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青鳥運動需要青年政策延續能量

2024.05.31
13:45pm
/ 溫朗東

最近很多人發現自己投錯了票:原本以為票投民眾黨是投給第三勢力,沒想到民眾黨也就是藍營側翼,民眾黨立院總召黃國昌成了傅崐萁的小弟、打手、直播主與狗頭軍師,完全看不到民眾黨的自我意識⋯⋯

 

青鳥運動夠走多遠,跟台灣執政環境息息相關。激情與感動若少了紮實的政績做為後盾,半年內就會大幅消散,甚至引發親中陣營的大舉反撲。



最近很多人發現自己投錯了票:原本以為票投民眾黨是投給第三勢力,沒想到民眾黨也就是藍營側翼,民眾黨立院總召黃國昌成了傅崐萁的小弟、打手、直播主與狗頭軍師,完全看不到民眾黨的自我意識。民眾黨選前的口號「把國家還給你」,如同選前我們苦口婆心揭露的是「把國家還給國民黨」。

 

青鳥運動的情感動能可以粗分成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本土派對親中派的恐懼與憤怒,第二個層次是太陽花世代被黃國昌徹底背叛,這兩層情緒隨著沈伯洋被謀殺式的丟下主席台而引爆;第三個層次是政治立場浮動的後太陽花青年覺醒,馬英九2008年上台,2012年連任開始啟動親中失速列車,這畢竟是十幾年前的事,對現在二十幾歲的民眾來說,並未能感同身受。然而民眾黨及黃國昌的偽君子與假仁假義,不過就是半年內的事,這對比與感受是特別強烈。

 

「太陽花」、「後太陽花」加上「長年的本土派」,形成三明治的結構,並且在本土政黨擁有行政權下,運動的能量更為自制,避免產生警民之間的激烈衝突(一旦衝突發生,行政院主管的警察如果寬待抗爭者,會被認為是放水;如果警察過度執法毆打抗爭者,又會造成本土派內部紛亂。)整體調性內斂、溫和、創意豐富。

 

藍白以拖待變

 

主掌國會的藍白陣營,對十幾萬人上街頭表達不滿,當然是會承受壓力。然而藍白各有盤算,立院總召不過一年任期,明年藍營可以換掉傅崐萁,白營可以換掉黃國昌,換上作風較溫和的人選,以便創造2026年底地方選舉的有利氣氛。藍白認為,即使現在傅黃二人仇恨度高,但青鳥能量兩年之後會被沖淡,只要綠營執政出包,藍白就可以結合境外網軍大舉翻轉輿論,在2026維繫地方執政版圖。

 

青鳥能量能否延續?參與青鳥運動的青年人,有許多是第一次參與大型社會運動,又或是第一次感受到藍白對台灣的威脅。這種強烈的第一印象,特別是在立院外面淋著雨,感受藍白的霸道,自己的渺小,這種義憤感不會消失,像是種子掉入土壤,慢慢長成民主大樹。換言之,青鳥運動並非是把幾十年的本土派與十年前的太陽花集結起來,更是加入了民主新血。

 

這些對民主剛剛產生熱情,心靈受到衝擊的青年人,如何把他們組織起來,串聯出對抗藍白亂政的力量,將會是賴清德作為民進黨黨主席,與青年對話的當務之急。

 

新內閣倒數計時

 

更重要的是,剛上任的卓榮泰內閣團隊,能否深刻了解到自己的重責大任,能否在施政上做出「青年有感」,將綠營近年來流失的青年票,透過具體施政逐一拉回,時間緊迫,只剩一年不到的時間。一年之後,藍白一旦更換立院總召,攻防風格轉換,改打綠營內政不力,青鳥運動的動能有可能被揮霍殆盡,反而引起藍白支持者壓抑很久的氣焰反撲。

 

卓內閣不能再想著打保守牌,不能再想著怎麼做好好先生,不得罪藍白。政壇就是戰場,藍白在中國的幕後操盤下,打亂行政效率是藍白的戰略目標。在國會亂象的干擾下,卓內閣時間有限,趁著民意高漲,最應該思考的是怎麼在短時間內拉高青壯年的支持度,展開大規模的青年對話,把運動中從藍白陣營覺醒剝落的民眾拉攏過來。如果此時此刻還抱持著剛上任的輕鬆想法,喜悅地享受人事布局,悠閒地看待局勢變化......時間不等人,青鳥能量一旦缺乏對話,無以為繼,執政團隊就會在明年遇到藍白的海嘯式反攻。

 

 

圖片來源:賴清德臉書、黃捷臉書;示意圖來源: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