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國防部與中國的角力—軍、藍分裂
2021.06.06
17:03pm
/ 劉軒宇

 

相信在台灣有稍微關注時事與歷史發展的人會注意到退役少將于北辰以及退役政治作戰官黃澎孝,這兩個人的出現其實代表一種現象的開端—軍方保守主義的抬頭。先在此註明,這裡的保守對面詞彙並非改革,而是對紅色滲透危機的另類反共主義,用西方的用語來說,就是所謂的新保守主義的一種呈現。這樣的現象在過去中華民國境內並未出現相同的狀況,但當中國滲透日益嚴重時,軍方有一點國家安全意識的都不會認為這是正常現象。

 



從于北辰被開除看出藍營的分裂

 

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于北辰少將被開除黃國園黨部主委這件事的嚴重性,他所代表的不是單純國民黨黨主席無法決定這位退役少將黨職的去留,更重要的是軍藍撕裂將成為一個慢慢累積與醞釀的現象。

 

並非于北辰本身與台灣的民意和趨勢有多麼契合,而是因為藍營整體在2009年以後朝向新黨化的趨勢走,2015年以後部分藍營派系紅統化,軍人並沒有挪移,藍營普遍往左移動到忘記了國家安全問題,連帶使相關的媒體、地方派系全部都拿著中國利益辦事情。于北辰被開除與其說是在網路上公開批評國民黨,不如說這其實開啟了「軍藍分裂」或「軍藍對立」,英文專有名詞是Opposition of Military-Pan Blue(OMP)的開端,這件事情的撕裂或者對立表示著現役軍人的戰略方向和藍營意識形態衝突已經開始。

 

我們研究歷史可以發現一件事情,兩個或多個社會群體的分裂,可以從這兩個群體的領袖級人物的態度和單一事件看出。1618年5月23日,波希米亞首都布拉格的新教徒發動起義,衝進布拉格城堡,以侵害宗教自由的罪行把親神聖羅馬帝國的天主教大臣從窗戶丟出去,這件事情最後導致新教徒腓特烈五世成為波西米亞國王,並且宣布獨立。

 

布拉格拋窗事件只是一群代表人物把兩邊的矛盾和無法宣洩的憤怒壓力中稍微宣洩的破口,歷史學相信的一個規律就是,每一個大歷史事件的爆發都不是哪一個領袖可以達成的,而是這位領袖戳破了無法宣洩的壓力,將這些壓力如同開採石油一般變成財富與動力,最後掀起一場大家都無法預估到的運動與抗爭。

 

黃澎孝和于北辰沒有變,變的是國民黨本身

 

黃澎孝先生曾經在一次節目中痛批聯合報和中天新聞「可悲呀!現在台灣只剩下綠媒在反共」,黃澎孝跟于北辰基本上就是同一類型的人物,畢生奉獻軍旅,差異在於黃澎孝是政戰、于北辰的專長則是機械,但是他們的立場都很清楚,視解放軍為死敵,把企圖併吞我國的中國視為最大威脅。這就是軍人的戰略方向和天職,他們一直都沒有變。

 

但是隨著中國逐漸收買偏藍媒體、透過直接或第三方影響地方電台的意識形態後,他們驚覺自己沒有多少發聲管道可以繼續提倡反共與中華民國的國家安全時,才讓他們驚覺原來過去曾經堅持且信奉的圭臬,回過頭來已經不被所謂的自己人給接受。這就是他們覺醒的原因,他們沒有變,但是藍營變了。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轉變單純就是利益問題,「管他什麼統戰有錢拿就好」、「我這麼做是為了賺錢」、「有中國的捐款和利益輸送可以讓我贏」結果現在要扭轉回來不是來不及的問題,而是已經結構性的改變已經無法變回來。

 

于北辰和黃澎孝的出現只是一個開始

 

讀者千萬別認為這件事只是一兩個人物的個案,因為軍人的訓練養成導致他們的性格都偏向保守派,但是當這些可以發聲的代表性人物都發現苗頭不對出來痛批的時候,那這樣的矛盾充其量就是敢怒不敢言、不知道如何替自己發聲的問題而已,而且這樣的疑義和聲音不僅只是在年輕的現役軍人,還包含已經退役多年的老軍官,都有所謂的OMP的情節問題。

 

幾位憲兵校級退役軍官跟我侃侃而談2009年以後憲兵是如何被藍營惡整,現役士官長跟我說他無法認同藍營的路線、告訴我香港這麼慘他們還可以當作沒看見,這麼沒有同情心。這種聲音所在多有,于北辰和黃澎孝的出現,僅僅只是一個開始,這個開始一但開始有人鑽探這個油田已釋放能量,一場運動將正式開始。

 

 

圖片來源:于北辰臉書、民視

 

最新新聞
劉軒宇
補習班老師。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