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桑梓散步
放.高論
桑梓散步

【桑梓散步】時局中浮沉的翁崑德

2023.12.14
10:44am
/ 李拓梓

翁崑德的《車站》以車站月台前歡送軍人出征為主題,從月台結構和廣告中有關登玉山的文字,可以看出那是至今仍在使用的嘉義車站。這個場面新竹畫家李澤藩也畫過,他在《送出征》一幅中,就以新竹車站飄滿日旗,歡送軍人出征為主題。只是這些畫,戰後都因為政治不正確而不太會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

 

說來慚愧,在南美館展出「藝術品.診療事:翁崑德的藝術與作品修護展」之前,我其實不知道翁崑德是誰。但看見幾幅修復後作品《活力之街》、《車站》後,覺得相當驚艷,也興起了認識這位前輩畫家的念頭。

 



平凡的與眾不同──翁崑德

 

翁崑德在台灣美術史上並不有名,他不像陳澄波、李石樵他們有出色的學經歷,屢屢在各種官民畫展當中過關斬將入選;也不是像何德來那樣視名氣為糞土,根本不參加官展。

 

他是嘉義人,家境不錯,唸的是關西私校之雄立命館大學,不過他唸文科而非美術。他與哥哥翁崑輝都是當時活躍的畫家,不過哥哥比叫外向活潑,除了畫畫之外也忙著做生意、學柔道,出頭比較多;弟弟崑德就比較內向,只喜歡畫畫,他曾在日記中寫道:「幾乎全部的畫家,作畫都以取悅公眾為目的。他們因此成功,變得知名。忠於自我、單純致力於讓自己快樂的,始終是失敗者。但我覺得這樣就足夠了」。

 

翁崑德的作品入選過三次台展,戰後也幾度入選省展,但這些次數既不多,也不少,因此忠於自我的他名氣自然有限,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嘉義和台南活動,因此除了嘉南地區之外,認識他的人並不多。

 

日本時代,他幾度入選台展的作品,都很符合統治當局「地方色」的期待,1933年的《活力之街》畫的是現在中正路頭,嘉義東市場的前端。曬著衣服的傳統市街、藥房的招牌、代表現代化建設的電線桿,正是新舊交替並存的台灣街景。他也有許多作品,都是以嘉義公園為背景的出色寫生。公園是當時現代化都市的必備要件,嘉義有一座大公園,運動場、遊樂園都在此,一直是當地畫家們喜愛取景的場地,陳澄波有有不少作品,是在描繪這座公園。不過今日如果遊逛嘉義公園,只會看到比較有名的陳澄波寫生地標示,倒是沒有翁崑德。

 

可是翁崑德兄弟和陳澄波交往卻是有的,1940年翁氏兄弟組織了「青辰美術協會」,找了活躍於嘉南地區的畫家一起創作,陳澄波便是青辰的顧問。這個時期正是戰爭對台灣帶來影響的階段,翁崑德也畫了不少作品,這次修復的最重要作品《車站》就是當時的代表作。當時的總督府要求台灣畫家也加入戰爭畫的創作,台展選畫時也將「時局色」納入考量。像是台灣畫壇的代表畫家鹽月桃甫,當時也有戰爭畫作品,不過一向叛逆的鹽月有他的畫風和堅持,把戰鬥機畫的像蜻蜓,也成為當時被批判的對象之一。

 

惟戰爭前期台灣並沒有戰鬥,已經以寫生為圭臬的畫家們為求在台展生存,也以周邊環境的變化為題來創作,最有名的像是李石樵的《合唱》,就是以幾位小孩在防空洞前合唱,表達了戰爭當中仍應懷抱希望的心情。還有像是郭雪湖以後方辛勤工作的女性為形象來繪製戰爭氣氛,蔡雲巖的《男孩節》以男童手上的飛機玩具作為戰爭背景的描述,還有林玉山的《獻馬圖》,都是台版「時局色」的代表之作。

