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美女刺客打選戰! 法律系「科班生」賴品妤 真實聆聽民眾的聲音
2019.10.19
09:58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身為區域立委,重要的是真實聆聽民眾的聲音。」話題從選舉換到立委工作,法律科班生的賴品妤眼神變得熠熠生輝,以沉穩又有條理的方式,逐條陳述她的工作狀況和計畫。即便在太陽花學運一戰成名,賴品妤也不認為「社會運動」和「立法委員」相衝突。她一直覺得「體制內、外都很重要!」

 

「我今天很狼狽耶!要接受訪問真不好意思。」剛見面,賴品妤就露出甜美笑容,不好意思地說。不若她這10幾年來cosplay的精心裝扮,也不像平常出席活動光鮮亮麗的樣子,如火如荼投入選戰行程的賴品妤身著簡單的「台灣派對」綠T-shirt來到專訪現場,卻更加神采奕奕。今年27歲的賴品妤是民進黨徵召2020區域立委中最年輕的一位,除了外界所熟悉的「美女刺客」、「太陽花戰神」形象,她以「法律方面的長才」在立委工作上的高適任度,卻鮮為人知。

 



以年輕的毅力和肩膀扛起世代責任和理想

 

訴說自己是新北長大的孩子,賴品妤參選新北第12選區「這塊家鄉的土地,當然有很深厚的感情,想為它付出和回饋。」她笑著傾訴心聲:去瑞芳拜票,有種怪怪的違和感,「因為我很常來這裡,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在熟悉的地方從事政治活動;但也因此,這4年我會盡力去經營和建設。」

 

家鄉是讓賴品妤挺身而出的理由,那家人呢?賴品妤說,爸爸賴勁麟尊重她的決定,「他的態度是無論我答不答應參選,他都支持。」如今可見賴勁麟臉書全都轉發賴品妤在各地跑行程、拜票的動態,儼然是女兒最棒的應援團。

 

「比較大的壓力是,黨中央為確認該區現任立委黃國昌是否連任,晚了很久才徵召我」,並因此壓縮了賴品妤的選戰準備期。不過她認為2020「對台灣要往哪裡走,是蠻關鍵的一戰」,欣然接受這個挑戰。至於對手國民黨參選人李永萍的困難點是,「偏傳統的國民黨政治菁英,雖然比我資深,但跟民意不會這麼貼近、比較不接地氣」;時力的賴嘉倫知名度較弱,「而且他很難去解釋,為什麼黃國昌這麼優秀不選連任?」

 

關於林昶佐、洪慈庸、陳柏惟組成的「前線聯盟」,賴品妤笑著說:我跟林這麼熟了,是雇傭關係、我前老闆,當然有討論這件事。她對參與任何連線,都保持開放的態度,「但目前選舉還在一個各自先穩固自己選區的狀況,沒有進一步詳談。」

 

(圖片:賴品妤到市場掃街、拜票,與攤商開心合影。)

 

用心勤跑基層,帶領「解析立委工作

 

「身為區域立委,重要的是真實聆聽民眾的聲音。」話題從選舉換到立委工作,法律科班生的賴品妤眼神變得熠熠生輝,以沉穩又有條理的方式,逐條陳述她的工作狀況和計畫。

 

「每天4點起床真的很累!」賴品妤雖然嘴上嚷著,卻在各地跑行程時暴露了她的用心。「像政策部分,不能單純以法律問題去理解或涵蓋」,據她觀察:像汐止最大的問題是交通,無論拓寬、高架化或增設轉運站都可考慮,但有很多面相要解決;或瑞芳有蠻多小型火車站,很希望能讓每站平均發展。

 

「除非像過了法律追溯期才無法解決,不然其實都不難處理」。對科班出身的她來說,基於對法律的熟捻,她認為自己當立委的優勢是:在法條的應用上比較精確,也較清楚鄉親遇到的問題可以怎麼處理。賴品妤慎重地說,區域立委是蠻重要的角色,擔當中央跟地方之間的橋樑。她舉例,車站外若有一塊廢地閒置,產權可能在中央國產署,這時地方議員或里長不好處理,就需要區域立委協調。

 

事實上,賴品妤心中已有2個重要的藍圖,等著去實現。第一個是「法普」:推行法律常識的普及是這個社會重要的一環,她表示自己蠻關注這個議題,只不過還沒跟林昶佐開口談這件事,「想好久了,這是我第一次講出來!」第二個是「介紹立委平常在做什麼」:她覺得團隊自己做或跟NGO合作一個計劃都可行;讓社會清楚這件事,能更有效監督代議士,「目前『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每一期也都會評鑑優秀或待觀察立委,可以去參考他們的報告」。

 

科班生露一手?以法律專業分析香港《緊急法》

 

即便在太陽花學運一戰成名,賴品妤也不認為「社會運動」和「立法委員」相衝突。她一直覺得「體制內、外都很重要!」如果想成就一件事的話,一定是缺一不可;雙方可能抱持一樣的信念,只是途徑或行為不太一樣。

 

「基本上我覺得作為國會議員的能力是有的。」如何行銷自己?賴品妤認為,立委本身像發號施令的頭腦,負責做決策和指揮;「我之前做過的是助理,擔當輔助角色,工作範疇不論行政或法案都接觸過」,因此從助理轉換成參選人還蠻習慣的。

 

那怎麼展現科班生對法律掌握的熟悉度,證明自己適任立委工作?賴品妤以香港《禁蒙面法》援引《緊急法》為例,從2個層面著手解析,「我不是這方面的行家,但認真研讀了一些資料。」

 

「事發第一時間,我的直覺是:《禁蒙面法》很危險!」第一,《緊急法》的內容類似「戒嚴」,從英國流傳下來後擱置以久。「現在重新利用,等於開了第一槍在試水溫,後面可以再立一百條;尤其當法規定義模糊,就可能被濫用」。

 

第二,回到香港體制,他們跟台灣很不一樣,不能用台灣或其他國家的角度去理解這件事。賴品妤說明,類似這樣可在緊急時刻啟用的法規「很多國家都有,但香港沒有足夠的『民主制度』去轉圜或補足,會產生民主自由被剝奪的疑慮。」

 

「我覺得這不單是台灣跟中國政治上的問題,是民主與人權的問題。」賴品妤擔心地說,有聽到風聲要援用《緊急法》再推出其他法規,呼籲各界關注。

 

 

 

圖片來源:記者張皓/攝影、賴品妤競辦提供;影片剪輯:黨一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