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仇恨之子周文偉

2022.05.19
15:59pm
/ 孫瑋芒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0/98/152098_7794.webp

台灣社會存在著一些人,未必全屬特定族群,他們對台獨抱著誓不兩立的恨意,平日表現在仇恨言論,一旦觸發了扳機,就成為周文偉。

 

美國南加州台裔教會槍擊案凶嫌周文偉在作案前,曾寄出他所書寫以「滅獨天使日記」為名的七冊影印文件及隨身碟給《世界日報》洛杉磯社。立場親中的《世界日報》表示,該社在5月16日收到這套文件,決定交給警方處理。

 



滅獨天使

 

對40餘名台裔教友開槍屠殺、造成1死5傷的凶嫌,自稱「滅獨天使」,在他的認識中,消滅台獨是「替天行道」。他當時帶了兩把手槍、15個裝滿9毫米子彈的彈匣、4枚汽油彈,並以鐵鏈、瞬間膠封死出入口,意圖殺光所有教友,燒燬教堂。當過教授的周文偉或許知道:二戰期間,在奧許維茲集中營服勤的納粹德國軍醫約瑟夫.門格勒,負責裁決將猶太人送進毒氣室毒殺,人稱「死亡天使」。加州橘郡檢察官史必哲形容周文偉是「怪物」,朝仇恨犯罪偵辦。

 

周文偉採取的是孤狼式恐怖攻擊,由意識形態所驅動,以殺害重要的社會代表為手段,藉以製造政治影響力。反獨促統,是他的強烈訴求。中國當局避談他和統促會的關係;部分統媒呼籲不要把他的犯案動機扯上政治。拉斯維加斯統促會長顧雅文更以無恥謊言和他切割,宣稱他在2019年4月2日該會成立當天是「不請自到」,否認他是該會理事。

 

拉斯維加斯統促會成立的新聞,至少有3家中文網站報導,都有周文偉的角色。

 

北美中文媒體《UNE新聞速遞》2019年4月5日報導〈拉斯維加斯首度成立“統促會”〉,並註明「圖文:主辦方提供」,統促會提供的新聞稿中,周文偉列名該會理事。

 

統促會上高調宣佈挺韓

 

《台灣中評網》2019年4月4日相同標題報導〈拉斯維加斯首度成立“統促會”〉,刊登了周文偉在標語前持麥克風發言照片,穿黑色套裝的拉斯維加斯統促會長顧雅文和他同框。這張照片現已無法在《中評網》瀏覽到。

 

《維加斯新聞報》2019年4月3日報導與照片顯示,拉斯維加斯統促會成立大會當天,周文偉以「拉斯維加斯本地退休教授」身分出席,主桌後方由兩名出席者拉開周文偉所署名力挺韓國瑜的橫幅,疊在「(美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橫幅之上,周文偉手持麥克風在橫幅側方發言。他的橫幅上書大標語「順勢速追擊,迅猛滅獨妖!佑儂韓國瑜,飆選定奪標」。

 

把這幅照片放大細看,橫幅上方小字以仇恨語言寫著:「蔡妖孽狗辱罵創造『偉大奇蹟』的市長是『酒醉的土包子』」;並以「心靈怒懟」、「吼出生命的最後吶喊」引出挺韓標語。標語下方以小字署名:「美國反欺虐、反台獨的中華湘軍子:周文偉 感佩贊助!」

 

周文偉並在最後一行小字宣布他的捐獻:「先敬獻美金萬元,印贈『專業調酒聖經』千冊!」

 

周文偉在統促會成立大會如此高調宣傳,媒體報導如此翔實,這是統促會所無法切割的。周文偉的韓粉身分,也無可否認。他拉開這幅標語的時間背景,是時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2019年3月下旬訪香港、澳門,完成「親中之旅」;國民黨方面,對於黨內要求韓國瑜參選總統的聲浪,時任黨主席吳敦義說「徵召韓國瑜領表參加初選,黨內漸有共識」。周文偉顯然是力挺韓國瑜選總統,不知他宣布的「美金萬元」政治獻金,有沒有進到韓國瑜帳戶?

 

台獨就是台毒

 

台裔教會槍擊案發生後,韓國瑜在臉書表示「嚴厲譴責這種泯滅人性的仇恨與暴力行為」,避談周文偉是他的支持者。是誰塑造了周文偉?韓國瑜曾經喊出「台獨比梅毒還可怕」、「支持台獨請去投蔡英文」,對周文偉的暴行難道沒有一絲道義責任?

 

冷血殺手周文偉行凶被制伏後,鴨舌帽掉落地面,帽簷反面署名「周勝扁」,意為「勝過陳水扁」。連早已卸任總統的陳水扁,也是他的敵人。

 

像周文偉和韓國瑜這種眷村子弟、接受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的外省第二代,腦袋裡裝的是同樣的東西。他們抱持絕對主義,堅決主張「台獨就是台毒」,「台獨數典忘祖、禍國殃民」。他們視獨派人士為仇敵、妖魔、禍害。

 

一旦觸發了扳機,就成為周文偉

 

恐攻孤狼的形成,有經濟因素、心理因素、個人不滿。周文偉原本是人生勝利組,在台灣念完大學,赴美取得碩士學位,曾經在台灣四所大學和中國一所大學任教,出版了多本有關觀光管理和調酒的著作,他所著《國際調酒學》介紹網頁,仍然掛在出版者:中國蘇州大學出版社網站上。他在美國取得公民身分,當過包租公,一度混得不錯。

 

2012年4月,他在拉斯維加斯收租時,被一對西班牙裔男女租客搶劫傷害,可能造成他的創傷後症候群。他和妻子2021年將公寓轉手賣掉。周文偉犯案前幾個月,妻子離美返台治療癌症,他隻身在賭場擔任保全,付不起房租,生活分崩離析。他報復社會的方式,是精心策劃屠殺他所仇恨的獨派人士。這是他心目中的轟轟烈烈的行動,他渴望獲得一部分人的肯定,那些人和他一樣痛恨台獨,包括台美兩地的極端統派、對台獨喊打喊殺的中國武統派。儘管他的暴行砸爛了統促會的招牌,揭穿了「和平統一」口號的虛偽,這名極端主義分子並不在乎。

 

台灣社會存在著一些人,未必全屬特定族群,他們對台獨抱著誓不兩立的恨意,平日表現在仇恨言論,一旦觸發了扳機,就成為周文偉。

 

我們的社會是個政治認同分裂的社會,反暴力則是文明社會的共同價值、政治競爭應該堅守的底線。對於暴力滋事的政治團體,應依法嚴辦,也不可放任仇恨言論助長仇恨。那些經常以「塔綠班」指涉綠營人士的政治人物和媒體,還不收歛嗎?

 

 

圖片來源:推特、維基百科;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