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墾丁春吶都是毒?潘恆旭:我沒說墾丁毒品氾濫,只是春吶跟春吶比!
2019.05.08
14:09pm
/ 放言編輯部 陳聖雅
針對「毒品說」,潘恆旭表示他從沒有要掀起城市之間的論戰,但只要去google「墾丁」、「毒品」,就可以發現很多筆跟毒品有關的案子。他也強調:「我並沒有講墾丁毒品氾濫,只是以春吶跟春吶的比較來講。」

 

春吶25週年,首次移師高雄旗津舉辦,外界期盼藉由高雄市長韓國瑜的超高人氣吸引人潮,不料三日的活動下來,商機似乎不如預期。高雄市觀光局長潘恆旭在備詢時表示,「幫我們做反毒沒有一個毒品被抓到,不像在墾丁全部都是毒品案」,引發屏東人的不滿。屏東警局副局長林長春拿出數據反駁,議員蔣月惠也要求潘恆旭道歉。針對此事,《放言》進一步訪問潘恆旭,他表示從沒有要掀起城市之間的論戰,但只要去google「墾丁」、「毒品」,就可以發現很多筆跟毒品有關的案子。他也強調:「我並沒有講墾丁毒品氾濫,只是以春吶跟春吶的比較來講。」

 



高市議員黃文益質詢潘恆旭時,針對春吶是否如同先前預估的帶來50億的觀光效益提出質疑,更批業者售票、收攤商租金卻未付給高市府沙灘場租等,質疑有圖利嫌疑,一度要求政風處查辦。對此,潘恆旭回應,主辦單位是來幫高雄旗津做宣傳,甚至帶來人潮,做反毒宣傳,「我們一件毒品案件都沒有,不像墾丁春吶查出都是毒品案件」,引發外界熱議外,更掀起屏東人怒火。

 

針對潘恆旭的「毒品說」,屏東警局副局長林長春親上火線反駁,表示105-108三年的春吶活動,並無查獲相關毒品案件。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也批,「假消息不要亂放,希望潘局長能夠出來跟我們警察說聲抱歉」;對此,潘恆旭今接受《放言》電訪詢問時表示,這其實就流於文字遊戲了,這個東西講的是泛指一個空間的現象,「其實我覺得討論這個問題沒有什麼營養。」

 

潘恆旭也強調,「我自己本身是屏東人,我不想掀起城市跟城市之間的論戰,但是屏東縣政府的警方避重就輕,其實他們並沒有給予正式的數據,那其實我都不想做論戰,我認為他們也是受了壓力必須要出來回應」,但是其實你只要去google「墾丁」、「毒品」,你就會發現2018年有很多筆跟毒品有關的案子。潘恆旭也解釋,他所講的只針對這三天的春吶,高雄沒有出現任何的毒品案,「我並沒有講墾丁毒品氾濫,我只是以春吶跟春吶的比較來講。」

 

被問及主辦單位為何和過往的墾丁春吶不同?潘恆旭解釋,由於過去幾年春吶票房不好,所以原來的主辦單位在這個危機的狀況下,也會面臨到經營改組的問題。對於新的主辦單位是否影響宣傳效益?潘恆旭則表示:「不會,我們有跟主辦單位開記者會,而且他們也有做很多網紅行銷。」

 

另外,針對因為音樂類型與過往不甚相同,潘恆旭也作出解釋,春吶第一次從墾丁來到高雄舉辦,所以就嘗試了獨立樂團加上流行音樂兩種元素,同時在四個舞台、不同時間表演。

 

有網友指出,這次春吶選在旗津的首要問題就是交通。網友表示,若要前往旗津就需要坐渡輪船,另一則是繞一大圈驅車穿過過港隧道。網友也指出,「一艘渡輪船,可以搭載多少人呢?」因為這個問題,所以旗津沒有辦法「辦大的演唱會」。網友也認為,「在先天環境上,旗津本來就不適合辦大型的活動,並稱辦在鹽埕區還比較有可能。」

 

被問及交通是否為春吶帶來影響?對此,潘恆旭表示,不會,這三天總計賣出了1萬6千張票,其實在音樂祭典裡頭算好的;「這次春吶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外地來的,帶來了超過一萬人住宿的需求,增加了一萬個room nights的住房率的實質效益。」潘恆旭也認為:「如果高雄有心把旗津當成是『音樂道』,是需要更多時間去將音樂的原貌烘培出來,所以我覺得這方面是不成問題。」

 

潘恆旭表示,高雄旗津春吶是第一次辦,任何活動第一次舉辦都一定可以更完美,所以其實我們都是從零開始做重新的累積,因為時空、環境、節目都不一樣,「所以每一次都是歸零,希望下一次再辦的時候,可以考慮得更完備,在連假期間提早做宣傳,讓整個活動可以更順利。」

 

 

圖片來源:潘恆旭臉書、高雄市新聞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