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藍營三姊妹」的親切假面下,縱容家族地方勢力濫權橫行的醜惡嘴臉
2022.01.21
12:02pm
/ 溫朗東
從顏寬恒到盧秀燕,從盧秀燕到林姿妙、張麗善,這幾位看似親切的「藍營三姊妹」假面下,是縱容家族地方勢力濫權橫行的醜惡嘴臉。

 

雲林縣政府於1月19日持續為縣長張麗善的弟弟張啟盟護航,理由荒腔走板。張麗善縣府的辯詞之一,是推卸責任給前縣長李進勇,表示:「張啟盟開發申請案於2018年1月10日遞交至縣府農業處,2018年3月30日核定該案提出的簡易水土保持申報書,並於2018年4月30日同意該案開工,相關流程皆是在前縣長李進勇時代任內完成。」

 



問題在於,李進勇時期同意開工,不代表同意張啟盟占用國有地及違反水土保護法。張啟盟涉嫌的犯行在開工之後,李進勇如何提前預見?再者,就算李進勇未卜先知而未預先防範,那現任縣長是誰?對違法事項為何不積極處理,而要持續護航?

 

雲林縣政府在2020年表面上裁罰,實則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由ettoday引用立委蘇治芬提供的衛星航照圖可知,非法開發山坡地發生在2018年12月之後,於2019、2020越演越烈。張麗善縣府在2020年1月對張啟盟裁罰6萬元並勒令停工;2020年12月再度會勘,依舊沒有改善,再開罰12萬元。面對張麗善胞弟張啟盟的「濫墾進行式」,縣政府在2020年表面上裁罰,實則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讓張啟盟繳交的18萬罰金形同「濫墾權利金」。

 

由立委蘇治芬於1/18出示的空照圖與民眾現場拍攝照片可知,從2020年1月30日到2020年12月28日,濫墾持續進行,並未因縣府小規模「裁罰」而停止。

 

 

張麗善縣府的第二個辯詞是:「實地調查並未發現砂石盜採的情況……現行通行道路砂石車會車不易,尚無發現有土石外運車輛車行等相關跡象……且後續經轄區派出所調閱相關路口監視器,也洽詢當地里長,皆證實無土石外運行為。」這說詞似是而非,張啟盟竊占國有地及不當開發是事實,至於有沒有土石外運甚至藉此牟利,是在既定的違法事實上,另一層次的犯罪問題。即使張啟盟沒有土石外運,他還是竊占國有地及不當開發。

 

張麗善縣府無法解釋山坡於其執政期間變成「光溜溜的一片」!

 

再者,張麗善縣府未能發現盜採砂石之證據,那麼土石及砍掉的樹木跑去哪裡?是憑空消失?用直升機載走?砂石車會車不易,嫌犯可以挑選人少車少的時段進行。砂石車車身重,容易留下輪胎痕跡,可以改採較小型的貨車分批搬運。張麗善縣府無法解釋山坡於其執政期間變成「光溜溜的一片」,是調查不力,怎麼能根據縣府的調查不力而為弟弟開脫?

 

張麗善縣府的第三個辯詞最為好笑,縣府說:「佔用約1700平方公尺的國有地,約佔總開發面積5%,並無所謂『5個足球場』之情事。」首先,縣府承認了竊占國有地的事實。其次,蘇治芬揭露的犯罪事實,根據各媒體報導,是「2021 年1月,立法委員蘇治芬接獲檢舉有盜採砂石之嫌,邀集水保局、礦物局、林務局等相關單位會勘,蘇治芬當時指出,這根本是『削山』,且開挖範圍約有5座足球場大。」換言之,一開始說的就不是「占用5個足球場」而是「不當開發的開挖範圍有5座足球場」。張麗善縣府又在紮稻草人。

 

 

 

張麗善縣府的第四個辯詞,說「張啟盟於2019年1月遭到檢舉後,本府立即依法處理並裁罰,也要求張啟盟必須停工。」睜眼說瞎話,完全沒有回應從2019到2020,開挖範圍日益增加,破壞水土逐日增加的事實。縣府新聞稿說:「媒體扭曲事實、散佈謠言,以監督之名遂行政治鬥爭之實」,把「政治鬥爭」作為無恥之徒的遁詞。竊占國有地、不當開發、遭檢調起訴是事實,在此事實基礎上以空照圖與居民拍照存證來佐證,監督縣府的放水不作為,這能叫做「政治鬥爭」?張麗善縣府才是在「政治護航縣長弟弟」。

 

睜眼說瞎話?張麗善宣稱:違法農舍「青埔宮」一切合法!

 

張家的豪宅「青埔宮」,真相則是違法農舍。2019年,前縣長張榮味被媒體報導有豪華違建農舍,現任縣長也就是張榮味的妹妹張麗善宣稱一切合法。事實上,從林楚茵立委查詢的「地籍圖資網路便民系統」就可以看到,根據「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第九條規定,農舍用地面積不得大於農地面積的10%。

 

「青埔宮」的土地面積3743平方公尺,登記建築物(農舍)面積479平方公尺,後者明顯超過土地面積10%。更進一步說,張麗善可以辯稱10%是「農舍用地面積」,也就是說兩層樓的農舍面積479平方公尺,占地面積只有一半出頭約250平方公尺,不到10%的限制。

 

但從空照圖來看,豪宅占地面積似乎已超過農地面積10%,這種「目測」就能發現的違建疑慮,張麗善縣府必須出示「實際丈量資料」以彰公信。張麗善縣府卻反過來說「不能以『目測』當證據任意指控」。試問,民眾以肉眼看到有人違規,向政府檢舉,政府能不去實地丈量並出示證據嗎?能直接說這是「任意指控」嗎?

 

 

再者,撇開農舍面積限制不談,根據《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第二條第五項,「該農舍之興建並不得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及農村發展。」農地變水泥地,1不會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嗎?水泥地上面可以種甚麼農作物?在農業大縣的雲林,前後任縣長的張家大搖大擺地興建違法農舍做自家豪宅,看在認真耕種務農的民眾眼中,是多麼不良的示範?這對農村發展有何幫助?

 

面對國民黨雲林縣長張麗善的荒誕行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1/18卻說:「要避免選擇性辦案,不能有雙重標準,避免針對特定政黨。」請問朱立倫,誰在選擇性辦案?是在雲林張麗善、宜蘭林姿妙、台中盧秀燕的弊案風波中做選擇嗎?為什麼這些弊案都出自國民黨執政縣市?在2018後,許多縣市「由綠轉藍」,藍營若有發現前任縣市長有舞弊,大可積極向檢調檢舉,為何至今爆出的案件集中在藍營縣市長身上?

 

從顏寬恒到盧秀燕,從盧秀燕到林姿妙、張麗善,這幾位看似親切的「藍營三姊妹」假面下,是縱容家族地方勢力濫權橫行的醜惡嘴臉。

 

 

圖片來源:盧秀燕、林姿妙、張麗善臉書、溫朗東提供;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