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整個彰化縣就是我的實驗場?|系列專題1:「採檢血清」未成案? 領經費「掛羊頭賣狗肉」!
2020.08.26
16:06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徐嶔煌解析,彰化縣衛生局與台大公衛學院很顯然一方面廣泛蒐集數據,另一方面為了支援「萬人血清檢測」調查計畫,分別向科技部和勞動部各挖一點錢,就希望支撐這個計畫。現在看起來像是,這些教授、學者需要這些數據作為研究資料。

 

彰化縣自行舉辦篩檢風波未平,再掀「人體實驗、研究倫理審查」爭議。財經專家徐嶔煌昨(25日)在《辣新聞152》節目中指出,彰化縣衛生局與台大公衛學院用「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挪用向科技部和勞動部申請的經費,執行在中央根本就「沒有成案」的萬人血清檢測。台大公衛系教授季瑋珠今(26日)也在臉書批評,「什麼叫做服務型的方式?怎麼可以不經研究倫理審查,推卸責任?」

 



彰化縣疑成「受試者收割農場」,研究經費「掛羊頭賣狗肉」?

 

徐嶔煌表示,台大公衛跟彰化縣衛生局在篩檢過程中,處處蒐集受測者個資和數據。他質疑,居家檢疫的民眾被要求外出採檢,必須要抽2管血、照胸腔X光片,不只是簡單測驗檢體就結束,顯然檢驗流程多了好幾道程序,「台大公衛顯然拿了一筆預算,連帶自己想要做的『萬人血清抗體檢測』一起做了。」

 

徐嶔煌強調,蒐集數據資料的過程中,應該主動告知受驗者,做研究之前,也應該先經過學術倫理審查委員會的審查,這兩端都是很嚴重的事情。此外,做這麼大規模去蒐集數據,一定要有研究經費,這些錢從哪來?「如果當初給你A預算,但你拿去做未經同意的B事項,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移花接木的使用方式,難道沒有違法的問題嗎?」

 

科技部回應申請經費未包含血清抗體調查計畫

 

台灣大學公衛學院於彰化進行「萬人血清抗體調查計畫」經費來源,科技部24日說明如下:

 

一、 科技部自107年起與教育部共同擇優補助以解決國家重大議題,或發展重點產業技術領域為導向之18個研究中心;其中台大之「群體健康研究中心」獲得補助,計畫目標為創造出全球第一之「精準族群健康科學」,當時並未發生武漢肺炎(COVID-19),計畫補助內容亦未包含相關調查。

 

二、 凡申請科技部計畫補助涉及人體試驗,均需經過學研機構或醫院之研究倫理委員會(IRB)審查通過,經查本計畫於計畫執行期間,已獲台大研究倫理委員會審查同意。

 

三、 109年為第3年之計畫,執行期間為109年3月至110年2月,補助經費約新臺幣2300萬元。

 

四、 本計畫之部分計畫內容與彰化縣衛生局合作,主要合作項目為分析彰化萬人健檢資料分析,進行含糖飲料、飲食型態與代謝症候群風險研究,並參與C肝、肺結核傳染病防治等議題,協助彰化各醫療院所之長照、出入院等資料進行整理與分析,未包含血清抗體調查計畫。

 

向勞動部申請經費假借篩檢移工之名實行萬人血清抗體檢測

 

徐嶔煌說明,要執行萬人血清抗體檢測,如果只是靠著科技部的預算,顯然是不夠的。彰化縣政府衛生局6月向「勞動部—就業安定基金」申請了一筆款項,聲稱要針對移工做篩檢。第一時間彰化縣衛生局自稱是受勞動部的委託,要做移工的篩檢調查,如今被踢爆是彰化縣衛生局「主動」向勞動部申請經費。

 

後來,彰化縣衛生局改了第二種說法,稱6月份發現新加坡的外籍移工感染得很嚴重,所以主動跟勞動部提出要申請,要觀察外籍移工有沒有感染的狀況,表示是做移工調查。然而,昨天有網友踢爆,勞動部6月、7月各招標一次的時候,都只有一家廠商來投標,這家廠商就是在做萬人血清檢測的那一家!「表示這一筆預算,還是拿去做萬人血清檢測。」

 

研究計畫大串連變成私人研究大數據

 

徐嶔煌解析,彰化縣衛生局與台大公衛學院很顯然一方面廣泛蒐集數據,另一方面為了支援「萬人血清檢測」調查計畫,分別向科技部和勞動部各挖一點錢,就希望支撐這個計畫。原先稱是要告訴民眾,國人感染潛在的情況有多嚴重,現在看起來比較像是,這些教授、學者需要這些數據作為研究資料。

 

「過程中要檢討的是,這一些相關政府預算挪用的情況,是否合法?」徐嶔煌提到,目前為止台大學術倫理委員跟台大醫學院,都說他們沒審到「萬人血清檢測」調查計畫的這個案子。

 

季瑋珠批台大公衛:一定要有IRB不可草率行事

 

彰化血清檢測原訂昨(25)日舉行期中報告記者會,因行政作業不及,宣布停辦。台大公衛學院教授陳秀熙說,學術界對同儕審查有很多種方式,可以快速審查,也有正式發表文章的審查。他認為,如果這是一個社會大眾期待的研究,對台灣疫情有重大影響,應以「服務型」的方式,盡快對全國民眾交代,而非拘泥在小的學術氛圍來談論。

 

陳秀熙的同事、同為台大公衛學院教授的季瑋珠,無法認同他的說詞。季瑋珠質疑:「什麼叫做服務型?不用經過研究倫理審查嗎?」她指出,科技部已說明經費補助「不含」血清抗體,所以這份計畫又「無主」了。研究計畫的主持人陳秀熙發明了「服務型」的稱謂,「是否意味著不必經過研究倫理審查?給受試者一份語焉不詳的同意書,已經很友善了?」

 

季瑋珠怒指,不要再說她「打臉同事」、「窮追猛打」,並強調「服務型」的研究方式語焉不詳,是推卸責任。「怎麼可以沒有通過IRB(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通過IRB的同意書可以有很多版本?可以是這麼草率的版本?」

 

 

圖片來源:翻攝自《辣新聞152》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