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藍營支持者對太陽花有多少誤解,攻占立院就有多荒謬
2020.07.02
16:29pm
/ 溫朗東
這齣荒謬劇最大的意義,在於凸顯觀眾需求背後的想法。原來,在藍營死忠支持者眼裡,太陽花運動是這麼扭曲,以至於抄襲品也變得這麼荒謬。

 

藍委攻占立院的荒謬劇,是在回應藍營死忠支持者的需求。劇情內容雖然在多數人們看來笑料百出,但藍營基層是買單的,愛家落淚的洪孟楷,臉書湧入了大量的支持者。雖然藍營內部對這齣戲也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批評意見,但批評顯然不是「不該硬」而是「不夠硬」,甚至多少有一點「國民黨終於敢衝了,也是個不錯的開始」的溫馨勉勵。

 



這齣荒謬劇最大的意義,在於凸顯觀眾需求背後的想法。原來,在藍營死忠支持者眼裡,太陽花運動是這麼扭曲,以至於抄襲品也變得這麼荒謬。

 

公民不服從、非暴力抗爭的基本原理是:當體制內的手段無法有效達成政治訴求,就只能轉向使用體制外的非暴力抗爭手段喚起群眾認同。體制內的手段越少,政治訴求越能喚起民眾共鳴,抗爭的正當性就越強。正當性高的抗爭,能換來後續的民意廣泛支持,轉換為選票或是民主改革的動力。

 

抗爭的基礎在於「內容」,在於政治訴求本身,而不在於「手段」,不在於外顯出來的抗爭形式。

 

反對中國併吞具有廣泛民意基礎,藍委攻占立院有嗎?

 

時至今日,跟中國保持距離,不要讓台灣的產業被中國逐步併吞,仍有普遍的民意基礎。2014那種台灣可能會被中國買走的擔憂,至今還沒消失,太陽花運動的政治訴求基礎,並沒有被時代拋棄。(頂多只是當時運動內部百花齊放的一些觀點,並未成為主流意見。)

 

藍委的戲碼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原來這就是藍營支持者眼中的太陽花」。太陽花有鐵鍊,所以藍委也要跟鐵鍊合照,即使他們並沒有使用鐵鍊的抗爭需求;太陽花有破壞公署門窗,所以藍委要破門而入,即使藍委可以用鑰匙進入自己的辦公殿堂;太陽花有衝撞,所以藍委也要衝撞,即使鋼釘、拔眼鏡、衝撞女性,超出了必要的手段範圍。在藍營鐵粉眼中,太陽花本來就是無秩序的暴力,民進黨是透過這場暴力運動,以不正當手段奪取了中華民國的道統。

 

藍委可能不太清楚公民團體的決議抗爭的過程。實際上本土團體內部,討論「怎麼衝」的時間並不長,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討論並串聯不同團體對政治訴求的理解,先形成政治訴求的共識,才有後續的抗爭行動。

 

藍委並沒有真的要搞懂甚麼是公民不服從,甚麼是民主運動,他們只是要因應藍營鐵粉的需求,演出一個「他們想像出的暴力太陽花」,以為這樣就能夠扭轉2014年以來的頹勢。

 

太陽花是藍營的噩夢,他們還沒從噩夢中醒來,還沒意識到自己的頹敗在於「過於親中的政治訴求無法獲得群眾認同」,只覺得是「立委不夠衝、不夠暴力」。

 

三個臭皮匠,沒有諸葛亮,福袋式的訴求難引起社會共鳴

 

藍委列出了一大票包山包海的政治訴求,連他們自己都不確定哪個才是最重要的。對藍營鐵粉來說,只記得罵陳菊;對台灣多數的人來說,只記得開冷氣。政治訴求的強度決定了運動的成敗,把一堆強度低的訴求綁在一起,就像是百貨公司節慶的福袋,表面上看起來很超值,其實都是混搭一些企業賣不出去,消費者也用不著的東西。福袋不會是市場上常賣的主流商品,因為它根本訴求不明。

 

要做一個稱職的在野黨,並不是抄襲抗爭的外部形式(而且還抄得荒腔走板,活像中國山寨版的迪士尼人物。)穩紮穩打,在每個議題上為民眾權益把關,積極遊走NGO組織,彙整民間訴求,說服陣營鐵粉,讓他們捨棄掉違背主流民意的想法。這些基本功都做齊了,一但執政黨違背民意想要強渡關山,自然就會產生洶湧的反對能量。

 

說到底,國民黨並不想當稱職的在野黨,他們只想速食性的,短視近利的滿足當下的鐵粉需求。當國民黨不想要花心力說服過度親中的支持者,讓整個黨的兩岸走向往中間靠攏,切斷跟中國的代理關係,國民黨上則面臨國台辦的主子壓力,下則被藍營支持者認為不夠激進,終究難逃短期內凝聚基本盤、長遠看逐漸萎縮的命運。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