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藍營議員也支持免治馬桶!郝龍斌半途而廢,柯文哲偷工減料

2022.09.06
10:49am
/ 溫朗東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4/19/162419_3905.webp

從無能的郝龍斌,到沒品的柯文哲,免治馬桶命運坎坷。這項看似簡單的政策,考驗的是市長的視野、生活關懷與執行力。免治馬桶是台北進步的象徵,陳時中選擇面對考驗,蔣萬安跟黃珊珊則是停滯不前。

 

我在台北市議會電子公報全文檢索系統中查詢「免治馬桶」,總共有20筆資料。我驚訝的發現,原來郝龍斌跟柯文哲都曾有過相關政見,卻因為能力不足而失敗。

 



郝龍斌在2007年就提出「台北市部分公廁增設免治馬桶」。自由時報於2007年9月5日報導,當時台北市公園處有跟廠商接洽,每個馬桶費用8000到12000元,預計從2007年10月底,在六座公園試辦2個月。


 
當時反彈最力的,卻是國民黨的里長。萬華區日祥里長鍾駿(國民黨籍,2018涉嫌詐領社會局、民政局補助款140萬,今年5月被起訴)表示:「沒必要花大錢裝設免治馬桶,無法了解市府的心態」,士林區忠誠里長曾坤來(國民黨籍)說:「居民很少利用公園的公廁,為何要花大錢裝免治馬桶?」黨籍里長反對下,郝龍斌的創舉就此不了了之。


 
當時郝龍斌如果大刀闊斧地舉辦說明會,說服里長及民眾,那台北市將會在15年前就成為免治馬桶普及的城市,郝龍斌的歷史定位也將大大不同。郝龍斌「腦袋有想法,執行力軟弱」的人格特質,讓免治馬桶推不下去,也注定了郝龍斌淡出政壇的結局。


 
藍營議員也支持免治馬桶


 
轉眼7年過去,2016年議會裡再度討論起公廁增設免治馬桶,民進黨籍市議員林世宗質詢環保局長劉銘龍:「現在全日本不論鄉下或都市、公家或私人都有免治馬桶 ,我想免治馬桶位階高於你們目前的想法,是否可行?」


 
劉銘龍一下說會評估,一下說免治馬桶最主要的問題是「使用習慣」。


 
數月後,國民黨籍的台北市議員郭昭巖,在質詢劉銘龍說:


 
「臺北市公廁是可以更加貼心,怎麼樣的貼心方法呢?好比廁所的坐墊,是不是可以有馬桶坐墊紙,或者放置馬桶坐墊消毒液?民眾用衛生紙噴灑一些消毒液,就可以消毒坐墊,大家也比較敢坐在坐墊上面。現在歐美、日本普遍有這樣的建置,當然國內的大飯店也有,甚至有免治馬桶。」


 
也就是說,陳時中上週末(3日)提出的「台北市公廁普及設置免治馬桶、消毒酒精、坐墊紙的政策」,其實也不是首創,藍綠議員6年前就在議會提出過了,結果提出此項政策的卻不是國民黨籍的蔣萬安,而是陳時中。蔣萬安甚至覺得這是「擺錯重點」,覺得這個議題不重要。這顯示出蔣萬安對市政的陌生、跟黨籍議員的疏離,連自家人提出的想法都不知道。


 
郭昭巖質詢後,局長劉銘龍只說消毒劑跟坐墊紙會在2018年底設置,對免治馬桶則略過不提。隨後環保局以書面答覆郭昭巖,原文:「免治馬桶設置及維護有較多限制,設置及維護經費偏高,另民眾使用習慣不同,免治馬桶坐墊仍有直接與皮膚接觸之高度親膚性,或不熟悉使用方法,易造成如廁者質疑坐墊清潔度或沖洗水源乾淨度不敢使用,且免治馬桶坐墊若有故障或損壞,須進行修護作業,該馬桶即無法使用,影響民眾使用權益時間長,現階段暫不考慮。」


 
環保局的說法似是而非,設置跟維護費用是多高?為什麼後來中油能做到,台北做不到?環保局一邊說要設置消毒劑跟坐墊紙,一邊又說民眾不敢接觸免治馬桶,這三項措施根本不衝突,可以在免治馬桶上先消毒再鋪上坐墊紙,為何會說民眾不敢使用?最後提到免治馬桶故障問題,更沒有統計數據支持。
 
柯文哲公宅設施跳票
 
同樣是2016年,都發局長林洲民在議會豪氣的說:「我們做了一件事情,我覺得不是每個城市都做得到,它是小事但是很重要,柯市長任內蓋的臺北市公共住宅,每一戶至少有 1 個免治馬桶,因為我們就是在預算內做到了,所以我們對於建材品質跟建築物的標準是很高的。」為何公廁不能做的,到了公宅就變成標配?


