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專題 / 《亭・看聽!妃常女力養成記:陳年的台南女兒紅》精華書摘
放.專題 《亭・看聽!妃常女力養成記:陳年的台南女兒紅》精華書摘

【參】公主進化論 04 我的超級阿嬤

文 / 放言編輯部 李惟境
2024.02.13
【參】公主進化論 04 我的超級阿嬤
【參】公主進化論 04 我的超級阿嬤
文 / 放言編輯部 李惟境
2024.02.13

以前爸爸媽媽忙著工作拼經濟,小亭妃的多數時光,總是咚咚咚地跟在阿嬤屁股後頭;黏著阿嬤要陪我玩、要去找新營的哥哥姐姐⋯⋯回憶裡許許多多跟阿嬤相處的畫面,無不漫溢著阿嬤對她滿滿的愛。

 

「沙土粽」上桌了!

 

「在我的印象中,阿嬤就是個傳統又現代的女性。」聽著陳亭妃說起阿嬤在腦海裡的影像,我們可以感覺到她是被奶奶用愛澆灌長大的孩子。

 


「小時候看到大人做什麼就要去學,以前端午節阿嬤都會包粽子,我圍在旁邊吵翻天,因為我也要包粽子。這時的阿嬤拿出她絕佳的EQ,直接把粽葉給我,叫我去包外面空地的沙土,包完之後再拿回來給她煮。」

 

阿嬤沒有用斥責來處理小亭妃的搗蛋行為,還讓她動手體驗到了「包粽子」的趣味,「甚至那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包的粽子不能吃,因為每次包完拿給阿嬤煮,最後搬上桌的粽子都是可以吃的,就覺得很有成就感。」阿嬤的沙土粽是亭妃的童年回憶,也是阿嬤對孫女的體貼與用心。

 

「阿嬤牌土豆」

 

想起阿嬤,亭妃家兄弟姐妹們的共同記憶——是「阿嬤牌土豆」。

 

「阿嬤的兒子、女兒,除了大伯住在新營,其他家人都住得很近,這也是阿嬤的要求;住附近阿嬤才能隨時看顧到自己的兒孫們,也因為這樣,我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有阿嬤牌土豆的記憶。」

 

「但是在介紹阿嬤牌土豆之前,我必須先打個預防針,千萬不要認為阿嬤不衛生,因為那是阿嬤照顧孫子們的用心。阿嬤很早就知道堅果非常營養,所以想用花生給孫子們吃,但當時大家年紀都還太小,硬硬的花生會咬不動,於是阿嬤就『動口』咬碎給小孩吃。」

 

「阿嬤親口咬碎給我們吃的那個花生,就像是用機器磨碎的一樣,乾乾的,完全沒有口水;尤其當阿嬤牌土豆配著白粥吃的時候,簡直是絕配!我們可以比平常多吃好幾碗米粥。」

 

一個個小蘿蔔頭們排排坐著,高高低低的個頭繞著阿嬤身周;阿嬤像胡桃鉗一樣,把一個一個花生放進嘴裡咬碎,所有的小孩都直勾勾地盯著阿嬤的嘴巴,把自己的嘴巴也張得大大的,等待阿嬤的投食。哺育雛鳥的畫面不是應該在動物星球頻道播映嗎?怎麼會出現在陳亭妃的記憶捲軸裡。

 

說來令人害臊的「阿嬤牌土豆」,陳亭妃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是忍不住要擦擦口水。

 

「長大後只要有家庭聚會,我們家兄弟姐妹都會比賽,看誰是阿嬤牌土豆的真傳弟子,結果呢?只有慘不忍睹的畫面。你會說真的有這麼難嗎?還真的難;因為我們吐出來的口水都淹沒土豆,根本看不到土豆的影子。」無法重現的好味道,阿嬤牌土豆就此失傳,成為亭妃家兄弟姐妹們腦海中的溫暖味道。

 

80歲的超級助選員

 

阿嬤受日本教育,讀的學校是家齊女中的前身,是陳亭妃的大學姐。

 

「阿嬤是一個很有日本味道的女性,會唱日本歌給我聽,還教會我唱日本歌謠〈桃太郎〉,可是阿嬤的思想是極為現代的,像媽媽都會覺得自己只有生女兒,沒有生兒子有點遺憾,反而是阿嬤都跟媽媽說生兒子沒有用,說自己的三個兒子個性都跟阿公一樣剛硬,女兒比較貼心。」

 

阿嬤會開導自己媳婦,還會帶著孫兒們玩,基本上家裡人想做什麼,阿嬤都會全力支持。

 

「阿嬤如果還在世,現在應該九十七歲了,我跟她差了大約五十歲;但她是我的最佳助選員兼超級粉絲,除了一直打電話給親戚,拜託他們幫我拉票以外,還騎腳踏車四處幫我宣傳;即使到阿嬤八十幾歲,幫我助選都還是她的日常,去菜市場發文宣,到處去介紹她心目中孝順的孫女給大家認識,用她的方式去打動人心。」

 

「阿嬤大概在八十五歲的時候騎腳踏車跌倒過,我們就故意把車藏起來,不再讓她騎,後來她就徒步走路去幫我助選;並且陪我拍廣告影片、開記者會。在我第二屆立委選舉的時候,阿嬤和她的姐妹們來幫我站台,阿嬤和姨婆們四個人平均年齡都九十幾歲了,還是以行動來支持我。」

 

「第三次連任就職的時候,阿嬤身體已經不太好了,但她還是堅持要北上參加我的就職儀式,她說那一天是她覺得精神最好的時候。」阿嬤對孫女的愛超越任何限制,那種自然的親情流露,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我是最懂阿嬤的孫子,阿嬤喜歡吃什麼,我都知道……。」 

 

*本書已出版第5刷,甚受歡迎!*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