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Mother
2019.01.21
09:34am
/ 林楚茵
戲劇不是真實人生,卻能讓我們反思,「母愛」能讓我們成長,也能讓傷害被修復,這份母愛不一定需要血緣關係,只要出自真心。

 

接連幾樁令人髮指的家暴、虐童等社會新聞,讓許多網友「拳頭硬了」,有人甚至衝到加害人的住家附近或是警察局,要來個「以暴制暴」,讓這些欺負孩童的大人也嚐嚐被折磨的滋味,只是這樣的「私刑正義」,無法解決問題,在暴力威脅下得救的孩子,日子還要繼續,怎麼讓他們「正常的活下去」,2010年由女星松雪泰子主演的日劇【Mother】(台灣翻譯為:兩個媽媽),透過一位女性的視角,帶領觀眾走入「受虐兒童」的內心世界。

 



日劇Mother讓受虐兒議題再度被社會重視

 

日劇【Mother】是編劇坂元裕二的作品,他最知名的電視劇本就是【東京愛情故事】,描繪都會男女生活與情感是坂元裕二的強項,而日劇【Mother】卻是細膩從「母愛」的角度出發,故事敘述一名女性鳥類生態研究員「鈴原奈緒」,因為研究單位經費短缺被裁員,不得已到小學擔任自然科學教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觀察到學生「道木玲南」遭到母親與同居人的虐待,在身為老師卻無法幫助學生「道木玲南」脫離苦海下,這位女老師乾脆帶著學生逃亡。

 

改名換姓離開原有生活圈的「假母女」,雖然日子躲躲藏藏,但彼此相依為命,成為生命與心靈上重要的伴侶,「假媽媽」用母愛,讓身心飽受傷害的「假女兒」恢復笑容,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可以無話不談,每天一起入睡、一起醒來,生活在一起,就是一種幸福。從兩人互動來看,他們就是一對好感情的母女,但在現實法律面,「假媽媽」是綁架犯,「假女兒」是被老師綁架的肉票,在警方的追查下,「假媽媽」因為「母愛」犯下的罪,兩人終究還是要分開。

 

【Mother】2010年在日本播出後,引發廣大回響,多數日本人就跟台灣社會一樣,認為別人的家務事不要多管,【Mother】讓社會再度討論起受虐兒的通報流程,而松雪泰子飾演的女主角,在劇中是一個對外界事務漠不關心,但卻無法漠視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孩所遭受的身心煎熬,願意鋌而走險當起「綁架犯」,只希望幫她脫離苦海,這樣的「犧牲」算不算母愛?

 

只有親生母親才能為孩子「犧牲」嗎?或許這樣的提問,會被視為幫「罪犯」開脫,作者丟下另外一個命題給觀眾,這樣的母親服完法律給的「懲罰」之後,有沒有機會成為「真正的母女」?

 

韓版Mother讓「兒童領養」命題更突顯

 

2018年韓國tvN電視台改編日劇【Mother】推出韓劇【Mother】,女主角「姜秀珍」由選美比賽出身的女演員李寶英主演,受虐小女孩的角色金慧娜則是透過千人海選所發掘的小演員許律。16集劇本的韓劇【Mother】比原著多出5集的空間,韓劇版加入更多描寫女主角性格與生命歷程的情節,讓討論「兒童領養」的命題更為突顯。

 

韓劇【Mother】裡的女主角姜秀珍也是一個被領養的女孩,領養她的母親是一位知名演員,由於知道自己不是媽媽親生的,所以姜秀珍始終無法敞開真心與媽媽相處,不快樂的內心讓她25歲那年決定離家出走,反觀同樣是被領養的妹妹,在襁褓中就被收養,完全沒有被領養記憶的她,永遠是媽媽的解語花,更以身為女演員的女兒為榮,就因為這樣的「心魔作祟」,加上社會對於女主角的定位就是一個誘拐女孩的「綁架犯」,女主角在緩刑期滿後,無法真正下定決心爭取小女孩的監護權,成為真正的「母親」。

 

 

日、韓版Mother教人省思真心的母愛能修復傷害及讓人成長

 

在「媽媽」卻步的時候,住在「中途之家」的小女孩,為了讓住宿媽媽喜歡她,努力當個乖巧的孩子,把自己照顧好,也幫忙照顧比自己小的孩子,因為這些是「媽媽」在逃亡過程教她的,為了不讓自己被領養,小女孩心理的壓力讓她無法進食,甚至吃了就吐,當終於到了被領養的日子來臨,不說話的她,只拿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請不要領養我,我已經有媽媽了」,戲劇鋪陳到這裡,很多觀眾都會想問,當大人總是用自己的標準看待孩子,但這真得是孩子需要的嗎?

 

戲劇不是真實人生,卻能讓我們反思,「母愛」能讓我們成長,也能讓傷害被修復,這份母愛不一定需要血緣關係,只要出自真心。

 

 

(照片取自《日本電視台》《tvN電視台》官網)

 

林楚茵
三立《前進新台灣》節目主持人。採訪了四次總統大選,以及多場立委與地方首長選戰。心中最愛「美食與旅行」,長期關注韓流與日劇,時尚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