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洩密案約談法官提前辭監委...坦言蔡英文非總統府說法有慰留!陳師孟:心裡多少有些失落
2020.12.30
11:11a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陳師孟強調,憲法99條明訂的很清楚,若監委認為法官失職,不只可以調查還能進行彈劾;監委明明看到法官誤用法條與自由心證,若視若無睹反而才是違憲,因為憲法賦予監委約談權利,明知不做在他看來才是監委忽略本分。


2019年前監察委員陳師孟認為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判決存有爭議,因而約詢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唐玥說明。消息一出,引發當時司法界軒然大波,陳更被懷疑其背後動機是想藉此影響2020總統大選。而他於1月31日正式離職後,歷經快1年之久,陳在12月14日出版《司法與惡的距離:尖尾週記》一書,詳細還原整起事件背後過程。

 



談到該書的詳載內容,陳師孟今接受《周玉蔻嗆新聞》專訪表示,這本書記載自己在監察院兩年的時光,監察院工作帶來非常不同的人生體驗,接觸到很多人民的陳情,多半是因為民眾受到委屈、冤屈,認為這個社會沒給他公道,因此不得已才來監察院,「聽這些陳情後覺得心有戚戚,世間怎麼會有這麼苦難的生活」;有些人可能在司法訴訟中或被司法冤屈後,整個人生就毀了家破人忙、妻離子散,聽多了以後甚至覺得自己已經算很幸福。

 

針對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約談唐玥一事,陳師孟直言,唐玥處理馬英九洩密案的判決令他覺得傻眼,唐玥也在判決文公開承認洩密案證據確鑿,的確是有違反洩密條文,但唐卻用憲法第44條指馬洩密,是為阻止行政院與立法院間爭議的「更大罪惡」,利用該法替馬脫罪,這讓自己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此才約了唐玥到監察院說明。

 

陳師孟說,憲法第44條記載很清楚,若有爭議應由總統邀請行政院、立法院兩院長說明,並研究爭議該如何解決,但當時王金平是前立法院長,馬英九不找他只找了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長與台北市議員羅智強,這與憲法明定的參與人並不符合。

 

「台灣2000多位法官,大概有1700多位連署要調查我約談唐玥。」陳師孟坦言,對做這件事情感到有點後悔,但這種後悔是讓自己的監委生涯縮短半年,本來任期能到7月31日,但在1月31日就提前辭掉了。陳還強調,這種後悔是他對一些陳情案沒有幫上太大的忙,且也有一些調查還沒有結束,但對他個人的話,「沒有什麼好後悔的」,本來這個動作就有政治意義,想藉辭職讓蔡總統注意到這問題,看能不能提出解決辦法,但很遺憾蔡總統沒打算補救。

 

當時逢總統大選前夕,除引發司法界強烈反彈,也引來外界質疑藉機影響民進黨選情。陳師孟坦言,副總統賴清德當時說要出來參選,民進黨內也有初選,那時蔡總統認為賴不應該跟他搶,「但那時候我們是比較支持賴清德的,因此很多的綠營人士私底下就會責怪說,你去支持賴清德就是明顯要對蔡總統的選舉不利。」

 

陳師孟強調,憲法99條明訂的很清楚,若監委認為法官失職,不只可以調查還能進行彈劾;監委明明看到法官誤用法條與自由心證,若視若無睹反而才是違憲,因為憲法賦予監委約談權利,明知不做在他看來才是監委忽略本分。

 

不過,陳師孟也還原辭職過程並表示,1月13日提出辭呈,但辭成上寫下希望能做到1月31日再正式離職,這期間盼蔡總統能打給他,就司法院與監察院爭議了解一下,並理解為什麼他會做約談的動作,「結果蔡總統當然沒有」;總統府當時對外講雖有慰留,但事實上完全沒有,且當時的總統府祕書長陳菊也沒找自己去談一談,「心理多少有些失落」。至於前總統府秘書長劉建忻有打來,但也是說此事不要對外發言,應由總統府對外發言,自己也沒有多講什麼。

 

 

(顯圖由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取自博客來官網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