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黃承國到了該下台一鞠躬的時候
2021.05.07
15:21pm
/ 溫朗東
為台灣民主發展犧牲奉獻,付出青春血淚卻默默無名,一無所獲的前輩所在多有。他們不求回報,只希望台灣變好。看看先進,想想自己,民主改革不是一場利益遊戲。

 

擁有政治權力的人,也必須承擔政治責任。只想要權力,不想負責任,是不可能的,該負的責任不會消失,而是轉移到上位管理者身上。如果沒有人要負責,那就是整個團體一起負責。

 



重點在黃承國當初有無做好黨部主委

 

趙介佑混幫派、違法亂紀的同時還擔任黨代表,這是黃承國兩任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期間,督導不周的政治責任。重點不在於黃承國有沒有混過幫派、現在是否改過自新,而是他當初有沒有做好黨部主委的職務,如果沒有,要不要負起政治責任,辭去黨職及總統府國策顧問,如此而已。

 

負政治責任,並不是道德追殺,政治責任是有限度的。國政出包,官員下台,下台的官員沉潛反省,還是有機會重新獲得信任。下台並不是政治生命的終結,而是對自己未善用權力的深刻自省。如果死不反省,被砲轟下台,那才是政治生命結束。公職如此,黨職依然。

 

趙介佑本人違法事實明確,被開除黨籍,理所當然。趙家的趙映光、趙心瑜,數年來對趙介佑的問題視而不見,既難以撇清私人關係對趙介佑的靠山效應,多年來也未主動提案開除趙的黨籍.趙映光、趙心瑜以至於黃承國三人就算不必為此事被開除黨籍,也必須辭去現有黨職以示負責。眷戀權位,不想負責,結果就是連累現任主委吳怡農,甚至讓黨主席蔡英文也連帶受傷。

 

黃承國說自己不是黑道,講功勞,講苦勞,講家人,這些是模糊焦點,跟政治責任無關。對趙介佑的問題督導不周,是人人顯而易懂的失職,跟過去付出多少貢獻沒有關係。付出歸付出,錯歸錯,對國家社會盡心盡力,不是逃避責任的免死金牌。

 

民主政黨不必跟中國國民黨比爛

 

國民黨黨紀敗壞,地方派系與幫派盤根錯節,搞爛地方政治,積陋已久,眾所皆知。2019年《天下雜誌》整理全台22名縣市議長涉案紀錄,包括樁腳買票、詐領公款與回扣貪污,國民黨籍縣市議長涉案有12名,民進黨涉案0名。

 

國民黨樂於跟本土政權比爛。國民黨壞事做了一萬件,只要抓住你做了幾件壞事大肆宣揚,就能在輿論上製造假象,跟自己的罄竹難書相互抵銷,以此蒙騙社會。

 

對藍營基本盤來說,早就把國民黨的黑金當成是理所當然,甚至有人覺得只要有些選民服務的甜頭,就算黑金又何妨。這當然是錯誤觀念,所以藍營基本盤正在日漸萎縮。對本土陣營支持者來說,越了解台灣民主發展史,越知道國民黨的邪惡,對於綠營出現的「樹大枯枝」,比較能夠包容。但要爭取搖擺不定的中間選民,讓他們變成長期支持者,「比較好」是不夠的,必須要有更高的道德態度與責任政治精神。

 

國民黨長年來把政治搞黑搞臭,塑造政治冷漠,再透過基本盤、樁腳及買票部隊勝選,穩住地方金權結構。中間選民越覺得政治髒,國民黨越是得利。在這種社會氣氛下,加入政黨好像成是件道德上有瑕疵的事。有著正常工作的勞動階級及中產階級不想加入政黨,政黨的基層運作,就被少數有組織動員能力的團體影響。黑道恰恰有組織動員力的團體類型。

 

以吳怡農參選北市黨部主委為例,選舉人有17586人,以台北市約216萬選舉人來說,黨員人數實在不算多。如果對台灣政治有理念有熱誠的民進黨員,在台北新增幾萬人,那民進黨的北市黨部運作、後續的市議員市長提名佈局以至於整體輿論形象,都會有強大的正面影響。然而,不靠組織動員,不靠人頭樁腳,憑理念呼喚民眾一個個入黨,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困難的事情,正確路上慢慢去走,必然會走到終點。抄捷徑,引幫派,成就的是少數人的政治利益,卻搞壞了政黨形象,讓理想份子、熱血民眾避而遠之,形成惡性循環。

 

黃承國若不辭中常委、國策顧問恐釀集體沉淪開端

 

黃承國若能負起政治責任,在督導市黨部不周的歉意之外,主動辭去民進黨中常委及總統府國策顧問,留給現任主委吳怡農壯闊的舞台,那就是樹立了道德標準與政治決斷的高度,能獲得歷史公正的評價。反之,為了名片上的頭銜、地方黨部的權力,迴避自己的責任,以恩義為名對政黨進行情緒勒索,那就是集體沉淪的開端。

 

為台灣民主發展犧牲奉獻,付出青春血淚卻默默無名,一無所獲的前輩所在多有。他們不求回報,只希望台灣變好。看看先進,想想自己,民主改革不是一場利益遊戲。

 

 

顯圖取自國民黨立院黨團、民進黨臉書;民視新聞;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