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專訪:沒辜負朱立倫厚愛 藍委柯志恩:我搞掉3個民進黨教育部長
2019.04.25
18:16pm
/ 放言編輯部 蘇穩中
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受訪提到,選擇從政後有很多批評的聲音就像崎嶇的道路,但起碼是豐富的,大而無味的平順跟豐富,我會選擇豐富。

 

從教育界轉戰到政壇的國民黨立委柯志恩,也是一位傑出的大學教授,迄今除了忙於法案與選民服務外,也額外替自己的研究生修改論文。父親柯文福曾是屏東縣老縣長,柯志恩說,因為受到父愛的洗禮,才有走上教育道路。曾主持過風靡街頭巷尾的《世界真奇妙》,柯志恩直說很幸運,不會再說環遊世界是她的夢想。《放言》在柯志恩百忙之中訪問到她豐富的人生路程,聽她娓娓道來,她不是選擇一個追求好命的人生,而是經過這些追求後,會發現生命是美好的。問到有關國民黨最佳初選方式,柯志恩說,起碼現在最大的共識是將全部人選納入民調;起初因朱立倫動之以情選擇從政,柯志恩說,「我發揮教育專業,搞掉3個教育部長」;面對民進黨對手羅致政,她坦承羅在立院表現不錯,但她也強調,有同樣的條件,她相信她會做得更好。

 



網友言論酸溜溜 柯志恩會生氣:很想扁他們

 

問:您曾在大學教書19年,也是優秀的作家、媒體人,後來投入政壇,您也提到過去有許多精彩的第一次,請問委員您怎麼看您大學工作與政壇的不同?

 

答:我是學心理的,網路上有很多霸凌,後來在工作上被酸民酸,我才知道原來被霸凌的感覺,以前講一堆青少年被霸凌的理論、該如何做正向思考,當你被酸的時候,才能體會原來是那種感覺。

 

因此,網路對個人的攻擊,你就可以更知道那種「Cyber Bully」,我們因為統獨議題常被人家酸、罵,我都很生氣也會在意,但教書時面對網路霸凌,就不會只是一個理論家,那時候就不會有甚麼正向思考,只想扁那些酸民,「我親自感受就會發現以前站在講台教課,是一件形而上抽象的事」。

 

沒有辜負朱立倫 柯志恩:我搞掉3個民進黨教育部長

 

問:您從政算是半路「出家」,您有想過人生當中會走入政治路嗎?如果沒有,是甚麼契機讓您投入政壇?

 

答:當初朱立倫當第一任新北市長有找過我,那時在淡江大學當學務長,我沒有同意,6年之後,2016年他又請我當不分區立委,我接受了。因為2016年他跟我說,為何要在換柱完後請你出來,他覺得他向來非常重視教育,可是以前國民黨不分區委員對教育這一塊其實很缺,他透過我背後所代表的是,教育專業凸顯他做總統會非常關切教育政策。

 

我也覺得我可以在教育政策做一些協助,只是後來當上在野黨立委,我也沒有辜負當初提名我的朱市長,在教育文化委員會變成一個每個人都會看你的質詢意見,「我就好好扮演這個角色,像我也搞掉了三個執政黨的教育部長,我真正有發揮我的教育專業」。

 

父親柯文福不要女兒從政 柯志恩也同意:立院又沒帥哥

 

問:可以聊一下您的父親柯文福嗎?他來自屏東,從教育界出身,擔任過屏東縣長、國民黨中常委中央委員、總統府國策顧問等職,請問您覺得父親帶給您最大的影響是甚麼?請您談談從他身上學到甚麼人生道理?

 

答:父親對我影響很大,對我影響只有一個字就叫「愛」。因為我爸爸是師大教育系畢業,很少有5年級生與父親關係這麼好,父親學教育,我後來在政大學教育也是因為父親的影響,我父親對我就是溺愛、寵愛,所以呢,我覺得父親給我感覺,就是小孩不要教太多,好好愛小孩,小孩就會清楚知道不辜負家人給你的期望跟愛。

 

記得我以前做《世界真奇妙》節目時,其實很多人覺得我爸爸這個女兒會講話又活潑,美國念書回來拿到博士才29歲,準備到大學教書,這不是國民黨最喜歡的人嗎,又是政二代,每個人都會問我說要不要從政,「我爸爸就說不要、不要,女生不要從政,我也說立院又沒帥哥,有甚麼好看的,那時我隨時有機會但我爸爸覺得不需要」。

 

而且我對政治很清楚,說到宋楚瑜、錢復與許水德這些人的互動我都很清楚,但是我一直不覺得我需要從政,只是對政治有sense,當初我關心但我不認為我是其中一份子。

 

《世界真奇妙》6、7年級生的回憶 主持人柯志恩:很幸運24歲感受生命豐富

 

問:您主持的《世界真奇妙》,是我們小時候必看的節目,對當時的兒童影響深遠,您怎麼回顧當年的媒體工作生涯?

