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侯友宜正在全力對付一位痛失兩歲愛子的父親

2022.06.06
15:24pm
/ 溫朗東

錄音檔不能給的真正理由,已經昭然若揭:新北市府的橫向聯繫出了問題,打破了侯友宜用廣告公關打造出來的防疫神話。

 

侯友宜為了掩飾侯市府的防疫疏失,出盡各種手段來掩蓋真相。

 



今天侯友宜說「這段時間,新北市府不斷對恩恩爸爸做好全力關懷」,這是一句謊話、空話,內裡是冷血無情的公關話術。恩恩爸要的是真相,侯友宜把「新北市消防局、衛生局、中和衛生所的橫向聯繫錄音檔」交出來,就是對恩恩爸最大的協助,除此之外,都是推諉塞責的藉口。

 

侯市府對付恩恩爸的核心戰略,一個字,「拖」。拖久了,輿論慢慢平息,民眾感到疲乏倦怠,就可以讓侯市府蒙混過關。

 

侯市府的第一招,是打法律戰,用站不住腳的法律見解,來推延時間。6月2日晚上,新北消防局說「報案電話涉及其他案件個資,受限政府資訊公開法、通訊保障法,無法提供恩恩爸錄音檔」、「同時間也有其他的報案電話會在錄音裡,涉及其他救災救護案件的地址、身分等個資,且具有無法切割性,故不宜公開,也都受到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的規範。」

 

侯市府荒唐的法律解釋

 

侯市府的法律靈感,似乎出自「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10年度訴字第55號判決」,此判決中法院確實出現:「被告以系爭資訊之複製該當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第2款及第6款限制公開之規定,且與原告個人資料無法分離為由,否准原告複製系爭資訊,尚屬適法之處置。」簡言之,此判決的原告陳文德是一位民間公司的工程師,因為被公司解聘產生爭議,希望台南地檢署提供第三人邱金隆及楊勝德在偵查庭的錄音,被地檢署拒絕,原告跑去打本件行政訴訟,敗訴。

 

此判決重點在於,第三人邱金隆跟楊勝德並不是公務員!侯市府的法律見解根本是錯誤引用。邱金龍是人資經理,楊勝德是公司負責人,原告陳文德是被開除的員工,這是一起民營企業的勞資糾紛,這幾個人都不是公務員,跟恩恩的案件豈能相提並論?「恩恩案」中,消防局、衛生局、衛生所依法執行公務,其錄音檔有何隱私可言?

 

關於公務員執行勤務的紀錄,在「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9年度訴字第641號判決」中,原告向桃園地檢署要求偵查庭的錄影,參與偵查庭的檢察官、書記官、法警以個資理由拒絕,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

 

一、「案件的人員當時是在執行公務,與其個人的隱私無關,並不是政資法第18條第1項第6款所稱有侵害個人隱私的情形......」

 

二、「被告所屬人員在偵查庭內執行公務的行為,並沒有涉及個資法所稱的個人資料即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護照號碼、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

 

三、「原告已在本院審理中透過勘驗系爭光碟與擷取之圖片而達到效果。惟查,閱覽與複製資訊各有其不同功能,原則上無法互相取代,且檔案法、政資法並無給予閱覽即可不給複製的規定,故被告上開主張實無可採。」

 

四、「如果有變造或在外傳播而涉犯變造公文書、使用變造證據誣告或誹謗等刑事罪嫌,是原告自己應該擔負的刑事責任,並非被告提供系爭資訊予原告複製後即會當然造成他人權益之侵害,且此等疑慮並不符合檔案法第18條或政資法第18條的規定,故被告上開主張仍無理由。」

 

簡言之,上述法院判決顯示,在公務員行使公務的錄影,沒有隱私問題,也不能說只給閱覽而不給當事人複製,更不能以「可能被變造對外散播」為由拒絕提供。

 

再者,新北消防局說「有其他報案電話在錄音裡,有無法切割性」,更是荒唐至極。既然現在有部分筆錄是可以提供,難道筆錄可以切割,錄音不行?就不能把不相干的案件錄音用後製遮蔽掉?難道新北消防局還活在沒有電腦,只有留聲機的年代?

 

網路攻擊恩恩爸

 

侯市府的第二招,是運用藍營媒體及群眾的護航,透過網路攻擊恩恩爸,轉移新北市府的責任。

 

昨天開始,臉書上已有人聲稱已經掌握恩恩爸的ptt ID,說此ID曾批評網友是「4趴仔」(2020高雄市長補選民眾黨候選人的得票比例),意思是此ID是柯黑,是綠營,並且留言說「事出並有妖」,亦有人留言「1450不值得同情」。此貼文已經被廣為轉到諸多藍營社團。

 

 

 

 

姑且不論此ID是否為恩恩爸所有,試問,兩歲男童因為新北市府的作為而延誤送醫,跟男童父親的政治立場有何關係?難道新北市府是「救藍不救綠」?不支持柯文哲的家長在新北就應該獲得侯友宜這種對待?我看了此ID歷來的發言,如下圖所示,大部分都是日常生活的3C、嬰幼兒用品、汽車詢價等生活資訊,並不是熱衷於政治發言的人。

 

 

藍白營群眾這種「只有政治,沒有良心」的發言,罪魁禍首當然是侯友宜。侯市府拖拖拉拉,違法拒絕給與錄音資料,放任網路攻擊恩恩爸,端午節期間又以母喪為由(侯友宜母親5月23日逝世,本周要做「二七」)神隱。母親後事當然很重要,但侯友宜難道不知道痛失愛子的恩恩一家是什麼心情?難道不能盡快讓副市長以下的市府團隊給予錄音檔案?

 

錄音檔不能給的真正理由,已經昭然若揭:新北市府的橫向聯繫出了問題,打破了侯友宜用廣告公關打造出來的防疫神話。侯友宜死不認錯,絕不反省,以為只要時間拖久了,就能讓群眾忘記。橫向聯繫有疏漏,不僅81分鐘救護車才抵達,新北消防局黃專員也承認「消防局沒有衛生局的專線,也是打一般民眾撥打的號碼」。

 

市府防疫流程瑕疵造成兩歲男童延誤送醫,本來應該抱持著嚴肅的心情檢討改進,侯市府卻死不認錯,出動各種法律、媒體、公關手段來掩蓋責任,彷彿侯友宜是防疫之神,不可能會有任何的疏漏。侯友宜不可能有錯,如果有,一定是新北市民恩恩爸的錯。

 

整起事件最殘酷的事實是:很多人被侯友宜騙了,他防疫亂七八糟,推卸責任一流,靠著媒體擦脂抹粉,獲得過去一段時間的美名。侯友宜是台灣防疫的破口,不僅如此,他睜眼說瞎話,噁心的官腔官調,暴露了他的真實心態:冷血無情。

 

 

圖片來源:取自恩恩爸臉書、溫朗東提供;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