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韓國瑜來了:台灣專業政治已死?
2019.07.15
17:21pm
/ 黃麒儒
專業政治培養需要時間、需要經驗來累積,如果我們不相信政治是一門專業,需要培養專業政治家來治國,反而信仰無釐頭的政治明星,那麼有一天國家敗壞,這絕對不是黑色政客橫行的結果,而是敢言的好人被我們親手埋葬的惡果。

 

國民黨民調結果出爐,聲量第一的韓國瑜市長,確定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大選。平均韓國瑜市長拿了44.805%,第二名的郭台銘董事長27.730%,第三名朱立倫市長17.900%。就排名來說,結果與事前各家媒體民調的趨勢相當,但仔細檢視內容,仍能看出這場國民黨初選之爭的民調意涵。

 



排名大趨勢不變:偏綠選民表態率低

 

地下是國民黨公布的三角督民調結果,我們只看韓國瑜、郭台銘以及朱立倫的部分。對比蔡英文與柯文哲,明顯的數字變化在郭台銘對上蔡柯,可以拉低二位的民調,這與我們【放言總統民調】長期追蹤的趨勢完全一致,也就是郭台銘對某些綠營或淺藍支持者有較強吸引力。而除開這差異,蔡英文與柯文哲對數字,在對上韓郭朱,幾乎都沒有太大差異,這表示,上禮拜郭台銘強力訴求的「灌票現象」並沒有發生。

 

灌票現象之所沒有發生,在相對複雜的「戶中抽樣」民調方法下,因為有篩選接聽者的過程,這會導致「耐心」較差的選民不容易完成有效抽樣,或反過來說,「鐵粉」選民比較容易完成有效抽樣,因此,非藍營灌票現象,被有效排除或無法動員這非常合理。

再看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的數字對比,其實也跟民調追蹤的趨勢相當,特比是朱立倫的支持度,幾乎與過去各家民調差不多,也就是一直在突破二成上掙扎。而差異比較大的是,過往郭台銘的民調都在三成一左右,在國民黨的民調當中,則平均只有27%左右,少了4%。而前一陣子跌破四成支持率低韓國瑜,則在國民黨的民調中,五家都測出超過四成,換言之,民調結果顯示,郭台銘的支持率在最後關頭,回流到韓國瑜身上。極有可能的因素除了戶中抽樣的方法特性外,這個禮拜郭台銘強大的各類型媒體廣告攻勢,反而更提醒、鞏固韓國瑜的支持者,將藍營選民守電話的動能激發而導致差距擴大。

 

 

最後是黨內互比民調數字,韓國瑜支出度一面倒超過五成,這表示韓國瑜已經正式成為新的藍營共主,無庸置疑。郭台銘支持度雖然在三成以上,朱立倫也在一成二上下,但郭朱加起來都敵不過韓,顯然國民黨初選暴露出來的路線之爭,支持者已經偏向國民黨內的草根民意,傳統菁英藍的影響力式微。

 

「一切以贏為訴求」:台灣專業政治已死?

 

「一切以贏為訴求」,不是看施政政績,這是從去年1124以來,台灣政壇最讓人感覺迷思的地方。台北市長柯文哲乏善可陳的政績,以41%約3200多票贏得連任;相反的,一個沈寂十七年的韓國瑜,以空降之姿在高雄狠贏長期經營地方的民進黨,高雄在民進黨陳菊市長執政受到極高評價。

 

去年的選舉,我們已經看出台灣民主選舉的傳統是有弱點而可以被操控的。撇開外國因素不談,台灣選民習慣「棄保文化」就是一個迷思,這表示,為了贏最討厭的對手,可以放棄自己最支持的人,這當然有學理上的雙峰偏好可以證明,但這也表示,即便我們民選首長、總統已經幾十年了,最終我們的投票行為還是以藍綠招牌為最先考慮的選擇依據,而非候選人的施政能力或誠信等個人特質等。民進黨初選剛結束,賴清德院長打的主要訴求也是他能贏得2020,但卻矛盾的說他是蔡英文2.0,這是同樣的思考方式。韓國瑜市長,就任才六個半月,上任市長以來,有五個月小內閣人事沒有齊全過,而他的政見確定跳票的,如邀請國際巨星、蓋迪士尼、引進F1賽車、馬場等等,真的可以說是罄竹難書。更不用說,一個剛當選直轄市長的人,在還沒有完成對市民對承諾之前,已經為了參選總統趴趴走,而當下高雄的登革熱疫情正在發生,這在任何民主國家應該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如今的結果是,這個人不僅贏得國民黨的黨內初選,而且贏得非常大幅差異。

 

如過國民黨的初選,因為候選人鋪天蓋地大舉宣傳,加上使用複雜的「戶中抽樣」,而變成是一份有效排綠,亦即,將偏綠選民有效樣本數壓低的民調,那這個結果對國民黨是一個警訊。因為,國民黨地方公職人員也大幅增加,如果這種「鐵粉才是王道」的風氣持續,那當施政敗壞、選民忍無可忍的時候,這個覺醒會讓國民黨吃到苦頭,會把無論認真與否的政治人物都拖下水。反之,如果這超過15000多份有效樣本,是多數民意的展現,那這是選民要承擔的歷史共業,因為專業政治培養需要時間、需要經驗來累積,如果我們不相信政治是一門專業,需要培養專業政治家來治國,反而信仰無釐頭的政治明星,那麼有一天國家敗壞,這絕對不是黑色政客橫行的結果,而是敢言的好人被我們親手埋葬的惡果。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