 

答:那時很多人來海選,我剛從國外回來,那時候節目要徵求一個英文流利的主持人,我以為要教英文節目,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去世界各國。

 

當初為何要做這個節目,因為那是台灣第一次開放觀光簽證,我們團隊4個人到世界各國,所有的狀況、包括簽證、儀器等要自己扛起,那時我才24歲,像小妹一樣拿起麥克風變成漂亮的主持人,兩年走過4、50個國家後才發現,我們被訓練得非常能幹,也看到開發中、與貧窮的國家整體落差非常大,24歲就能感受人生的生命豐富,實在很幸運,「我不會再說環遊世界是我的夢想,因為我已經做到了,而且相當辛苦,能夠在台灣好好服務就很幸福」。

 

問:1996年,您在第二個小孩誕生後重返校園,全職投入學術工作,您怎麼看您的教育生涯孕育無數莘莘學子?您還會跟您的學生聯絡嗎?

 

答:因為我是借調身分,我手上的研究生還有10個,每天常常6點之後來這邊跟我討論口試,還是一樣罵學生的論文。

 

人生旅程豐富 柯志恩:我生了孩子讓我自己變更好

 

問:您從碩士畢業,投入媒體,又出國念博士,學成後短暫在媒體圈,後來投入教育,您一路走來,請問委員您對於自己如此精彩生命歷程,有何感想呢?

 

答:一線登頂會很平順,但我登頂的時候有很多曲折的小路,可以看到很多豐富的景色,現在選擇從政,有很多批評的聲音就像道路崎嶇,但起碼是豐富的,大而無味的平順跟豐富,我就會選擇豐富。

 

每次做親子分享的時候,我總說不是生了一個好孩子來養,我都說我生了孩子讓我自己變更好,同樣的,「我不是選擇一個追求好命的人生,而是經過這些追求,你會發現生命是好的,因為它豐富、有挑戰,也驗證了正向的心理學有沒有在自己身上發生作用」。

 

坦承羅致政表現好 柯志恩:我會比他更好

 

問:您從不分區立委跳入區域立委選舉,對上民進黨立委羅致政,首先,就這些年在立院的相處,請問委員您怎麼看羅致政在立院的表現?

 

答:他立院的表現相當不錯,他在國防外交委員會,我是在教育文化,說實在我們在委員會的交集不多,羅委員是學國際關係,我學教育心理,我們兩位都是教授,都在大學教書,彼此在專業度不同,走的路線也不同,教育文化其實就是日常生活,區域居民可以看到的。

 

回到藍綠兩黨層面,我們可能在兩岸議題、基本路線,因為黨派的不同就自動的區隔出來,他比我在板橋多了一任任期,市民可以檢視他的服務績效,我目前還沒有績效,不代表未來不會有,「只要給我機會、同樣的條件,我相信我做得比他更好,我們只是階段性的差異而已。」

 

問:傳國民黨中常會討論所有可能勝選的人納入民調,也包含韓國瑜,請問您認為國民黨最合適的總統初選怎麼進行?您認為國民黨要用何種方式、訴求打贏選舉?

 

答:既有提名制度已經完成不可能了,我先承認國民黨太常因人設事,這對很多遵循黨內初選的人,當然會有不同意見,但這就是一個浪潮,過去每個人實力差不多,就是按提名制度,可是今天出了非典型政治人物韓國瑜,因此雖然他們有自己的處境,國民黨又很想勝選,勢必在制度做彈性的處理,我覺得黨基本的主軸一定要守住,完全遵照遊戲規則,這是朱市長、王院長認為的遊戲規則。

 

韓國瑜選上市長後,又有基層民意的聲音,韓國瑜鎖定不要初選,因為對高雄市民有承諾。其實國民黨地基有點搖擺、或更具有彈性,不管怎麼解讀,國民黨要選出最強的候選人,如果這個原則當作最大目標,「我想朱市長說的對,要徵召就徵召,因為沒有一個牢固不破的遊戲規則,可以讓它做到不傾向任何候選人,現在就全部人選納入民調當作科學參考,有些人覺得不公平,起碼這是最大的共識。」

 

不同意韓國瑜「密室協商」說 柯志恩:太過傳統說法

 

問:請問委員,國民黨中常會提「2020總統選舉提名特別辦法」恐有因人設事,韓國瑜是不是讓密室協商合理了?

