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邊境暖男多一度!系列七之五|解嚴初期的「時尚潮男」? 黃金單身漢被熱情粉絲追問「三圍」
2020.12.04
13:00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有民眾看到我在貼面膜的照片,就打給1999詢問我的三圍,說想要做衣服。」潘孟安莞爾一笑,對於熱情粉絲異想天開的行為,無奈中夾雜著縣長對縣民的寵溺與包容。

 

自2019年燈會一炮而紅的不只「我屏東,我驕傲」,黃金單身漢—安安縣長的聲勢、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燈會期間令人印象深刻的影片,除了絢爛的燈景、煙火、無人機展演,還有一個畫面「超吸睛」:潘孟安生平第一次開直播,感到不知所措,當時為了秀出騎平衡車賽格威摔倒後腳踝上的傷口,一時之間沒有多想,就在剛洗完澡、穿著短褲的狀態下,在螢幕前抬腳「露大腿」!此舉令幕僚嚇到心跳幾乎停止,卻意外地擊中民心,最後破紀錄吸引2.6萬按讚數、1.5萬則留言。

 



解嚴初期參政發揮草根民主精神

 

潘孟安當時的「神來一腿」,製造了意想不到的笑果,讓網友力讚「縣長完全沒有偶包」、「腿很白」。該場直播中,潘孟安還透露,燈會期間最讓他感動的是看臉書留言,常看著看著就掉下眼淚,毫不保留地展現真性情。這些跡象顯示,當今地方父母官不再像以往有距離感,流露真實的一面反倒更受民眾愛戴。從基層民代耕耘出身的潘孟安,對於政治人物「人設形象」的時空轉變,也有所體會。

 

 

「政治環境的氛圍,確實落差很大」,潘孟安31歲從政初期選上鄉民代表(1994年),當時整個政治的氛圍比較嚴謹,一直到解嚴(1987年)的好幾年後,民風才逐漸開放。他直言,過去在公部門裡本來就很僵化,也把政治人物框架的比較緊,不能失掉政治工作者應有的態度跟尊嚴。但隨著時代的不一樣,溝通方式透過網路互動,不再隔著一層面具,能夠很真實地去跟大家接觸。

 

盡管再三重申「我個性本來就比較嚴肅」,但潘孟安從政多年始終相當「接地氣、親民」,他自認是因為出身基層鄉民代表,一路從政都秉持「草根民主」的精神,跟民眾接觸、互動都零距離,溝通無礙。潘孟安笑著形容:「我來自農村、漁村,在我們鄉下本來就是街坊鄰居一見面,一定要打招呼,不會因為擔任不同的職務,一走來就好像一副跩的二五八萬,那一定被罵慘!」

 

 

20年後一樣帥? 安安:「以前更瘦」

 

「我那個時候拍定裝照,算是很前衛,也不太敢出動宣傳車。」潘孟安政治生涯22年前的第一場選戰是1993年,當時沒什麼候選人會採用宣傳車、拍定裝照、發送拜訪名片,但他認為就是要用不一樣的選舉方式,利用政見跟說明會來打動大家,才會拍定妝照、廣發文宣。「在我們鄉下都會說,你發這個文宣幹什麼?沒有人會看!」潘孟安仍堅持要以這樣的方式奠定基礎,扭轉選舉文化。

 

人生首次選戰就主打行銷,除了讓有料的政策能被大家看見,或許也是成就他如今「首席城市行銷達人」地位的原因之一。潘孟安強調,當時基本上投入很多在推銷政見這一塊,是因為解嚴後時代不一樣了,他揶揄國民黨專權時的買票風氣,「大家不是要看新台幣,而是看你的政見內容」,所以在那個金權政治的年代,要殺出一條路,就是必須去走不一樣的風格。

 

話題回到「1998:第一次選議員宣傳照」和「2019:設計展超級狂走秀照」的對比圖,潘孟安自嘲「以前怎麼敢穿這樣拍宣傳照,有點佩服自己」,小編則為照片下了註解:「22年好像沒變,跟往事乾杯!」網友一面倒洗版稱讚「很帥」,讓潘孟安害臊地說「沒有啦,那是年輕的時候」。不過對於外界評價「看起來一樣帥」,他倒是不認同,直呼:「沒有,我以前更瘦!」

 

 

黃金單身漢電力十足,粉絲打探「三圍」

 

「有民眾看到我在貼面膜的照片,就打給1999詢問我的三圍,說想要做衣服。」潘孟安莞爾一笑,對於熱情粉絲異想天開的行為,無奈中夾雜著縣長對縣民的寵溺與包容。黃金單身漢的價值就跟黃金單身女郎一樣珍貴,以至於潘孟安為了行銷屏東洋蔥、示範煮洋蔥精力湯之後,竟發揮了宛如美魔女陳美鳳一樣的影響力,有民眾居然把1999當成電視購物台,Call In洽詢「洋蔥湯的洞洞盤要去哪買?」

 

1999的縣政小插曲有好笑的一面,但也有挨罵的一面,「這時候就要多鼓勵他們」。潘孟安娓娓道來,設立1999申訴專線的初衷,是因為有很多輿情無法接收並即時反應。這些1999的同仁其實很辛苦,「我有去看看他們,工作時面對的是一面牆壁和一支電話,有時一接起來就被劈頭大罵,根本也不明就裡,就二話不說地被嗆『你一定要處理』,還有民眾飆罵三字經」。傾聽了1999的心酸,潘孟安於是請小編在臉書上發文,提醒大家對這些人溫柔一點,也承諾會盡力解決民眾的難題。

 

 

0到100歲都難逃魅力,人形磁體超吸粉

 

「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在回想,我個人從小到大,非常有老人緣跟小孩子緣。」此話不假,觀察潘孟安縣政行程的活動照片,浮誇一點來說,幾乎0到100歲都難逃他的魅力,就像一塊會走路的人型磁體,走到哪、人群吸到哪。被不分年齡層的女性粉絲纏住、包圍,只是家常便飯,「我們農村本來就比較純樸、善良、熱情,要搭話時就打你肩膀,也有很多當場撲上來的,彼此很親切沒有距離感」。

 

如果剛好遇到趕時間,但正被抓著拍照,潘孟安會趕快說「拍勢,我還有下一場是幾點的,人家已經在等了」,藉此脫身。也遇過比較熱情的活動主辦單位,要求潘孟安穿著他們的服裝,跟著一起變裝跳舞,「我就看那些阿公阿嬤很好笑,也笑得很開心」。有時候志工媽媽會要求他跟大家做一樣的動作、跳一樣的舞或穿一樣的衣服,「我都覺得很搞笑,但他們的要求很難拒絕,我就會求饒『是不是可以這樣就好?』他們都會體諒。」

 

潘孟安和孩子的互動,也充滿了火花。「我每次看到小孩子都會調皮,小時候看到長輩也都是這樣捏一下、咬一下,所以我看到小孩子就想跟他咬一下、抱一下,逗弄他。」曾經有一次,同黨立委李昆澤的小女兒跟他見面時,很有禮貌地叫他一聲阿伯,「我就把她的手咬一下,結果不小心咬得太大力了,他女兒一直哭;後來每次見面,小女生就會說:這個會咬人的阿伯!」

 

 

圖片來源:翻攝自潘孟安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