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國際
放.新聞
國際
台灣可以幫忙! 陳建仁:若是WHO會員國,台灣可及早示警人傳人減少全球損失
2020.02.27
15:43pm
/ 放言編輯部 李資立
陳建仁強調,在新疾病剛出現時,最重要的,「就是要讓所有研究疾病、防疫的人,都能夠密切地交流資訊。」

 

陳建仁副總統在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提到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在全世界擴散,他強調,防疫最重要的就是各方資訊能密切交流,「台灣在一月初就已經意識到人傳人的跡象」,如果台灣是WHO成員國,就能及早示警,讓全世界能多一個月的時間來因應。

 



陳建仁回憶起2003年,SARS在一開始的時候,全世界都處在一個不確定、未知的狀況下:不知道病因,也不曉得怎麼診斷,死亡率是多少,怎麼樣治療也都不知道。他強調,在當時最重要的,「就是要讓所有研究疾病、防疫的人,都能夠密切地交流資訊。」

 

陳建仁說,由於中國不願分享病毒的相關資訊,當時台灣希望WHO能夠幫忙,提供SARS的病毒株,「讓我們可以做快速診斷工具,也讓我們能夠跟各國來交換疫情的資訊、防疫的知識,但是WHO都沒有理我們」;一直到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以後,WHO才派代表到台灣,不過已經有很多人因病去世。

 

陳建仁強調,如果當時WHO第一時間就提供病毒株,讓台灣能參加各個緊急專家會議的話,應該不會有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這樣不幸的事件,因為在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之前,在香港、新加坡都已經有這樣的案例。他認為,讓世界各國在衛生醫療方面互相學習、交換意見很重要,「這應該就是WHO應該扮演的角色。」

 

陳建仁表示,沒有參與WHO,讓台灣失去了在第一個時點即刻控制疫情的機會。在SARS以後,大家才覺得,確實是不應該讓臺灣不在全球防疫網裡面,「全球防疫是一個網絡,這個網絡不容許有任何的破洞,臺灣就是一個破洞,臺灣是國際防疫的孤兒;病毒從來不尊重國界,病毒會到處跑,這樣除了對臺灣造成危害以外,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威脅!」陳建仁提到,幸好還有美國在當時提供病毒株等相關資訊與協助,才讓台灣能夠比較好地控制住SARS。

 

對於台灣加入WHO能為世界提供怎樣的幫助?陳建仁指出,台灣在一月初就已經聽聞傳言,在武漢出現了很奇怪的不明肺炎病,召開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對整個疫情就已經開始有警覺。隨後也觀察到,武漢肺炎有人傳人的跡象,「可是中國一直到一月下旬才承認,WHO也是跟著中國後面才承認這個事實,這對於全世界的防疫就造成很大的困難。」

 

陳建仁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得到第一手的資料,我們很有可能在1月初的時候,就會給WHO一個很好的建議,提醒大家應該要更注意武漢的情形。當時WHO聽信中國,沒有證實人傳人的情形,台灣的醫師或流行病學家就會告訴他們,「都有醫事人員感染了,怎麼會沒有人傳人?」台灣可以提供這些專家協助的角色,做為一個會員國的身分,向WHO提供更多防疫的建議。

 

陳建仁強調,台灣到目前之所以可以將疫情控制得很好,是因為SARS的慘痛經驗,讓台灣在防疫工作上逐步完備,也很願意和世界各國分享台灣的抗疫經驗。「我們除了報告資料外,還報告了我們如何做邊境管控、居家隔離與執行院內病人的治療等,我們把所做的防疫細節通通傳送給WHO,可是從未被登載。因為我們不是會員!」陳建仁無奈地說,台灣的防疫的知識、經驗,一定可以給WHO很多的幫忙,「但是我們沒有、我們不能」。

 

 

圖片來源: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