 

答:韓市長講的密室協商會引發很多人不同意見,因為什麼叫密室協商,我覺得黨中央處理郭台銘的黨員榮譽狀,我覺得的確它有被賦予太多的政治意涵,以至於這樣動作讓人有想像的空間,但這就叫密室協商四個字,我也不會覺得是協商甚麼。

 

以前國民黨很有錢的時候,可能需要透過協商,讓某些人得到好處,那可能才叫密室協商,國民黨沒有錢,要協商出甚麼,任何協商都要接受民意的挑戰,所以密室協商好像讓人有利益勾結,可是國民黨沒錢、沒人,有甚麼好利益勾結的,所以「這四個字用得太過於傳統了,我自己有意見,我覺得可以用不同的名字,應該是說跟原來可能黨中央的溝通有些落差」。

 

頂多就是有些人討論出結果,要在中常會裡面頒發給郭台銘,然後郭台銘突然又宣布,那整個部分鋪陳太過於急促,讓人有一些揣測,最重要的是彼此的信任度不夠,這是最大的問題,如果彼此都認為黨中央可以給一個選出最強候選人的完整辦法,就不會有這麼多聲音出來。

 

2020年立委選舉對決羅致政 柯志恩自信:我有勝算

 

問:您投入區域選舉幾乎是空降部隊,您決心選板橋立委是基於甚麼動機?您的選舉策略又是甚麼?

 

答:不分區立委本來就要進入區域,這是國民黨當初在家道中落、家徒四壁後,很多不分區委員若本身還願意接地氣的話,參與區域選舉是非常重要的事,因此有一些人希望我投入區域立委。當初評估投入新北哪一區會考量現有委員、團結融合,黨內分析我本身形象來自屏東,與傳統有關,又在台北這麼久,媒體圈的經驗,對都會族群應該有吸引力。

 

最重要是板橋在地人不多,都是外移人口,他們對於接受外移人口程度很高,都會跟傳統各占一半。當然我也跟新北一些朋友討論,「重點是我選了這個區域,勝選很重要,我們分析的結果,要是對上羅致政,我們是有勝算的」。

 

其次,侯友宜當初競選新北市長對上蘇貞昌,我是總部發言人,當時有家族土地、文化大學宿舍等問題,我都在公開做辯護,之前也是朱立倫市長提名我當不分區立委,本身跟朱市長有很多討教,選擇新北也跟兩位有絕對關聯。我本籍在屏東,我搬來北部已經37年了,我哥哥在板橋執業眼科醫師將近20年,我跟板橋有相當的淵源。

 

新北市親子博物館何時蓋? 柯志恩:蘇貞昌要兌現政見

 

問:2016年民進黨選舉情勢大好,這次外界反而看民進黨選情不好,請問委員您對於您自己選舉將提出甚麼願景,爭取選民認同?

 

答:願景非常多,我舉個例子,像是蘇貞昌提出在板橋轉運站那一片空地蓋親子博物館,這也是侯友宜的政見,「蘇貞昌那時提到說當上市長會爭取要求如何,但我要問的是蘇院長你已經是中央了,雖然不是新北市長,但要不要兌現政見,這個時候中央地方可以合作。」

 

很多委員提到浮洲鐵路地下化,為何現在都沒動靜,我們是不是可以來一起看看進度、還有土地再活化等非常多,我想強調的是,對板橋的願景,我想所有參選人關切都一樣,但不要講話像新北市長講的話,立委最重要的工作是立法、修法,地方真正有需要的,我一定會爭取,但立委的權責,不要搞得像新北市長選舉一樣要開行政的支票,我要堅守立委該做的東西,中央民意代表可以更著力爭取中央資源,一定要有區隔。

 

 

(顯圖由柯志恩國會辦公室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