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川普與共和黨的未來
2021.03.05
10:57am
/ 王丹
這次大會上,川普給共和黨人吃了一顆定心丸,那就是他宣布不會組建新黨,這成功地化解了共和黨人對於該黨會分裂的擔憂,對於期待共和黨分裂從而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勝利的民主黨來說,想必相當失望。但同時,川普對於2024年參選總統,保持“戰略模糊”,又讓部分共和黨人對於共和黨的未來內心忐忑不安。總之,川普雖然沒有連任,但他的一舉一動,都關涉到共和黨的未來發展,這在目前看是毫無疑義的。

 

2月底,美國政壇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共和黨人在佛羅里達奧蘭多舉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這是一種例會每年都開,但今年格外被關注,是因為今年的這次大會,川普在卸任後第一次公開亮相。這也充分證明了川普在美國政治中,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是擁有極大的影響力。會上,川普獲得了英雄般的盛大歡迎,顯示在共和黨內,他的人氣完全沒有因為選舉失利和被二次彈劾而下降,甚至很有可能,正是因為選舉失利和二次被彈劾,他的支持度還有所上升。這在美國的政治史上堪稱奇蹟。

 



這次大會上,川普給共和黨人吃了一顆定心丸,那就是他宣布不會組建新黨,這成功地化解了共和黨人對於該黨會分裂的擔憂,對於期待共和黨分裂從而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勝利的民主黨來說,想必相當失望。但同時,川普對於2024年參選總統,保持“戰略模糊”,又讓部分共和黨人對於共和黨的未來內心忐忑不安。總之,川普雖然沒有連任,但他的一舉一動,都關涉到共和黨的未來發展,這在目前看是毫無疑義的。

 

川普未來掌控共和黨仍成謎

 

但是這是否就代表川普將在未來三四年完全掌控共和黨呢?所謂民意如流水,我看也不一定。保守派這次政治行動會議的參加者,幾乎都是川普的鐵桿支持者,對川普再選2024表現出的熱情和支持固然盛大,但並不代表全體共和黨人,而2024由川普出馬再戰,也還不是共和黨全黨上下的共識。例如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卡西迪(Bill Cassidy)就公開表示,他認為川普不會取得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此外,國會事件後,對於反對認證拜登選舉結果的147名共和黨籍議員來說,透過政治行動委員會(PAC)給他們捐款的30家大公司,已經有三分之二叫停了給他們的政治獻金,這不可能不會影響到他們內心的政治選擇。

 

更令人關注的,是共和黨未來的發展。現在的共和黨,還沒有從大選失利的陰霾中走出來。根據媒體從25個州取得的資料,僅僅1月份就有14萬人退出共和黨。而黨內高層重新權衡力量分佈,處理那些曾經發表不同調言論的重要成員,針對未來發展路線進行討論並取得新的共識,都是當務之急。在這個階段,全黨都不願意看到新的分裂。因此,儘管黨內建制派對川普有一百個不滿意,但仍然不敢違逆黨內民意,公開跟川普切割。就連黨內大佬麥康納也在1月26日投票反對審理二次彈劾案,明顯是向川普示好。共和黨高層看重的,不僅是川普在黨內的高人氣,更是川普的募款能力。但雙方的合作並不穩固:共和黨想利用川普又不想被川普操縱,川普卻想控制共和黨,雙方一決勝負,是早晚的事情。前不久,紐約地區檢察官已經可以取得川普的報稅資料,如果真的定讞有罪,川普將不可能繼續擔任公職。2022年他是否能帶領共和黨贏回參眾兩院,也是一個重要指標,考驗他的影響力是否能夠延續。這些,都有待觀察,也是黨內建制派和反川力量給予希望的變數。

 

共和黨最大隱憂是選民結構

 

不過我認為,共和黨最大的隱憂,還不是川普與黨的關係,或者該黨的政治路線與政策主張,而是選民結構。John Judis和Ruy Teixeria在2002年出版的《崛起中的民主黨多數》(The Emerging Democratic Majority)一書中曾經預測,由於組成民主黨的幾大人口族群(包括年輕人,少數族裔,與白人單身女性)在整體選民中所占百分比都在不斷增加,反之共和黨的主力人口族群(已婚白人和老人)則漸趨式微,民主黨將在全國選舉中佔有優勢。這一預測,已經被去年的大選部分證實。共和黨如何擺脫選民結構上的先天不利因素的困擾,才是他們應當去認真思考的。

 

 

顯圖取自共和黨臉書、維基百科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