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拒當糊塗吳三桂! 黃澎孝砲轟舔共者:「誰是主要敵人」都搞不清或裝不知,就別丟人現眼!
2021.06.14
10:52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更噁心的是,當年不就是這些退將們,一副忠肝義膽似的,教我們要『反共到底』的嗎?怎麼你們都晚節不保,落跑去北京腆顏聽訓去了?」

 

前國大代表黃澎孝昨晚(13日)在臉書表示,他的好友汪浩和好幾位臉友,都不約而同傳給他《放言》一篇題為「國防部與中國的角力~軍、藍分裂」的讀者投書。該投書內容以退役將軍于北辰和他為例,指出他們的言論立場與藍營不同調,「不是因為我們變了,而是國民黨變了」。黃澎孝感謝投書作者劉軒宇的肯定,但他解釋,自己不是什麼「新保守主義」,只是拒當「糊塗吳三桂」而已。

 

黃澎孝表示,吳三桂是明朝末年鎮守山海關抵禦清軍的大將。1644年三月十八日流寇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禎皇帝自縊煤山後,為了消滅李自成,吳三桂竟然引清軍入關。結果,不但斷送了大明國祚,最後連他的子孫也不得善終。

 



黨軍教育造成集體陷溺於「反獨促統」紅色陷阱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台灣民進黨執政後。」黃澎孝說明,眾多國軍將校都是在國民黨的「黨軍教育」下所培養出來的,他們視國民黨為「正朔」,視反對國民黨的本土政黨為「流寇」、「台獨」。藍營在中共「反獨促統」統戰口號蠱惑下,萌生了如于北辰將軍所透露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主委所說:「寧被統一也不要綠執政」的「吳三桂現象」。

 

到底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或蔡英文是「台獨」嗎?黃澎孝認為,第一個跳出來打臉的會是辜寬敏、呂秀蓮、彭文正這些「正港」的台獨人士吧!要不然他們攻擊蔡英文怎麼會比攻擊國民黨還來的更猛烈呢?事實上,台灣的民主化,使得任何政治主張都得接受選票的考驗。真港台獨的「獨立建國」主張,因為經不起選票的考驗,在政治市場上悄悄消退了。

 

黃澎孝表示,識相的民進黨,近年來也悄悄地改弦宣稱:台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她的名字是中華民國。換言之,「只要你高興,也可視之為:民進黨被中華民國『招安』了啊!」遺憾的是,和黃澎孝同世代的軍中同仁,是黨軍教育下的「受害者」,軍中的封閉環境更讓他們形成了同溫層。看不出台灣朝野的政治變遷,以致於造成了集體陷溺於「反獨促統」的紅色陷阱而不自知。

 

黃澎孝自認比較幸運的是,他曾在昔稱「心廬」的國防部心戰處待了十年。在那裡,他能夠自由閱讀「匪報」、「匪刊」、「匪書」,甚至於當年台獨或黨外的書刊也是必讀。

 

他曾奉命以「黃少先」的筆名,在紐約創辦了一份大陸民運刊物;今年3月才在紐約以102歲高壽逝世的中共黨史家司馬璐、流亡紐約的民運人士曹長青、明鏡網的創辦人何頻等,當年都是投稿該民運刊物的常客。這段特殊的經歷,讓黃澎孝對民主的理論與實際都有相當深入的瞭解。

 

昔反共到底今晚節不保,退降落跑去北京腆顏聽訓

 

最「碰巧」的是,民國78年黃澎孝軍職外調到國民黨中央時,躬逢「主流、非主流」大亂鬥。讓他在政治舞台的幕後,親身目睹了所謂的「統派大老」如何為了爭權奪利互鬥,又如何上台時與李登輝「肝膽相照」,下台後翻臉如翻書。

 

黃澎孝指出,不僅是郝柏村,陳廷寵、羅文山、乃至於吳斯懷等等退將,哪個不是「馬後砲」?當年他們軍權在握時,有哪個敢跟李登輝、陳水扁唱反調的?不都一個個立正站好,只差沒口呼「你是我的巧克力」而已?

 

「更噁心的是,當年不就是這些退將們,一副忠肝義膽似的,教我們要『反共到底』的嗎?怎麼你們都晚節不保,落跑去北京腆顏聽訓去了?」黃澎孝直言,不管是幾顆星的將領,如果連最基本的「誰是主要敵人?誰是全世界唯一要消滅中華民國的人?」都搞不清楚或假裝不知道,那就別丟人現眼,再高談闊論什麼戰略、戰術問題。

 

黃澎孝解釋,這也是為什麼,當他在電視上飆罵陳廷寵時,不但這位上將不敢回嘴,一堆子國軍退將,也沒哪個敢吭聲的!只有一個捧紅媒飯碗的廣播人,罵他「背祖遞出投名狀」。但認識黃澎孝的人都知道,從他一個小上尉受到王昇上將賞識起,到許歷農、楊亭雲、鄭心雄、宋楚瑜,哪個不是主動拔擢他?何勞他去遞什麼「投名狀」?

 

離開宋楚瑜之後,黃澎孝也沒給任何人遞什麼「投名狀」,否則就不必隱身市井,做個小生意,過個小日子,一晃15年了。

 

只要還有立足的「講台」,將為反共保台繼續貢獻餘生

 

黃澎孝之所以重出江湖,他認為,這完全是個意外。他完全沒想到網路有那麼厲害,在他自己的臉書上發發牢騷,也能夠驚動昔日跑黨政新聞的「小朋友」夏珍、鄒景雯、黃光芹等人,是她們在網路上看到他的臉書貼文,才把他從「古墓」裡給挖了出來。

 

這一年多來在一些所謂「綠營」的政論節目頻頻露臉,黃澎孝感嘆,那還真是「無奈」。因為現在所謂的藍營媒體,幾無一不與中共唱和。就只剩下這幾家綠營媒體還在繼續反共了。再過2年,黃澎孝就要進入了「古稀之年」,他不知自己還能在這些政論節目上混多久?總之,「酒店熄燈,我就走」,但是,只要還能有個立足的「講台」,他會珍惜上帝給的機會,為反共保台繼續貢獻餘生。

 

適逢端午佳節,在這個紀念屈原的日子裡,黃澎孝引用屈原《卜居》的一段話為結語:「世溷濁而不清:蟬翼為重,千鈞為輕;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吁嗟默默兮,誰知吾之廉貞!」

 

 

圖片來源:翻攝自黃澎孝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