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天下第一部長第一章|最好的決定在轉瞬之間!出生貧困家庭…徐國勇靠「果決」邁向璀璨人生
2020.06.25
08:53a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看似未來的10、20年將毫無懸念成為一名公務員時,人生的轉折點就這樣突如其來的出現!他淡然地說,在就讀社會系第一年的時候,遇到龍山國小的老師,他向我說「不要讀社會系了,去讀法律系」。想到當年不少國小老師都在考司法官,聽了一聽、想了一想就決定退學重考回中興大學法律系夜間部。

 

知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曾說過「人只有獻身社會,才能找出那實際上是短暫而有風險的生命意義」;不過,能真正落實自身理想、找到生活真諦的人又有多少?素有「天下第一部長」之稱的內政部長徐國勇在北市萬華區土生土長茁壯,小時因家境貧困、勤勉苦讀,早年就讀北師專(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時便投入教職當中;然而,他的人生究竟是出現怎樣的轉折才讓他進入政壇?還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政壇名人?綜觀徐國勇的生涯事蹟,或許正完美體現了,最好的決定正是在轉瞬之間。

 



親民、口才伶俐一直是外界對於徐國勇的印象,專訪這天他首先回憶踏入北師專前的過往說道:「當年師專還是採五年制,而當時女師專只有女生沒有男生,台北市專又是省立,全國9所包括台北市立都是統一命題、同一天考試但分別招生,於是在公車上看到招生訊息就去報名了」。不過,因家境清寒就連報名費都難以繳納,徐國勇笑著談及,當年因父母都在外擺攤工作找不到他們,家裡都只有伯父一個人在,而伯父又是一個很節儉的人,於是才向他借了200多元的報名費。

 

 

回到母校龍山國小教書

 

順利考上北師專啟智教育組後,不僅替未來投身教育界打下地基,甚至在學期間還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兩人結為連理至今已有30年以上之久。太太是學姊、徐國勇是學弟,年輕便抱得美嬌娘歸的徐國勇,畢業後回到母校龍山國小教書;談起這段過往,徐國勇提到當年因為分發制度上的關係,他因為戶籍在台北市設立最久,且雖在北師專時期因忙玩社團,害課業成績經常吊車尾,但第二梯次分發受惠於當年規定,於是便在「因緣際會」下回到龍山國小邁開走入教育界的第一步。

 

「在龍山國小先是擔任科任教師,不過因為馬上就要去當兵了;所以教到10月就跑去當兵,當完兵回來後就又回來龍山教書」;充實自身價值永不嫌晚,在當兵退伍前徐國勇心理便有早上當教師、晚上讀夜間部的想法,考量當年台灣大學夜間部不收插班生、政治大學又沒有夜間部,且因為他讀特殊教育也沒興趣再考師大,於是便選擇中興大學社會系夜間部插班就讀,特別從高雄北上前往台北買社會學的參考書,在僅僅2、3個月的準備時間下,便又順利考上了。

 

回憶就讀社會系的過往,徐國勇自豪「我在社會系成績都第一名」;但因工作太忙很少去上課,早上學校還要教書,有時候晚上就沒有去上課。有趣的是,徐國勇還透露時任內政部社工司長李美珍是他的同學,兩人都是插班生,以前因為沒有電腦會跟李美珍借筆記,但書看一看、筆記翻一翻,既然成績考的比她還要好,因此李美珍還生氣說:「奇怪,我筆記借你,既然分數還考的比我高」。

 

 

因老師的一番話,棄讀社會系重讀法律系

 

看似未來的10、20年將毫無懸念成為一名公務員時,人生的轉折點就這樣突如其來的出現!他淡然地說,在就讀社會系第一年的時候,遇到龍山國小的老師,他向我說「不要讀社會系了,去讀法律系」。想到當年不少國小老師都在考司法官,聽了一聽、想了一想就決定退學重考回中興大學法律系夜間部。

 

徐國勇講起一段轉學時發生的趣事,他邊說邊笑的想起:「中興大學教務長當時跟我說你是轉學生不能再轉,我問說為什麼?那我降轉從二年級讀起呢?他還是說不行,我又說要不然我退學好了,因此當場就辦了退學,表示我的決心」。他繼續說,暑假過了、法律系也確定上了,學校教務處有一天卻電話打來問:「為什麼還沒來註冊?但心想早上不是才去註冊嗎?教務處又說你不是讀社會系嗎?我回答,是啊但已經辦退學,早上註冊的是法律系;教務處才說,『教務長怕我一時衝動』,所以你的退學申請書壓到現在都沒批准,因此我又馬上過去辦了一次退學。」

 

退學重考選擇律師這段路,說來輕鬆但過程必定有各種考驗與挑戰。勤奮努力加上天賦異稟,他讀法律系第三年便考上了律師;民國71年台灣實施輔導主任制,必須經過考試才可以任職;然而,曾有特殊教育經驗又修過社會學6學分的人,可以直接派任不需要經過考試。

 

「而那個人剛好就是我,至今都搞不清楚這個制度的背後原因」徐國勇用中氣十足的口吻這樣說道。在考上律師後,他進而訴說了兩段有趣的回憶,「當時龍山國小的校長跑來跟我說,你直接可以當主任了不用考試,23歲當主任運氣好說不定30歲就能當校長,但我跟校長講我不想當主任,因為我要考律師和司法官,當初校長還講考不上啦,殊不知就讓我考上了。」

 

而另一段有趣的過往則是在確定考上律師那天,「那時還在龍山國小教書,突然間教室外面有個人一直跳,一開始還認不出來是誰,我還跟教室的小朋友說,那是誰的爸爸去看一下,結果一看原來是我的師專同學;那天他就在那邊跳邊講考到了,我就問是什麼東西考到了?他說剛剛高考放榜你考上律師了,我想說不可能啦,律師那麼難考、考上司法官還有可能,結果他一直說是真的考上了。」

 

半夜從關渡騎車到木柵只為查對准考證號碼

 

當時還在上課時間,徐國勇當下便跑向教務處請假,騎著摩托車一路來到榜單前面,看是不是真的考上律師。結果就如他同學所言,上面確確實實寫著「徐國勇」三個字。但是,明明是如此值得歡呼的喜事,當時的他卻覺得心裡有個「結」,直到晚上還一直想不透。結果突然間,「啊!大概半夜1點多,萬一榜單名字同名同姓怎麼辦?看榜的時候忘記看准考證號碼」。於是大半夜徐國勇帶著一支手電筒、一份准考證,從當時的住家關渡一路騎摩托車再次到位於木柵的考試院看號碼,到了現場車一停、手電筒一照、准考證一對,「吼!好家在,007我第7號報名,號碼一樣,若真的是同名同姓就糗大了。」

 

受限於國家法律規定,小學老師是公務員不能同時兼任律師,徐國勇便毅然決然決定辭去教師;但考量到辭職要賠上半年的公費,因此一拖就是半年,「我當律師就自己開了律師事務所就沒繼續教書了」。

  

 

 

記者原萱容/攝影;圖片來源:翻攝自徐國勇臉書、GOOGLEMAP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