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紓困發錢要好懂好用,給人方便
2020.05.07
13:51pm
/ 溫朗東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台灣防疫成效可圈可點,廣受世界各國效仿,大部分的民眾給予防疫團隊高度的肯定。也因為台灣防疫的成效無庸置疑,最大在野黨--中國國民黨頓時失去了唱衰執政的立基點。 

 



民進黨執政下,第一時間就對中國隱匿疫情有高度警覺,進行武漢班機的檢疫、中國航班的停飛、口罩禁止出口。如果是國民黨執政,會對中國有這樣的警覺心嗎?一月二十八日,以馬英九跳出來說口罩要捐給中國,不然就是沒有愛心,還想要兩岸攜手防疫。對照起現在世界向中國究責的國際情勢,國民黨只剩下中國的「國際觀」,著實令人擔憂。 

  

疫情因中國而起,親中的在野黨要說「自己執政可以做得更好」,誰會信?防疫上無法打擊執政黨,只好轉向在紓困上做文章。網路上已經有人試圖帶起「雖然防疫做得好,但紓困做得糟」的風向。 

  

紓困方案做得好嗎?平心而論,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執政團隊與其讓在野黨大做文章,不如貼合民意,主動修正。 

  

好懂的政策才能貼近民眾需求 

  

民進黨在2018的選舉大敗,關鍵因素之一是「戰場開太多」:改革太複雜,民眾聽不懂,擔心自己的權益受損,進而引發民怨。 

  

好不好懂的判斷標準很簡單:民眾能不能在了解後,講給不懂的民眾聽,讓對方在一分鐘內也聽懂。如果做不到,就表示這政策不好懂,執行上會有問題。 

  

好懂的政策,不代表缺乏專業技術。口罩實名制3.0好不好懂?帶健保卡去超商買,兩周14片,並不難懂。如何做到相關的資訊流跟物流,當然是有技術的。只是民眾不用費心去理解背後的原理。 

  

紓困方案剛出來的時候,民眾只知道有個酷碰券,買東西可以打折,但是得要用行動支付。這制度的問題很明顯,太容易被誤解,也距離民眾的需求太遠。 

  

酷碰券是用來振興經濟,買東西可以打折,是救商家不是救消費者。許多攤販店家也無法用行動支付,難以從中獲得救助。民眾即使有信用卡,也未必會綁定行動支付。這政策只能做為振興經濟的配套方案,無法產生明顯的紓困效果。 

  

酷碰券好不好懂?肯定是不好懂的。各位可以試著跟完全沒用過行動支付的人教學看看,花費的心力超乎想像。 

  

紓困領錢必須簡單方便 

  

發現金,人人都懂。發現金要不要人人發?也不難解釋,政府的錢要用在刀口上,不可能給每個董事長發現金。那麼,誰可以領現金,誰不能領?這就比較難懂了。 

  

以目前的一萬元紓困現金來說,還是過於複雜了。公式長這樣:〔(家戶月平均收入+家戶總存款)-15萬元×家戶人數〕÷家戶人數。依照各縣市對於最低生活費的計算標準不同,算出來又不一樣。 

  

這政策的立意雖好,設計上不妨更簡單:「只要你家的存款少於50萬,你的工作又沒有軍公教農勞保,帶著身分證就可以去區公所領紓困現金,至少1萬元。」存款多的,少發一點,存款少的,多發一點;縣市生活費高的,多發一點;縣市生活費低的,少發一點。 

  

民眾一開始最需要知道的,不是這些計算公式。民眾需要知道的是自己可不可以領、要帶甚麼證件。至於領多領少,涉及複雜的計算公式,不用拿來宣傳,只需要給辛苦的承辦人員一個簡明的系統網站,可以計算/遞件就好了。 

  

把重點放在給需要的人方便 不要盲目追求完美的制度  

  

現金沒辦法全民發送,需要有一定的排富機制,這個民眾能懂。但執政團隊也必須要理解,極度精確的把錢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是不可能的。誰需要錢誰不需要,很難精準量化。不管制度怎麼複雜周全,一定會有不缺錢的人拿到錢,這是無可避免的事。重點在於:對於沒有這筆小額現金,生活就會出現困難的人,他們的領取簡單方便嗎? 

  

好的執政團隊,必須抓大放小、掌握重點,而不是力求完美。完美的制度是不存在的,想要在制度上力求完美,結果就是設計複雜、宣導困難、民眾不便,缺陷反而更大。 

  

最需要政府幫忙的,往往是不會用手機app,搞不懂複雜的制度,只能口耳相傳的人。政策必須要讓這些民眾好懂好用,不然注定是不及格的。 

  

政策的實施,本來就會經過多方嘗試與修正。以口罩販賣為例,從超商購買,到藥局實名制1.0,再到網路訂購的實名制2.0,到現在的超商插健保卡的3.0,越來越公平,越來越便利。執政者實在不需擔心有心人士「政策急轉彎」的譏諷,對大部分民眾來說,只要政策往好的方向修訂,就會給予支持與鼓勵。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