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林智堅論文的核心概念「槓桿」,沒有在余正煌的論文中出現半次

2022.08.01
14:16pm
/ 溫朗東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1/39/159139_2281.webp

國民黨見獵心喜,亂打了數週之後,赫然發現原來是烏龍一場。

 

昨天陳明通的聲明出來,可謂是一錘定音,除非有關鍵證據能證明陳明通說謊,不然,論文案已經塵埃落定。林智堅沒有抄襲,藍營想要透過炒作論文議題主導縣市長選舉的圖謀,至此也畫上句點。

 



陳明通指出,林智堅以自己2014競選新竹市長的內部民調,於2016年2月1日寫成論文初稿(林智堅也在前天於自己臉書貼出跟指導教授陳明通的email紀錄)。這份初稿,被陳明通拿去給寫不出論文的余正煌做「參考」,不知道是陳明通沒說清楚,還是余正煌自己搞錯,余政煌以為這是陳明通的修改建議,可以不附出處直抄,便將其中一大段放到了自己的論文裡。(最常被拿來討論的,是關於「候選人教育程度變數」的一段。)其後余在2016年7月19日通過論文口試,林智堅則在2017年1月13日通過論文口試。

 

林智堅已經把自己的論文、2016年2月1日論文初稿、余正煌的論文全文放在自己臉書,民眾可以公開查閱。我閱讀並交叉比對了三份文件,兩人的論文研究主題跟結論完全不同。

 

林智堅在討論過去新竹的高學歷選民傾向投給藍營,在2014年無黨籍蔡仁堅參選的三腳督下,蔡仁堅形成了一個槓桿,讓藍營分裂投票,甚至產生棄保效應後,有些蔡仁堅的選票流到藍綠兩大黨,其中53%轉為支持林智堅,49%轉為支持國民黨許明財。由此可以發現,確實存在一種現象:高學歷藍營選票的認同從「藍營—無黨籍蔡仁堅—綠營林智堅」。

 

我之所以要簡述林智堅的研究結論,是因為如果有從頭到尾看過三份文件的話,確實不會產生抄襲的觀感。兩人的論文開頭明顯不同,僅僅中間一段敘述候選人時文字雷同(來自林智堅的初稿),主題跟結論差異更是顯著,余正煌研究的是「林智堅為何勝選」;林智堅論文主題則是蔡仁堅的「槓桿」作用。

 

以下三張圖,是我用「槓桿」做關鍵字,搜尋三份文件。林智堅的論文出現「槓桿」123次,余正煌的論文出現「槓桿」0次,林智堅的初稿出現「槓桿」21次。林智堅論文的核心概念「槓桿」,沒有在余正煌的論文中出現半次,林智堅發想的原創性已經獲得證實。 

 

 

 

 

此外,由於余正煌聚焦在林智堅的勝選成因,林智堅2014年以39歲當選新竹市長,年輕選民有一定的投射心理,余正煌的論文出現「年輕」46次;林智堅的論文出現「年輕」24次。研究主題不同,關鍵字的頻率也大不相同。

 

接下來的問題是,余正煌的論文先出版,林智堅在論文完稿前也有看過余正煌的論文,並且把余的論文放進參考文獻。有人問,為何林智堅沒發現有一大段文字雷同?為何林智堅沒發現自己的初稿被余正煌拿去用?

 

背後的道理不難理解:兩人主題不同,林智堅跳著閱讀,未逐字看余正煌的論文。余正煌研究的主題是林智堅熟到不能再熟的2014新竹市長選舉,林智堅參考一下余正煌的研究方法跟結論即可,並沒有逐字比對。林智堅跳著閱讀重點,頂多說他做學問上不夠精細,卻無法說他抄襲。

 

藍營棄械投降

 

趙少康昨天臉書發文,內文緊扣著兩件事:「陳明通為何一開始不說清楚」、「陳明通沒事幹嘛要管管余正煌的論文」,這兩件事都跟林智堅無關。陳明通一開始沒說清楚,是陳明通不知道藍營炒作能量這麼強,也可以說陳明通的危機意識不足;陳明通不是余正煌的指導教授,卻去幫忙余正煌的論文,因為陳明通從2013年8月到2016年7月是台大國發所的所長,所長關心學生不是天經地義嗎?

 

黃揚明雞蛋裡挑骨頭了幾個禮拜,挑到昨天,還在質疑許明財的學歷翻譯是「多明尼肯」而非「多明尼克肯」。黃認為兩人論文都誤用「多明尼克肯」,余正煌的律師有說明出處是國民黨官網,知道誤譯出處的才是原創云云。但陳明通也有說明,初稿內就根據「選舉黃頁」這個公開資訊網站,查到「多明尼克肯」的資訊,也就是說,很多地方都有「多明尼克肯」的誤用,無法以此證明余正煌知道出處(國民黨官網)就是原創。

 

陳明通的致命一擊還不只如此,關鍵在於,林智堅的初稿一開始寫許明財是「社區大學而非州立大學」,余正煌也完全抄去用,後來林智堅正式論文寫作時,想一想覺得自己選都選贏了,還在論文裡說對手只念社區大學,未免太過攻擊性,不夠厚道,就改寫為「地區性綜合大學」。

 

這個關鍵細節,證實了林智堅是親自寫的,如果是找他人代筆,或是抄襲,不可能有這麼細膩的政治心理。只有親身參與選舉的人,才會知道勝敗到最後難免有機運,必須留餘地。

 

其餘藍營人士如王鴻薇等人,說來說去大抵也是陳明通怎麼現在才說清楚、陳明通不該拿參考資料給余正煌。說實在的,林智堅的初稿被拿去給余正煌參考,受損最大的是林智堅本人,心懷不軌的藍營人士喊甚麼燒?陳明通也是想要幫余正煌畢業,才拿初稿給他參考,又怎麼想到余正煌會誤以為是修訂意見,直接照抄?

 

余正煌請了時代力量桃園黨部主委曾威凱當律師,日前開記者會砲聲隆隆,意圖將林智堅釘上十字架,沒想到林智堅公開所有文件、陳明通說明原委之後,曾威凱卻說:「不發正式聲明,但會考慮以司法訴訟方式解決雙方紛爭,避免陷入無窮爭議。」態度跟之前天壤之別。如果陳明通說的不是事實,根本沒有那份給余正煌的初稿,為何曾威凱不跟之前一樣出來砲轟?

 

國民黨見獵心喜,亂打了數週之後,赫然發現原來是烏龍一場。林智堅最無辜,自己的資料拿去寫論文,無端被捲入風波;陳明通把資料給余正煌,本來是所長的一片好意,卻沒有叮嚀余正煌不可直抄,做事未免粗心;余正煌自己論文寫不出來,接受陳明通所長指點,卻沒有主動問清楚「初稿」的來由,直接放到論文裡,也是相當大意,近日請了對綠營有仇恨的時代力量律師,更是請鬼拿藥單。

 

無論如何,要把這些事件上綱到林智堅的誠信,未免過於牽強。藍營憑藉著許多民眾未親自閱讀論文的「資訊落差」,透過抹黑賺取選舉紅利的陰謀,至此也告一段落。

 

 

圖片來源:林智堅臉書、曾威凱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