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第一道防線!等不到參謀總長的神秘雷達站肩負國安重要角色
2020.01.06
11:09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資深軍事記者吳明杰接受《放言》詢問表示,「那個雷達站我也沒去過,它那一塊主要是負責我們整個東北面的防空識別區內的整個空域的情資,那,像現在解放軍的航母往東走,共機來繞的時候,現在它的戰備就更加重要。」

 

黑鷹直升機殞落國人悲痛,也讓參謀總長沈一鳴原預定前去慰勞的東澳嶺雷達站備受關切,駐守的第一雷達分隊官兵約30多人,以監控釣魚台空域為主要任務屬軍事管制區,連蘇澳鎮長李明哲也沒進去過。駐守官兵須廿四小時備戰,處境最危險,兼之以天候變化大,得適應高山寒冷、夏季午後陣雨和雷擊,其辛勞不足為外人道。資深軍事記者吳明杰接受《放言》詢問表示,「春節期間,嚴防共機從東面威脅,特別又要大選了,所以,這個時機點沈一鳴去那個地方有重要的軍事意涵。」

 



黑鷹直升機墜毀後,外界才知悉,原來沈總長要慰勞的雷達站有好多站,由於都位處山巔或偏僻難行的位置,要在春節前逐一慰勞這些駐守的辛勞官兵,必須抓緊時間趕行程,一般規畫過年前2周就要展開春節慰訪行程。

 

雷達站是國防第一道防線,也是最重要的防線之一,責任重大;尤其空軍雷達站是戰機的眼睛,扮演千里眼角色。駐守的官兵須廿四小時備戰,負責觀察白天、晚上對岸和我國領空的動態;一旦有企圖不明的飛行器,對我國安全造成威脅時,空軍戰管人員透過雷達首先獲知,便緊急派遣戰機升空攔截監視,以維領空主權,飛彈指揮部部署的防空飛彈,也透過雷達鎖定敵機。

 

美國國防部發布去年五月發布「中共軍力報告」也指出,中共可能會運用飛彈攻擊、精確空襲,破壞台灣的空中防禦系統,包含空軍基地、雷達站、空中飛彈和太空設備等,可見這些雷達站不僅所在位置高,處境也最危險。

 

據悉,這次沈一鳴總長前去慰勞的東澳嶺雷達站由空軍第一雷達分隊駐守,官兵約30多人,以監控釣魚台空域為主要任務。雷達站屬於軍事管制區,國防部去年曾發文公告,禁止人員及飛行器進入,一直以來外人不得其門而入,連轄區的蘇澳鎮長李明哲也沒進去過。

 

東澳嶺雷達站位於海拔800多公尺處的山區制高處,視野開闊,不論海域、空域都可獲得嚴密監控。

 

據報導,陸軍少將退伍的于北辰表示,空軍雷達站掌握飛機起降與對岸狀況,偵察範圍又廣又遠,外觀多會有偽裝遮蔽,軍方列為機敏地區;雷達站通常單位不大,人員不超過百人,得三班輪班,除室內監控人員,也會有戶外的衛哨,得適應高山寒冷、天氣變化大,相當辛苦。

 

軍方人士說,在高山雷達站除生活不便之外,天候也是嚴重威脅;颱風來襲前,就得先把天線拆卸下來避免被吹斷,等到颱風登陸,必須緊閉所有門窗,人員要在建物內一整晚或一整天。

 

更慘的是每逢夏季,山區午後對流旺盛,很容易有午後陣雨和雷擊發生。雷達站四面八方常常都是閃電,尤其雷達站地勢高、又有大量天線,特別容易被雷擊,站內必須隨時準備人力與器材,立刻修復故障的設備,是嚴峻的挑戰,這些都是外人難以想像的辛苦。

 

另外,空軍雷達站多位於高山,為避免平常人靠近,通常座落地點周邊路幅不寬,甚至只能單線通行。像海拔最高(2620公尺)的新竹樂山雷達站就很偏遠,從新竹市區開車進入,至少得花4個小時才能抵達。駐站官兵沒有交通工具,加上路途遙遠、進出不便,休假外出得靠軍方安排車輛上下山。

 

于北辰指出,官兵在站內常得待上半個月、一個月才能休假。熟悉雷達站運作的軍方人士也說,一般部隊在年節可保留基本戰備人力,盡量讓官兵放假,但雷達站卻完全沒得商量,必須維持三分之二在營,三分之一休假,上班廿天休十天、甚至上班卅天休十五天的狀況時有所聞,也是不得不然。

 

資深軍事記者吳明杰接受《放言》詢問表示,「那個雷達站我也沒去過,它那一塊主要是負責我們整個東北面的防空識別區內的整個空域的情資,那,像現在解放軍的航母往東走,共機來繞的時候,現在它的戰備就更加重要。」

 

吳明杰說,「春節期間,嚴防共機從東面威脅,特別又要大選了,所以,這個時機點沈一鳴去那個地方有重要的軍事意涵。帶這這麼多參謀,主要也表示對那個地區、那個地方很關心,官兵如果有什麼需求、設備上有什麼問題,可能也是藉這個機會做一併的溝通和檢討。」

 

「特別這種高山雷達站,台灣還好幾個…都是沒有辦法常常回家,少數要長期戰備的官兵,他們跟外、離島很像,休閒都受到限制。」吳明杰說。

 

 

顯圖由中央社授權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