 
在「公宅普設免治馬桶」跳票之前,柯文哲還一度將此項政見視為主打,2018年7月25日還跟百萬網紅Joeman合拍興隆公宅宣傳片,宣傳政績之餘,為當時選舉連任的造勢意味也十分濃厚。片中Joeman看到免治馬桶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柯文哲還一臉酷酷的說這是無障礙設計,是該有的SOP。這隻影片獲得廣大迴響,累計觀看次數已達128萬次。


 


 
到了2019年,「台北公宅設置免治馬桶」的政見已經宣告跳票,台北市議員黃郁芬質詢的時候提到,除了免治馬桶被刪掉,原因是「承包商的建築成本」,但實際上,公宅的標案還調漲了5000萬元到1億3000萬元不等。


 
換言之,柯文哲偷工減料,讓建商利潤更高,把當初宣稱的公宅設施拿掉了。


 
當時的都發局長黃景茂只說,免治馬桶損壞率高。至於到底損壞率有多高,為何不能讓廠商負責保固?保固費用是多少?柯市府避而不談。


 
國民黨議員王欣儀也在議會批評柯文哲:「這些公宅不是走廊太窄,就是廁所的門太小,輪椅的輪子會卡在門檻上,根本進不去廁所,也沒有你在影片上所說的免治馬桶,難怪這些中籤的公宅住戶會如此大失所望,這是市長所說的無障礙標準嗎?實際現況是根本進不去(輪椅)。」


 
公宅跳票之後,2019年11月8日台北市政總質詢,國民黨議員應曉薇又提到:「我想跟市長商量為了首善之都,對整個國際觀光給人家的第一個印象感,當未來有做一些公廁的改革、經費和修繕的時候,我建議是不是應該逐步將坐式馬桶提升為免治馬桶,因為可以節省 3 倍衛生紙的使用量。」環保局長劉銘龍又是拿維護成本跟使用習慣鬼打牆。


 
選舉宣傳可以,市民福祉不行


 
更扯的是,2020年2月27日環保局又書面答覆了應曉薇一次,內文:「一般基本款每個免治馬桶坐墊單價高達1萬至1萬6500元不等 (不含安裝費),每月約需100 元電費,除成本較高經費籌措不易外,設置及維護有較多限制。」姑且不論環保局的估價是否偏高,是否可以跟廠商大量採購議價,就算用一個免治馬桶1萬元去算,柯文哲慘不忍睹的「畢業展」──台北城博會,花了8000萬,弄出8000座免治馬桶是綽綽有餘了。結果柯市府的態度卻是:沒錢。


 
柯文哲在2020年11月13日的市政總質詢,面對民進黨議員吳沛億的質詢,柯文哲脫口說出真心話:「我覺得一開始的規格設計太精緻(指公宅),像是免治馬桶的部分,我就反對。」


 
柯文哲2018選前先是跟百萬網紅拍片宣傳公宅免治馬桶,事後又翻臉不認帳,政治詐騙紀錄又添一筆。更重要的是,藍綠及小黨議員都曾經關心過免治馬桶議題,可見此政策切合民生需求,結果因為柯文哲個人的品味及判斷力低劣,不僅讓公宅設施跳票,也把相當實用、日本早已普及的免治馬桶看成是奢侈浪費。


 
從無能的郝龍斌,到沒品的柯文哲,免治馬桶命運坎坷。這項看似簡單的政策,考驗的是市長的視野、生活關懷與執行力。免治馬桶是台北進步的象徵,陳時中選擇面對考驗,蔣萬安跟黃珊珊則是停滯不前。

 

 

圖片來源:三立電視、作者提供;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