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花名冊」風波專訪楊憲宏澄清沒用「性招待」字眼 重點是柯文哲跟中國密度高作為市長選民應搞清楚再選擇
2018.09.28
21:5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對於花名冊爭議,北市府發言人劉奕霆今(28)日接受《放言》詢問時表示,該政論節目他完整看過並與市長報告,既知重點並非「抹黃」,為何受訪又轉移焦點,劉奕霆表示:「市長在受訪是針對記者的提問來回答。市長對於中國的態度我想市長都有回應過。他是務實的。」至於務實的定義是什麼,劉奕霆說:「他的兩岸立場沒有改變,就這樣。」

 

文/放言編輯部資深編輯 黨一馨

 

上屆台北市長選舉之際,前副總統呂秀蓮作東宴請柯文哲及其他有志參選者,事隔多年爆出「花名冊」風波,呂秀蓮和資深媒體人楊憲宏都指出,餐敘中柯文哲暢談各種中國體驗好開心,也提到了中國的「花名冊」文化,但並未指涉他接受性招待。26日柯文哲接受採訪時表示抹黑抹黃抹紅手段很low,並影射提供資訊的人「智商很低」。對此,楊憲宏直指柯文哲的回應是在模糊焦點。

 



 

為保護消息來源楊憲宏無法提供大眾知悉

 

楊憲宏有資料來源指出,柯文哲在呂秀蓮邀約的一場餐敘中,大談中國的「花名冊」性招待文化。對於外界質疑楊憲宏本人並不在場,楊憲宏今(28)日接受《放言》採訪時表示,他沒有提供消息來源給大眾知悉,為的是要保護這些提供資訊人士,以免日後大家都噤聲。

 

楊憲宏並強調,對於「花名冊」爭議,柯文哲是否接受性招待並非重點,「柯文哲一直要紮一個稻草人說,我是說他『買春』,這個字眼我沒用過,有些媒體用『性招待』這個我也沒用過,這都不是我的關切。」因此,楊憲宏認為柯文哲的回應用意在於模糊焦點。

 

楊憲宏質疑:怕被染紅就不要去中國 柯文哲回應:我要讓共產黨放心

 

楊憲宏表示:「我說的是,柯文哲跟中國之間的關聯的確非常有密度。」楊憲宏回溯他與柯文哲的交遊往事:在洪仲秋晚會前兩三天,他在醫界聯盟的林世嘉委員安排下與柯文哲見面。當時柯文哲準備要去中國,他擔心去中國回來會被「抹紅」,當時楊憲宏也提供些許具體建議,也是真心想幫忙柯文哲。

 

但,楊憲宏當時就感質疑:「我說柯P,你幹麻去中國,你怕被染紅就不要去。」柯文哲笑笑表示:「不行,我去中國就是要讓共產黨對我放心。」楊憲宏表示,因為柯文哲這個人講話「瘋瘋」的,所以當時都認為他在亂講「但是今天想起來毛骨悚然。」

 

「現在中央電視台幫他(柯文哲)做廣告,我要問的是,共產黨對他是怎麼樣放心呢,共產黨是對什麼樣的事情放心呢?中國跟柯文哲,這個變化到底是什麼變化,作為一個台北市長也好,或是他有可能追求更高的位置,現在我們應該搞清楚,搞清楚以後再來做選擇。」楊憲宏說。

 

柯文哲曾聲明葉克膜發展技術與器官移植無關但所言與文獻牴觸

 

除了柯文哲的兩岸立場堪慮,楊憲宏也提到他調查的還有更大層次的人權爭議,牽涉到真相,「他(柯文哲)會葉克膜技術,他現在自稱是中國所有葉克膜技術的老師,會的人都是他教的,那這樣的他正在說明什麼?」

 

「他(柯文哲)曾經聲明說,葉克膜的發展技術跟器官移植買賣無關,可是我們從論文找到的確很多葉克膜的技術跟器官移植非常相關,特別是中國稱為『potential donors』這部分,我們非常重視。」顯見柯文哲過去的聲明與文獻牴觸。

 

「我們認為有線索關於過去法輪功被活摘器官,過去沒有觸及的,這個我們應該詳細去研究追查。柯文哲現在應該要去回答說,葉克膜這個技術是不是有用在器官移植。」楊憲宏說。

 

既知重點並非「抹黃」柯文哲受訪仍轉移焦點

 

對於花名冊爭議,北市府發言人劉奕霆今(28)日接受《放言》詢問時表示,該政論節目他完整看過並與市長報告,但柯文哲受訪時卻回應:智商很低的人,一直覺得別人智商也很低,問題是抹黑抹黃抹紅,能不能手段高一點,實在是打得有點low。

 

既知重點並非「抹黃」,為何受訪又轉移焦點,對此,劉奕霆表示:「市長在受訪是針對記者的提問來回答。市長對於中國的態度我想市長都有回應過。他是務實的。他在兩岸的立場上從來沒有改變過。這會是我對這件事情的回應。」

務實的定義是什麼、能否闡述的更清晰,劉奕霆回應:「我這邊只能回答是市長過去都回答過了,他的兩岸立場沒有改變,就這樣。」

 

呂秀蓮一路觀察:柯文哲對國家認同、價值理念和綠營不太一樣

 

呂秀蓮在受訪時曾提及,確實有這場餐敘,柯文哲當時也的確對「中國」侃侃而談,呂秀蓮認為綠營的人就算去中國,大概回來也不會講這麼多,「我的感覺是,在我的面前,和其他綠營面前,他(柯文哲)侃侃而談他的中國經驗。我的感覺是,好像在價值觀上不太一樣。」

 

「我不要說他得意忘形。不過起碼那麼多候選人。他一個人講那麼多時間。都是講中國經驗。他可能腦子上認為這是很光榮的事情。很不錯的事情要分享給我們。我的感覺是,大概對國家認同,價值理念不太一樣。我就從這個角度,一路觀察他。」呂秀蓮說。

 

對於這場餐敘,楊憲宏也補充:「柯文哲就是囂張,他好高興說他去中國被怎麼招待,聊天喝酒那就不用說了,他講著講著好高興,他說,那個副總統你知道嗎?他們那裡吃飯吃完以後,還有甜點,甜點是什麼呢?他說有人會拿出花名冊,只要你在上面填寫你的房間號碼,這個小姐今天晚上就來你這裡。講到這裡,柯太太在場,原來你去中國都搞這些,兩個人當場吵架。」楊憲宏認為,這顯示陳佩琪對於柯文哲去中國進行什麼,並不清楚。

 

「花名冊」爭議,柯文哲是否接受性招待並非重點,楊憲宏也並未如此指涉,但柯文哲轉移焦點、迴避問題核心的一貫回應模式;及種種資訊拼湊(「兩岸一家親」、「讓共產黨放心」)顯示出的兩岸立場晦暗不明,的確令人憂心。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