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別創一格
放.高論
別創一格
【別創一格】罷免韓國瑜,讓亂臣賊子懼!
2020.01.15
12:25pm
/ 黃創夏
黃創夏批韓國瑜:「正因為這種剽竊心態,想走就走,外面不如意就回到高雄來當大老爺,隨便哄幾句就想要混下去,當然要當頭棒喝,罷免,就是殺雞儆猴,警戒以後所有的政客,皮繃緊一點…」

「寶貝,對不起呃,過去三個月沒有陪你,現在我回來了…」

 

這種話,是真誠的「道歉」還是虛情假意的「敷衍」?當然是後者,說這種話就是毫無誠意,只是想要耍無賴,能混則混!

 



高雄市民罷韓行動猶如史詩,直指民主政治思想的最核心

 

這種風格的語言,卻正是韓國瑜終於又回到高雄市政府上班之後的所謂「道歉」,難怪高雄人仍是氣壞了,很多人還是下定決心要完成罷免韓國瑜的歷史創舉。

 

請向高雄市人民致敬,因為他們的罷免韓國瑜運動意義深遠,除了教訓韓國瑜之外,更重要的是,這個行動猶如史詩,直指民主政治思想的最核心,將會永遠傳誦後世,讓亂臣賊子懼!

 

「統治者幻覺」

 

因為這是給滿腦「統治者幻覺」的政客們之當頭棒喝。「統治者幻覺」概念是在2006年「倒扁紅衫軍」時,學者陳傳興在他的著作《道德不能罷免》(2006年10月初版,大雁)特別指出「統治者幻覺」,引用一段如下:

 

「政府…將原本是一種受託執行行政權的法定代理人的這項定義特質,錯誤地看待成是權利…甚至由此而產出具有主權的幻想;逾越了社會契約的基本精神,導致政府原本的中介位置與角色,欲求從治理者這種法定責任與義務的承擔者,轉換成統治者。」

 

把「經營代理人」自我想像是「產權所有人」

 

也就是說,在「統治者幻覺」中,執政團體不由自主的將「經營代理人」自我想像是「產權所有人」,變成了是一種「剽竊人民主權」的「主人」狂態。遂忘了,總統、行政院長、部長、縣市首長甚至是科長與科員,都只是「受託之功能代理人」,都該在制度下擁有他的權責。也該受到同樣的尊重。

 

民主憲政中,總統與政府與直轄市長應只是「受託執行政權」的「法定代理人」,國家機器分官設職,都是制度一環,也都是依法授權的「功能代理人」,都受到法令的制約與保障。

 

自居是高雄的統治者,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任何一個執政者要是自我沉溺在「統治者幻覺」下,將扭曲「權利」與「權力」從「代理人」變成了「所有人」。這就會有種「家天下」,政府變成是「家業」,官位、資源,當然可以「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壞事情都是壞官員害我的」,「功能代理人」成為補獲品,淪為「政治獎賞」或是「卸責道具」也不以為忤了。

 

正因為韓國瑜滿腦子都自居是高雄的統治者,才會有過去一年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狂悖、然後肆無忌憚,剽竊高雄市所有的日常事務當成是自欺欺人的成績單,連落跑都可以編一個理由說是為了高雄好,自居高雄的「所有人」,狂態交狂!

 

罷免,就是殺雞儆猴

 

正因為這種剽竊心態,想走就走,外面不如意就回到高雄來當大老爺,隨便哄幾句就想要混下去,當然要當頭棒喝,罷免,就是殺雞儆猴,警戒以後所有的政客,皮繃緊一點…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黃創夏
曽任《新新聞》總編輯、《商業周刋》資深撰述、《中國時報》撰述委員、《明日報》創報小組、策略發展部負責人,現為《野武士》部落格主、自由評論工作者;著有:《菊子幫你找工作,失業勞工自救手冊》;曾獲2003年第18屆「吳舜文新聞奬」,得獎作品:《新窮人》--消失的中產階級。
作者文章列表
黃創夏
曽任《新新聞》總編輯、《商業周刋》資深撰述、《中國時報》撰述委員、《明日報》創報小組、策略發展部負責人,現為《野武士》部落格主、自由評論工作者;著有:《菊子幫你找工作,失業勞工自救手冊》;曾獲2003年第18屆「吳舜文新聞奬」,得獎作品:《新窮人》--消失的中產階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