 

翁崑德的《車站》以車站月台前歡送軍人出征為主題,從月台結構和廣告中有關登玉山的文字,可以看出那是至今仍在使用的嘉義車站。這個場面新竹畫家李澤藩也畫過,他在《送出征》一幅中,就以新竹車站飄滿日旗,歡送軍人出征為主題。只是這些畫,戰後都因為政治不正確而不太會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有些作品像是剛剛提到的林玉山、蔡雲巖芝做,甚至都還一度被畫家自行修改,把太陽旗改成青天白日滿地紅,這些作品要一直到台灣解嚴之後才漸漸為人們「再發現」而重見天日,像林玉山就還有機會將之恢復原貌。

 

與戰爭有所互動的作品

 

也所幸台灣民主化這麼多年後,類似的歷史場景已經很為我們所熟悉,侯孝賢的電影《悲情城市》中「送林文良出征」的場景仍歷歷在目;前陣子宮崎駿的動畫作品《蒼鷺與少年》雖然沒有明確點出時間,但少年看著送出征的場景也令人印象深刻。今日我們再看這些場景,若在覺得刺目,通常是因為自己的認同死結解不開了。

 

細究這些「送出征」的場景,其實隨著時間變化也有些差異,翁崑德和李澤藩筆下的送行,因為時序較早,推測應該是送在台灣的日本人出征。而《悲情城市》中的林文良是到南洋作戰的台灣人,推測應該是和詩人陳千武身份類似的台籍志願兵。這些志願兵要先在台灣做一些基本訓練,才會掛上軍階遠赴南洋戰場作戰。當然,殖民政府選擇南洋戰場而非中國戰場,無非也是憂慮本來自中國割讓的台灣人認同問題。

 

戰後翁崑德仍然有持續創作,不過他所在的嘉義,在二二八事件當中也一度淪為修羅地獄。對翁崑德照顧有加的前輩陳澄波在二二八當中犧牲,對翁崑德可能帶來很大的衝擊。與陳澄波有相關的人,也有不少受到波及,比如後來改名浮雲的詹德發,只因為去祭拜陳澄波而被逮補,後來靠人奔走順利脫身。又比如參與了嘉義水上機場作戰的歐陽文,被逮捕後送到火燒島監禁多年。是以翁崑德那幅《車站》當然是一定要收起來,以後的創作,也盡量要以風景為主,避免掉不必要的政治麻煩。

 

1954年的《眺望》以翁家往下看,描繪了當時的嘉義風景,也很有當年畫《活力之街》的風格;1955年的《遊園》則又以年輕時喜愛的嘉義公園為寫生場景,描繪大人小孩圍繞著可愛的小白兔和樂融融的景象。最妙的是畫家把自己放在右下角,帶著畫家帽寫生當中。《遊園》的風格讓人想起清辰畫會的顧問陳澄波,也可能是可能被政治嚇壞的翁崑德,對這位早逝的前輩的致敬吧。

 

展覽資訊

藝術品.診療事——翁崑德的藝術與作品修護展

時間: 2023/06/22 - 2024/06/16 

地點:台南市美術館一館2樓展覽室H

 

 

圖片來源:台南市美術館官網、李拓梓提供;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李拓梓
資深政治幕僚,業餘專欄作家,目前努力耕耘藝術文化領域。喜歡歷史,也喜歡旅行與讀書,相信歷史可以告訴人們過去的事,也能夠指引人們知道現在所在的位置。著有「改變時代的日本人」、「改變日本歷史的總理大臣」。
作者文章列表
李拓梓
資深政治幕僚,業餘專欄作家,目前努力耕耘藝術文化領域。喜歡歷史,也喜歡旅行與讀書,相信歷史可以告訴人們過去的事,也能夠指引人們知道現在所在的位置。著有「改變時代的日本人」、「改變日本歷史的總理大臣」。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