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專題 / 《亭・看聽!妃常女力養成記:陳年的台南女兒紅》精華書摘
放.專題 《亭・看聽!妃常女力養成記:陳年的台南女兒紅》精華書摘

【肆】 政途列車 →Next 01 小小助選員正式參戰!

文 / 放言編輯部 李惟境
2024.02.15
【肆】 政途列車 →Next 01 小小助選員正式參戰!
【肆】 政途列車 →Next 01 小小助選員正式參戰!
文 / 放言編輯部 李惟境
2024.02.15

「大家都會問我,爸爸是不是從小就開始在栽培你要從政?」 答案是:NO!

 

登上媒體版面的7歲小小助選員

 

小小年紀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拉著爸爸的手,有點「臭奶呆」的娃娃音請大家支持自己的爸爸,童顏又童言的助選場面,成為市場中一抹讓婆婆媽媽們爭相目睹的奇景。「我的爸爸是一個好爸爸,請大家支持他」,小亭妃帶著奶音的台語擄獲了長輩們的心,有些人還因為她楚楚可憐的模樣而潸然淚流。

 


「我當時就是覺得有趣,一開始只是在爸爸的服務處跟叔叔、伯伯講說『阿伯拜託你要支持我的爸爸』,自動自發跟大家拜託;當時爸爸專心忙著選舉,我則是叔叔的小跟班,叔叔開廣告車,我就跟在旁邊,看到有麥克風順手就拿起來童言童語,一路都沒在怕生,爸爸也是在拜票的當下,突然聽到自己女兒的聲音。」

 

選舉宣傳的期間正值冷天,南台灣的陽光也驅逐不散颼颼寒風,街道上卻有個小小的身影,穿著紅黑色格紋相間的棉長褲,黑底夾克的領口織著一圈白色布蕾絲,斜挎不太合肩寬的紅色綬帶,「代父出征」的黃字亮晃晃;稚嫩的臉蛋配上甜膩的奶音,小手還抓不太穩那隻黑色麥克風;小小助選員誤打誤撞成為競選「嬌」點,嬌小又可愛的女孩就這樣融化長輩們的心。

 

「原味的」尚讚!

 

「以前叔叔們會認為我是個小麻煩,但是現在變成是搶著要開廣告車載我到處去逛一逛,尤其是到菜市場的時候,簡直是全場的焦點,因為婆婆媽媽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小的助選員。」

 

廣告車上印著陳佳照的名字,車上拿著麥克風廣播的卻是個小妹妹,一聲聲的「支持我的好爸爸」環繞在大街小巷中。沒有制式的講稿,簡單幾句屬於小孩子的純粹語言,讓長輩們都驚喜萬分、爭相目睹;用可愛的力量打動人心,原汁原味的小小助選員最對味!

 

當年的政見發表會嚴格規範:要滿二十歲才能向選委會申請上台當助選員;但地方的人情通融加上小孩子的可愛無法擋,警察叔叔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大家也默契配合。

 

「我的專屬時間就是七點政見發表開始前的五分鐘。」

 

舞台四周圍著竄動的群眾,邊上的警察管控現場秩序,政見發表會正式開始前的空氣帶著凝滯的肅穆;元氣滿滿的一聲「逐家好」劃破沈悶,一個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站在台上,用簡單的言語推薦自己的候選人爸爸;雖然只是兩三句話,卻展現出孩子對爸爸滿溢出來的愛。

 

七歲小亭妃的助選模樣成為大家爭相模仿的範本,很多候選人開始找小朋友站台,「不好意思哦!大家都說『原味的』尚讚,」陳亭妃揮著手露出自信的笑容,「其實後續效應我也沒什麼印象,但好多叔叔阿姨都跟我說當年的小亭妃還是最對味!後來怡珍也成為了我的『小徒弟』,五歲就接下麥克風助選。」

 

「各位阿公、阿嬤、阿伯、伯母、叔叔、阿嬸、阿姨,逐家好!阮的爸爸是陳佳照,伊是一个好爸爸,拜託逐家一定愛予伊支持」,這些童聲彷彿還迴盪在市場與街巷中。晃眼十數年光陰,原本小亭妃拉著的那雙手,逐漸單薄、乾皺;而當年背起來寬鬆、郎當的「代父出征」綬帶也變得合身……小亭妃長大了!

