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同居風波」有無契約?是否報税?影響台南市長選情? 王定宇一次說分明!
2021.03.18
11:03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當時要租屋前去看顏若芳的房子,他以為那裡是閒置空屋,不知道顏若芳跟她同學兩位房東也會去住那裡,否則他也會覺得那樣不太好,不應該笨到做這件事。

 

日前週刊報導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與同黨發言人顏若芳疑似陷入「同居疑雲」,王定宇今(18)日接受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訪談,在節目中將同居租屋始末說清楚。他坦言,一開始去看顏若芳的房子時,以為是閒置空屋,才會去租。針對外界好奇有無契約?是否含稅?他回應,朋友之間是口頭租約,沒有特別以白紙黑字簽寫。主持人周玉蔻提到報稅顏若芳會處理,王定宇說今年大約是5月份的時候。

 



同居租屋風波始末無契約會報稅

 

談及風波後的近況,王定宇表示,昨天台南有服務案件,所以人回台南。這4、5年的生活常態就是南北來回,偶爾立院黨團甲動要去議場,或第二天有很早的節目才會偶爾留下來台北,平均一個禮拜一兩次就算很多了。

 

王定宇認為,這件事一開始就應該告一段落,看到很多有的沒的評論,但他也沒這麼天真;每件事情大家都只到看自己想看的,跟真實無關,他覺得比較訝異或遺憾,很多評判的人連自己查核事實都不做。比如最近在電視節目上,有人以為他租的地方只有一套衛浴而已,拿了錯的圖出來說沒有兩套衛浴,其實他租的像套房那樣;除非是有錢人,浴室和廁所才是分開的。

 

為什麼不住會館?王定宇說,當初要去租顏若芳的房子時,天氣還很熱,他覺得立委會館的冷氣太吵;而且他覺得會館是公務的延伸,左鄰右舍都是立委,要出門的的時候,哪怕叫外賣都會穿西裝褲才會走出去,比較拘謹。當時要租屋前去看顏若芳的房子,他以為那裡是閒置空屋,不知道顏若芳跟她同學兩位房東也會去住那裡,否則他也會覺得那樣不太好,不應該笨到做這件事。

 

租屋有沒有簽合約?王定宇坦言,跟認識的朋友租房子不一定會打合約,所以這次算是口頭上的契約,沒有白紙黑字,要租約時,顏若芳問過另一個房東也說可以。租金都是以他的通告費支付,會用一個信封袋裝著、放在租屋處的桌子上。王定宇說,自從結婚後,薪水全部都是交給太太管理,他身上常常只有幾百塊錢,所以這些支出的錢太太都知道。主持人周玉蔻提到報稅顏若芳會處理,王定宇說今年大約是5月份的時候。

 

外界認為「同居風波」衝擊王定宇的台南市長選情,主持人周玉蔻詢問,王定宇是否因此改變政治生涯規劃?他回應,其實沒有特別做什麼政治生涯規劃,只是他自己愛講話,這是天性,所以踏上從政的道路;政治生涯是無法規劃的,規劃這個沒有意義,不知道是要影響到哪裡。對於當下立委工作的影響,他認為辦公室同仁表現不錯,但一定有受到影響,因為還要花額外的時間跟支持者解釋這件事。

 

對家人影響不大但感到抱歉

 

外界質疑太太為什麼不出面?王定宇說,其實太太自己認為這樣不適合,而他也認為不應該,他很少在臉書放家人照片,再加上家中的孩子都長大了,太太希望保有隱私權,所以不用拖著她演這齣。他有跟太太討論過要不要一起出來開記者會,太太直呼「不要叫我」。王定宇跟太太結婚是他擔任市議員選上的那一屆,平時太太一直在台南辦公室幫忙,雖然沒有領薪水,但生活和工作上都幫很多忙。

 

這幾天從這個事件開始,王定宇家如常生活,3個兒子也沒有被影響,沒有就本事件跟小孩溝通過。他最小的孩子小學五年級,老二是讀高中二年級,老二會叫外送,最小的回家就跟他玩電動,一切都很正常。大兒子讀大一19歲在台北讀書,太太都5點多起來整理好自己再叫孩子起來,把3個孩子放到學校去就開始工作,太太比較辛苦。

 

週刊拍到照片後,王定宇禮拜一晚上接到電話來詢問,他當時就回答「分租、偶爾去」,也馬上跟太太說週刊來問,後來也有詢問太太有沒有跟大兒子說?太太說「有,打電話跟兒子說」,但大兒子只有「喔」一下。王定宇重申,他的認知是那間是閒置空屋,他只是需要一張床過夜,而且週刊拍攝的一張錯位曖昧照片都沒有;常常在台北過夜的話,台南選民也會知道。

 

不過,王定宇坦言對此事有「四個抱歉」,首先,此事屬單純租屋事件,縱使家人了解此事,但有如此後續影響,他很不好意思;其次,支持他的朋友表達擔憂,第三,顏若芳與其家人面對很多酸言酸語及不實攻擊,第四,媒體也耗費很大的資源報導,他都很不好意思。另外,媒體詢問王定宇說8千元租金「很貴」的原因?他認為租金很貴「是一句玩笑話」,朋友之間租屋價格是小事,但造成相關困擾,他覺得不應該,因而停掉租屋。

 

 

圖片來源:《周玉蔻嗆新聞》節目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