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裂縫湧光系列三之三|一甲子洗禮的頑固,天才小畫手熬出頭! 揭秘頂級繪師的承先啟後?
2021.02.22
10:59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顏振發以油漆作畫,畫看板前會先印出A4紙的原版海報當草稿,在上面打格子,作圖時再等比例放大。他透露,作畫50年來的淬鍊,畫久了會變得老練,「我的筆觸獨到是最特別的地方,一般人就算想模仿,也學不來!」

 

生命無非黑色幽默,天生的人生勝利組寥寥無幾。享譽國寶級繪師的美名,精湛技藝是顏振發與生俱來的天分,令人羨慕又嫉妒,他也確實靠著那雙手有飯吃和積攢老本。如果能跟他交換這個老天爺賜予的禮物,誰會說不好?不過,倘若代價是要付出一隻眼睛的視力,並且「魯」一輩子當羅漢腳,這樣你還願意嗎?「裂縫湧光」的主題靈感,就是源自於他右眼失明、破裂的眼角膜。

 

 



人生不強求圓滿,但願裂縫湧光

 

「萬事萬物都有缺口,那就是光的入口」,這是數位政委唐鳳的座右銘,細細讀來,在顏振發身上竟參出另一番截然不同的風情。依據視覺原理,進入眼中的光線經過透光的角膜、虹膜、水晶體和液態的玻璃體折射,成像於視網膜上;一旦視網膜損傷就會失去視力,這對視覺型創作者來說非常要命!然而,光線透不進顏振發的右眼,卻直照入他的心,整個人仍是樂觀開朗。

 

專訪這天,顏振發用僅剩一隻左眼的視力,騎著粉紅色歐兜麥赴約,車手把上掛著剛採購回來的一袋畫具,神態自若,不覺得自己是危險駕駛。「之前就是某一天突然覺得,奇怪,怎麼視力模糊,看不太清楚?試著眨一眨,發現有一隻眼睛看不到。後來檢查是右眼視網膜的中間破掉,沒辦法修補。」顏振發解釋,這是工作用眼過度的後遺症,但他作畫時相當專注,就感覺不到另一隻眼睛看不見。

 

 

孤身闖蕩畫壇江湖

 

關於生活的「儀式感」,顏振發透露,自己每天早餐都要吃魚;感覺疲累就休假,在公園裡乘涼。看似快意的爽朗,不難發現,他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顏振發18歲起跟著陳峰永師傅學畫,在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卻沒有和其他少年一樣去把到妹。他透露,也曾有2、3個女孩子對他很好,可是他沒有去追,「看到女孩會歹勢,沒有錢怎麼養人家?」於是就這樣一路蹉跎至今。

 

談到家人,顏振發回憶起,初中畢業後父親要他學裁縫,還有一次是去高雄學車床,手被捲進機器,幸虧最後沒受傷,總之對這些工作都沒興趣。他家裡有訂報紙,有電影版,「我就拿筆,照著廣告海報畫,結果畫得很像耶!」意外摸索到職業天賦,父親卻怒極,「我爸說學那個不能賺錢,拿扁擔追著我一直打!」如今父親已經過世,獨居鄉下老家的母親身體也不好,但他總算不需要父母擔心營生。

 

 

「愛看電影」已成往事雲煙

 

還是小夥子的顏振發,剛當學徒還不會畫,師父也不太教,得自己找機會偷學技巧,大多時間閒閒沒事,他就天天看電影,一天最多看7部。如今問他,還會去看電影嗎?卻驚訝地發現,他對電影的時間記憶,早已跟世界脫節,脫口的片名仍停留在《巴霍巴利王》、《法櫃奇兵》、《十誡》。「怎麼說呢?一時有一時的狀態」,顏振發坦言,現在比較沒有時間看電影,都是約略看一點片段,沒有整部看完。

 

在他還沉迷於電影世界,熱血沸騰的青春年華,顏振發最喜歡港星姜大衛、狄龍,愛看他們主演的武俠港片《新獨臂刀》、《報仇》等。彼時,電影業正輝煌,他從小愛看戲,但沒機會上電影院;僅有的幾次觀影經驗,是在村子一處草地上觀看露天電影,「糊糊的,還會斷片,可是還是看得很高興。」直到長大終於有機會進城看電影,他才恍然大悟,原來畫面這麼清楚。

 

 

一甲子洗禮打磨的名牌

 

事實上,顏振發的老師陳峰永的老師,就是日治時期相當著名的台灣藝術家郭柏川;他承襲純熟又有系統的匠人技法,其實有正規的藝術教育根據,也就是格放法流派。顏振發以油漆作畫,畫看板前會先印出A4紙的原版海報當草稿,在上面打格子,作圖時再等比例放大。他透露,作畫50年來的淬鍊,畫久了會變得老練,「我的筆觸獨到是最特別的地方,一般人就算想模仿,也學不來!」

 

台北永康街的GUCCI藝術牆,是他最大幅的作品嗎?「齁不是啦,以前的看板都畫2、30塊,現在都只畫6塊,才變成沒有這麼大的面積。」顏振發叨唸起「GUCCI那個很囉唆,一般繪師的功力沒有辦法畫那個!」他提到,最難的部份就是畫「圓」,有兩三圈同心圓;國外都是用投影去畫,但他不用投影,完全靠手工直接畫,在5層樓高的鷹架上也無法倒退看到底圓不圓,全靠經驗跟功夫。

 

 

國寶級功力的手藝傳承與發揚

 

顏振發天生好手藝當之無愧,初出茅廬只學了1年多就正式開始畫海報,第一幅作品是1973年的港片《丹麥嬌娃》,他自豪老師從未修改過他的畫。生涯經歷過全盛時期1個月產出多達2百多幅大型看板,亦挺過電影海報改數位輸出的窮困潦倒,如今他也接案彩繪麵包車、候選人競選看板、古早味零食圖案,繪製八三夭專輯封面、客串五月天MV、在博恩的Youtube出鏡都難不倒他。

 

是否後繼有人?顏振發神情略顯落寞,淡淡地說,現在沒有徒弟了。但2014年5月召開的「手繪電影看板繪畫班」,仍是現在進行式。顏振發說,畫畫班差不多6年多了,沒有固定的上課時間,招生滿才開課。他點評,有十幾個學生還不錯,不過還算是初階的程度,「來學畫比較久的人,不一定畫的比較好喔」。對未來沒想太多,顏振發豁達道,畫展或基金會現在都還沒規劃,待看以後如何。

 

 

 

圖片來源:翻攝自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