 

一場家庭革命

 

第十四屆的議員選舉,陳亭妃恰逢二十三歲,父親在上一屆議員選舉落選後,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卻還想再拼最後一次;朋友勸阻的同時也在一旁鼓吹,把選舉任務交棒給女兒。

 

即便在朋友積極地建議及鼓動下,爸爸也從未動過要亭妃出來參選的念頭,滿口回絕;他自己清楚從政是辛苦的,所以希望女兒找個穩定的工作,然後嫁給一個好人家,安穩生活、相夫教子,不要去為政治奔波、勞碌;爸爸阻攔亭妃參政的一切理由,都出於他疼女兒的心。

 

沒想到後來爸爸的朋友跳過爸爸本人,直接去問亭妃的意願與想法,「那時候叔叔、伯伯們問到我對從政參選有沒有興趣,我馬上就說『有』,他們也把這些對話跟爸爸說,爸爸的臉就垮下來了,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讓他措手不及,也讓爸爸誤解了女兒在逼宮。」

 

「聽到我接受參選,爸爸當下有很大的失落感,他覺得自己被我和媽媽算計,就是設局要讓他不能繼續參選,還因此鬧了齣家庭革命。」

 

颳起一陣暴風,當時的家庭革命景象大抵只能這樣形容,不過爸爸也因為家庭革命的波折,看見了女兒參選的決心;在最後關頭,終於點頭同意,所有的選舉文宣才趕緊從陳佳照置換成陳亭妃。

 

周折的心路歷程代表了那時候父親的「不捨」,這些亭妃都知道。

 

始於爸爸的質詢帶

 

「在我說要參選前,就連媽媽也不知道我對政治感興趣。個性使然,我從來不會去跟他們說我要什麼、想什麼,可是我自己知道,當我想要做一件事,我都會用盡力氣去完成。爸爸沒當選議員改去開海產店的時候,我正在讀大學,除了打工補貼自己的學費,假日還會回家幫忙海產店,所有打雜的工作,甚至到殺魚我都會喔!」

 

即使後來她當上議員,依然會去幫忙家裡餐廳的生意,端盤子、洗碗的工作一樣都沒放過。陳亭妃不會去計較自己的身分是什麼,只看「她能」做什麼,接著就會主動把事情學好、做好。

 

坐在電視機前看著議員爸爸的質詢帶,玻璃珠般的眼睛映射父親堅持理念的身影,當年那個十二、十三歲的少女會走向政治,大概就是從愛看爸爸的質詢帶開始吧。

 

亭妃代父出征,一語成讖

 

突破爸爸反對的關卡,以二十三歲,剛滿被選舉權的年紀參選北區市議員,年輕得令人懷疑,也年輕得讓人熱血沸騰。

 

紅色西裝外套罩著黑色高領針勾毛衣,下身的西裝褲同樣黑得沈穩,搭配低跟皮鞋。拘束的裝扮看不見屬於花樣年華的時髦流行,微捲的短髮造型沒有突顯膠原蛋白滿滿的臉頰,反而呼應著妝容的老氣,「因為太年輕,所以要刻意把自己裝扮得成熟,這樣選民才會信任你。」

 

「陳佳照的女兒」是踏入政壇的第一步,「我就是當年那個拿著麥克風,站在市場和路口,用娃娃音要大家支持爸爸的小女孩」。小女孩長大了,真的代父出征了!

 

陳亭妃第一次參選,是奠基在議員爸爸過去的付出與成績之上。

 

*本書已出版第5刷,甚受歡迎!*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