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美國對華制裁法案的象徵意義更大一些
2021.12.19
13:46pm
/ 王丹
「我樂於看到《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的通過,但更期待看到更多的更具備可行性的制裁法案的通過。」

 

12月16日,繼聯邦眾議院後,美國聯邦參議院也通過了《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這個法案將禁止涉及強迫勞動的新疆產品流入美國市場。法案將要求國土安全部擬定清單,列舉與中國政府合作、壓迫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實體,並禁止所有來自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進口至美國境內。法案制定名為「可反駁推定」(rebuttable presumption)條款,企業必須向政府機構提出「明確且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進口自新疆的產品未涉及強迫勞動,否則一律推定所有來自新疆的商品皆由強迫勞動生產,藉以禁止這些商品進口。這項禁令將在法案生效後180天內開始執行。

 



這個法案的通過令人高興,但說老實話,我認為其象徵意義大於實際的制裁意義。為什麼這麼說呢?

 

來自新疆的商品 產地標示可能為江浙

 

因為對於中國國內生產和貿易狀況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這個法案的內容,實際執行起來非常困難,幾乎沒有可操作性。法案禁止「來自新疆」的商品進口,但問題是如何界定「來自新疆」?中國江浙一帶有很多服裝業廠商,他們都在新疆有工廠,但是出口時候的產品,產地寫的是江浙。這些沿海企業,尤其是紡織服裝鞋帽等,在新疆加工,然後拉到沿海地區出口,出口單位當然顯示為沿海廠商,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另外,有些中國內地和沿海的廠商,向新疆的紗廠布廠採購原料進行生產,按照這種狀況,最終產品同樣包含了相當比例的新疆強迫勞動力。

 

更有問題的是,中國的新疆棉是長絨棉,中國國內能產長絨秒的似乎只有新疆地區,而中高端的棉織品必須與長絨棉混紡才能達到品質要求,如果這樣算起來,涉及新疆強迫勞動的產品就更廣泛。如果真的完全地忠實地執行這個法案,就要對至少一大半的對美出口的紡織品廠商進行深入的調查,這根本不是美國司法部和執法單位可以做到的。我有一個做生意的朋友告訴我,他在一個中國國內以經貿為主題的微信群組說了美國的這個制裁法案,很多人都不以為意。有人說:通過就通過唄,我上海公司從新疆買了貨物出口,出口的時候難道我會主動說這些是新疆做的?何況這也確實不是作假,因為出口企業本來就是上海公司。

 

法案確實會對北京起「震懾」作用

 

當然,有這樣的法案,總是比沒有好。這個法案的確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國政府起到震攝作用。但程度實在很有限。我認為美國和西方國家必須尋找更為具有威懾性,更加切實可行的制裁方式。例如,禁止涉及人權侵害案件的中共官員及其家屬進入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更不可以向這些國家投資轉移資產。這樣的制裁,會讓很多中共中低層官員惶恐不安。因為他們當官就是為了發財,發財就要保障財產的安全,在習近平統治下,官員人人自危,拼命要把自己的孩子和錢轉移到國外,如果西方國家可以團結一致斷了他們的後路,他們對中共的忠誠度就會受到嚴重打擊,這也是對中共統治基礎的打擊。

 

我樂於看到《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的通過,但更期待看到更多的更具備可行性的制裁法案的通過。

 

 

圖片來源:翻攝拜登臉書、推特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