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為何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可以取代深澳電廠?
2018.10.09
22:58pm
/ 放言編輯部 周佩樺
過去深澳電廠使用的是傳統亞臨界機組,後來深澳電廠除役後,電廠仍為發電廠用地;以燃煤發電來說,目前最好的機組就是超超臨界機組,但在選舉期間,幾乎沒能好好討論公共政策,被莫名冠上會產生污染、排放黑煙等,是非常可惜的。

 

文/放言編輯部  周佩樺

 

環保署環評大會審查通過中油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案,過去三接卡關多時,中油經過環境評估考量,工程面積降到「23公頃」,預計 2023年1月開始供氣,每年供氣量達 300 萬噸。民進黨副祕書長徐佳青接受《放言》獨家專訪表示,「天然氣供電比起燃煤、核電,是更為乾淨的發電方式。」選舉期間無法辦法對能源政策進行深度討論,「淪為政治操作,非常可惜。」該如何安全、穩定、永續的用電,是現在能源政策發展的重要關鍵,更強調「未來會使用特殊工法,保存藻礁。」

 



 

【下為專訪問答內容】

 

Q1:為何增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A1:台灣為全球第五大天然氣進口國,全台目前只有兩個天然氣接收站,分別座落在台中及高雄。

 

在2025年非核家園當中,希望天然氣供電能達到五成,目前天然氣供電比例大概逼近四成,所以從2018~2025年至少還要提升10個百分點,為完成目標,天然氣勢必要增加來供應產電所需,所以接收站及儲存槽也需要相對應的提升。

 

目前台灣的接收站僅有2座,另配有9座儲存槽;而日本有34座接收站,189座儲存槽;韓國有6座接收站,80座的儲存槽。若要提高10%天然氣的供電比例,當然也需要提升相對應的接收站及儲存槽數量,這樣子才能提高天然氣的發電量。

 

目前來說,天然氣供電比起燃煤、核能發電,是更為乾淨的發電方式;若是民眾對於深澳電廠燃煤使用「超超臨界」的機組還有所疑慮,當然,天然氣發電是更安全、更乾淨的一種發電方式

 

Q2:為何增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可以取代深澳電廠的重啟計畫?

 

A2:深澳電廠本來肩負的責任為區域供電,過去深澳電廠使用的是傳統亞臨界機組,後來深澳電廠除役後,電廠仍為發電廠用地;以燃煤發電來說,目前最好的機組就是超超臨界機組,但在選舉期間,幾乎沒能好好討論公共政策,超超臨界機組就被莫名冠上會產生污染、排放黑煙等等,這是非常可惜的。

 

深澳電廠過去也曾經提議「是不是能夠改建成為使用天然氣的燃氣發電廠」,但因腹地不足,若是堅持改為燃氣電廠,則其天然氣接收站必須設置在基隆,輸送天然氣的管道必須經過人口稠密區,如基隆、新北市,造成地方人士疑慮,所以深澳無法使用燃氣來取代燃煤,只能將燃煤機組從亞臨界改成最先進的超超臨界機組,而超超臨界機組所排放的汙染是非常接近燃氣產生的污染的。

 

上述十分可惜,因為在選舉期間淪為政治操作,沒有辦法對公共議題及能源政策進行深度的討論。

 

另外,想請教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若是他認為燃氣燃煤皆不可行,難不成要擁抱核電?過去在馬英九執政時代「以核養綠」,八年以來綠電成長緩慢,而蔡英文總統上任後,短短兩年太陽光電裝置量成長140%,已經在夏季用電尖峰可以貢獻5%的供電能力;去年核一、核二、核三廠加起來占全國的總發電量不過8%,未來搭配能源轉型計畫,可以確保穩定供電及環境發展,為何還是執意要擁抱核能呢?

 

核能發電有高階核廢料,核一、核二都在新北市,侯友宜若是選擇核電,是否要告訴我們未來高階核廢料的處理方式,核終除役至少要25年,新北市民未來25年該如何來面對高階核廢料,希望可以對外界講明。

 

不要燃煤;不要燃氣;不要核電,侯友宜究竟要用什麼發電?

 

Q3: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當時為什麼要重啟深澳電廠,現在放棄電廠是選舉考量嗎?

 

A3:三接也好,深澳電廠也罷,都是在國民黨時代決定、通過環評的。現在因為廠區縮小,同時因為使用先進機組所造成的「環境差異評估」,我們需要維持台灣用電,「不要核能要綠能」,但綠能部分還在發展當中,這些「基載電力」攸關國家安全層面,當然得要更為穩固。

 

民眾需要用電,未避免缺電,用電同時又得兼顧經濟發展,該如何安全、穩定、永續的用電,這是現在能源政策發展的重要關鍵。

 

Q4:方才提到「永續」概念,請問三接通過環評後該怎麼保衛環境?

 

A4:昨(8日)所通過的環評範圍已經縮小到23公頃,回溯「三接」的歷史,早從李登輝擔任總統時代就開始,當時投資的東帝士東雲為「疑似黨營事業」,而這23公頃包含過去已經做過「填海造陸」還有台電使用熱排放的水道的部分,破壞行為是不可逆的,所以將這些被破壞的部分作為接收站。另外,為維護生態,未來會使用特殊工法,保存藻礁。

 

 

表格設計: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