%的抄襲。 

 

從李眉蓁荒腔走板的回應來看,她本人也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她可能自己也沒看過自己的論文,這顯然是外包給槍手處理的「買學位」行為。合理推測,槍手心不甘情不願,才會抄襲的如此「沒有誠意」。如果李眉蓁連「犯罪成品」都沒有花時間過目,她當然不可能回答口試委員的問題,絕對是一問三不知。因此她的口試委員,包括曾在馬政府任職研考會主委的朱景鵬,恐怕很難擺脫刻意放水的質疑。 

 

論文代寫也時有所聞,但作到如此粗糙,還是第二大黨推出的高雄市長候選人,就真是媽祖佛祖也很難保佑了。這種罪證確鑿的犯罪,除了道歉認錯,講甚麼藉口或是牽脫他人都是多餘。國民黨一度轉移焦點到陳其邁擔任共同作者的防疫論文上,真是嫌臉丟得不夠。 

 

牽扯陳其邁 

 

陳其邁跟台大公衛學院共同合寫的防疫論文,是在國際醫學期刊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跟世界分享防疫經驗,主題是「政府」如何利用大數據,在一天內完成鑽石公主號乘客的電子足跡,對接觸郵輪乘客的62萬名民眾進行追蹤,達到防疫的成效。期刊中明確列出十二名作者,並沒有抄襲或者影子寫手的問題。再者,在「作者貢獻」一欄中也列出每個人的職責,陳其邁負責研究概念設計、撰寫草稿。更重要的是,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涉及到公權力的行使調度,是公部門與學術界相互合作的成果。陳其邁時任行政院副院長,從防疫規劃到後續的成果發表,有甚麼奇怪的? 

 

頂多就是說,身為官員,是不是應該在作者順序上更為低調一些,以表示對其他學者的敬重。這說起來就是雞毛蒜皮的禮節問題。打個比方,陳其邁的共同論文是一群工作夥伴聚餐吃飯,主賓位怎麼安排,團隊成員沒有意見,外人硬要指指點點。李眉蓁的論文是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吃霸王餐,小學生都會知道這是犯罪行為。兩者哪有甚麼可比的? 

 

勸退李眉蓁 
 

事發之後,李眉蓁硬扯到韓國瑜、許崑源。這跟韓許二人有甚麼關係?是他們要李眉蓁剽竊他人著作的嗎?自己的犯罪行為把黨內同志拖下水。又說是「選舉操作」,哪個綠營人士可以操作妳在2008年偷別人的論文?國民黨集體為一個罪證確鑿的智財權竊賊背書,是覺得明目張膽的學術抄襲是「無傷大雅的小事」?連勝文還說「至少她知名度有提昇」,那是不是以後國民黨派人參選,都要特別找些作奸犯科的,以確保公眾的討論度? 

 

這麼明顯的犯罪,李眉蓁唯一該做的就是走入地檢署承擔刑事責任。國民黨該做的就是勸李眉蓁退選,最低限度也是撤銷李眉蓁黨籍。沒想到國民黨繼上週在立法院「不敢質詢,講不贏就咬人、扯頭髮、性騷擾、伸褲袋」之後,又再次刷新下限,找各種薄弱的理由幫李眉蓁的犯罪行為辯護。直到山窮水盡,才逼不得已讓李眉蓁放棄學位。這樣的國民黨,推出這樣的高雄市長候選人,已經完全不把高雄人放在眼裡。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