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傑足先登
放.高論
傑足先登

【傑足先登】普丁的戰爭——獨裁者的幻想和豪賭

2022.03.01
10:33am
/ 梁文傑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1/96/145196_9650.webp

這場戰爭完全是普丁個人的戰爭,不是俄羅斯人的戰爭。而台灣從這場戰爭要學到的是,大國獨裁者經常自以為能夠速勝所以發動戰爭,而小國就要用加強實力和展現抵抗意志來防止大國獨裁者走上冒險。凡是那些宣揚「首戰即終戰」、或懷疑小國能撐幾天、或懷疑有多少人願意拿槍抵抗、或懷疑有其他國家會來協助的言論,都是在為大國發動戰爭加油添料,都要以堅決行動和實際作為加以打破。

 

大國獨裁者在發動戰爭時,通常都以為能速戰速勝,認為能以最小成本讓對方意志崩潰、繳械投降。這樣的假設有時成立,但更多例子是不成立。

 



德軍進攻蘇聯卻深陷寒冬泥沼

 

1939年,史達林想收回在一戰後從沙俄獨立的芬蘭。史達林原本以為芬蘭只是白俄貴族統治的國家,工人階級會揭竿起義,所以蘇軍「不必準備十到十二天的口糧」,結果打了五個月的「冬季戰爭」吃足苦頭,只能草草結束戰爭。希特勒在1941年6月進軍蘇聯,他認定布爾什維克不得民心,「我們只需要踢開門,裡面整個腐爛的結構就會垮掉!」。德軍以為戰爭在當年年底就可結束,所以連冬季裝備都不需準備,結果深陷在蘇聯寒冬的泥沼。日本在發動蘆溝橋事變之前曾有「三月亡華論」,最後也拖了八年。

 

現在看來,普丁也是耽溺於自己的幻想才豪賭一把。普丁曾公開稱烏克蘭從來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小撮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份子」在美國陰謀下建立的偽政權;2014年推翻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那場人民起義完全是美國泡製出來的政變,根本不是烏克蘭人民自己想要的,因為烏克蘭人在蘇聯時代和俄羅斯本是一家,從骨子來說就不可能仇俄親歐;波洛申克和澤倫斯基是靠陰謀舞弊選上總統,不能代表烏克蘭人民。就連澤倫斯基這個原來只會說俄語的猶太人也是「新納粹」。俄羅斯只要進軍,烏克蘭軍隊很快就會放棄抵抗,烏克蘭人民也會喜迎王師,重回「俄烏一家親」。

 

普丁不知道的是,從歷史和現狀來說,俄羅斯這個國家其實真的不讓人喜歡。烏克蘭人是真心想加入「歐洲文明世界」,「脫俄入歐」不想再受俄羅斯干預。匈牙利總理奧爾班是普丁頭號粉絲,這次也支持歐盟對俄國的所有制裁措施,因為匈牙利在1956年也被蘇聯侵略過。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和普丁向來交好,這次也決定封鎖達達尼爾海峽,因為普丁的作為讓他想到俄國沙皇對土耳其的侵略。

 

種種跡象顯示,脫離現實的普丁原本想在四到六天就能結束戰爭,「首戰即終戰」,讓西方國家來不及介入就樹立起親俄傀儡政權。但烏克蘭人民不但猛烈抵抗,還激起西方國家超級大團結,經濟和金融重創,國內反戰聲浪高漲。

 

從絕對軍力來看,普丁當然可以發狠,以蘇聯九十萬大軍把烏克蘭打爛。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柯警告這場戰爭將變成「絞肉機」,也許他看到了普丁接下來可能會幹的事。但這麼做將讓俄烏人民結下不下於納粹德國和波蘭的血海深仇,完全違背普丁要讓「俄烏一家親」的戰爭目標。烏克蘭人民將在歐盟國家的軍援和經援下繼續打游擊和反抗,讓俄國難以統治,而慘烈的戰果也會讓西方不可能結束經濟制裁。

 

普丁可能下台或受戰爭罪審判

 

現在的俄羅斯社會不是當年的蘇聯。普丁雖是強人,但俄國有民主憲法,也有政黨競爭和總統選舉。除非普丁能隻手把俄國拉回到史達林時代,那他的下場很可能是垮台並受戰爭罪審判。

 

簡言之,再全力打下去,俄羅斯在軍事上會慘勝,但普丁在政治上已經輸了。

 

普丁現在唯一理性的做法,是把目標限制在讓頓內次克和盧干斯克維持獨立,甚至直接併入俄羅斯。這兩個絕大多數是俄羅斯裔的地方已脫離烏克蘭實質統治長達八年,澤倫斯基上台以來也沒有要把它們拿回來的動作和決心。假如談判能達成這個目標,再撤軍宣稱「光榮完成任務」,那普丁政權還有喘息延續的機會。但2024年選舉,普丁恐怕很難連任。

 

這場戰爭完全是普丁個人的戰爭,不是俄羅斯人的戰爭。而台灣從這場戰爭要學到的是,大國獨裁者經常自以為能夠速勝所以發動戰爭,而小國就要用加強實力和展現抵抗意志來防止大國獨裁者走上冒險。凡是那些宣揚「首戰即終戰」、或懷疑小國能撐幾天、或懷疑有多少人願意拿槍抵抗、或懷疑有其他國家會來協助的言論,都是在為大國發動戰爭加油添料,都要以堅決行動和實際作為加以打破。

 

 

顯圖取自普丁臉書;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梁文傑
民進黨現任台北市議員(中山、大同區)。台大政研所碩士、曾就讀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班。 翻譯過數本外文書籍,最新譯作為《中東心臟: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民、宗教,歷史與未來》。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