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挺體育、顧社福!民間籲開放第二家運彩發行,拚下一個黃金十年
2022.04.29
10:00am
/ 放言編輯部
運動彩券營運商每十年遴選一次,第三屆若仍繼續一家獨佔,不僅違反自由市場競爭的公平交易精神,也可能因市場壟斷造成種種弊端及風險,更反而助長地下市場成長。

 

台灣是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但,台灣運彩2008年開放發行兩屆以來都只開放一家機構發行,相較於歐美國家運動彩券開放多家營運商,透過市場競爭讓消費者有所選擇;反觀國內體育署規劃運彩發行觀念保守,至今台灣運彩市場仍由一家發行機構獨霸市場。在缺乏市場競爭下,導致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系統當機、遊戲公平性大受質疑、玩家轉入地下投注,因非法投注衍生的社會問題早已時常耳聞,運彩即將邁入第三屆的下個十年,近來,民間開始出現爭取開放第二家發行機構的聲音,負責運彩的主管機關須面對輔導運彩持續成長的壓力,但抑制日益嚴重非法投注問題更是迫在眼前。政策方向影響下一個「運彩十年」至為關鍵,未來繼續讓一家獨佔經營?還是導入多元市場競爭開放機制,讓消費者有投注的選擇?如何才能促使非法投注轉回合法,創造最大市場效應,幫助政府獲得更多稅收挹注國內體育及社福發展?

 



回顧兩屆運彩發行,第一屆由富邦銀行發行(2008~2013)並委託其子公司運彩科技經營,後因虧損退出;第二屆由威剛科技(2014~2023)與中國信託為金流系統廠商共同經營,運彩盈餘已成為振興國家體育與運動發展的重要推手之一。但相較於國外的規模,台灣運彩的市場經濟仍是極小型的(市場規模僅占全球0.6%)。因受限於台灣政府僅開放一家運彩營運商,在這樣單一有限的「遊戲規則」裡,只能吸引小部分的玩家,市場規模不夠大,由弱勢族群或退役運動員經營的投注站收入不足支付店面房租與聘請店員,更不用說因一家經營獨佔的結果,讓玩家轉入非法市場,政府不但白白損失稅收機會,反而助長地下賭盤風氣,利益龐大引發詐騙、暴力討債等社會問題,就連負責發行的台灣運彩公司總經理林博泰也曾表示「台灣一年的地下投注金額高達3000億元」,相對於政府努力14年才讓合法市場達到2021年的466億元營業額,顯示台灣運彩仍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也代表運彩經營制度確實到了全面檢討的時候。

 

歐美採多元開放政策導引運動彩券發展

 

世界上多數先進國家對於運彩經營都是以多元開放為主,以美國為例,自從美國最高法院2018年宣告「職業與業餘運動保護法案(PASPA)」違憲,並開放各州可自行發行運動彩券後,至今已有三十幾個州區開始發行運動彩券。和台灣人口相近的紐約州(1945萬人),2022年1月發行運動彩券第一個月的銷售額16.4億美元,即相當於台灣2021一整年的銷售額,也意謂著龐大的地下市場存在已久,透過合法化,一一浮出檯面。8家運彩營運商短短3個月為紐約州政府創造1.63億美元(約47億新台幣)的可觀稅收。歐美採多元開放政策導引運動彩券的發展,是因為運動彩券和公益彩券遊戲本質不同,公益彩券為了要把頭奬金額極大化,必需集中於同一個彩池,運動彩券是莊家對玩家的固定賠率遊戲,玩家猜那一隊會贏?美國合法化的州區多開放由數家經營,一旦球迷玩家們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賠率來投注,自然會挑賠率條件最高的營運商下注,反觀如果合法市場只有一家,在獨占經營十年毫無競爭環境裡,自然就吸引不了玩家上門。

 

根據體育主管機關多次派員考察國外報告指出(2010年考察英國、義大利和希臘,2012年考察英國及2019年考察澳洲),運彩市場最蓬勃發展的英國,運彩實體通路就有五家營運商。如今線上通路主要營運商也有34家(全國有近500家線上運彩營運商),自由競爭的結果造就了英國成為全球運彩產業的領導者。而和台灣人口相當的澳洲(2569萬人),八個行政區各自發行運彩,意即國民在實體通路就有八種選擇,如今線上通路選擇更高達85家。而台灣開放運彩始於2008年,但考察國外的成功經驗並未被體育署所採用,以至於現今台灣仍讓一家發行機構獨霸市場經營,箇中道理令外界疑惑。

 

在網路及手機商業應用迅速發展的時代,一個按鍵送出即可在全球市場消費。台灣的地下經濟絶對不可藐視,國內及境外非法投注市場遠超乎政府的想像。運彩玩家們期盼開放自由競爭市場,讓玩家們不用擔心贏了拿不到錢的風險,能正大光明的玩運彩。教育部體育署身為運彩主管機關,有責保護消費者的權利,更有責任教育及引導消費者轉向合法的選擇。運動彩券營運商每十年遴選一次,第三屆若仍繼續一家獨佔,不僅違反自由市場競爭的公平交易精神,也可能因市場壟斷造成種種弊端及風險,損失公信力,更反而助長地下市場成長。締造下一個運彩的黃金十年,政府應全面檢討當前的經營機制,才能真正創造運動彩券產業長遠的良好發展。

 

 

圖片來源:旅英民眾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