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社區感染」面子疑慮?前衛生署署長詹啟賢:繞著圈子爭來爭去沒必要!
2020.02.21
10:11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我們整個防疫的架構、體制,是所有你看到的國家最完整的…」詹啟賢接著說,台灣還有一個嚴謹的傳染病防治法,「我可以告訴你,到今天日本都還沒有…它還是我們22年前一樣的那個老架構,所以它們現在也在檢討是不是要改。」

 

一場武漢疫情,凸顯出台灣防疫的成就與能耐,國光生技董事長、前衛生署署長詹啟賢表示,衛生主管單位警覺性高動作快,「整個防疫的架構、體制,是所有你看到的國家最完整的。」新增第24例防疫團隊是否忌諱「社區感染」詞彙?對此,詹啟賢認為,必須綜合性看待而非僅就個案審視,繞著圈子爭來爭去沒必要,「有社區的零星個案出來趕快抓,趕快去鎖定,把陸續發生的情況降到最低…」詹啟賢認為,就偵測部分,疾管局做的相當不錯。

 



詹啟賢今(21)日接受廣播節目《周玉蔻嗆新聞》採訪,對於這次武漢疫情,他認為整個台灣來講處理是相當不錯,涵蓋幾個因素:「第一,我們的衛生主管單位警覺性很高,而且動作也很快,在這方面處理的,還算是很恰當,這點是必須給予先肯定。」

 

  • 我們整個國人自主要求蠻高的,個人衛生習慣、自主要求,配合都做
  • 得很好,也才能夠一起達到這樣的一個結果。這點,你看看別的地方,我們確實是不錯的。」

     

    「我們整個防疫的架構、體制,是所有你看到的國家最完整的,我們有兩個很重要的,別的國家沒有的,我們有所謂疾病管制局,相較疾病管制署CDC。CDC這個體制的架構,是從中央到地方一條鞭,專責的機構事前統一,然後從中央到各縣市以及鄉鎮都有分局跟駐點,有人員有設備,平常就要偵測疫情通報,這個機制一動起來是很可以貫徹的,然後跟地方的衛生機關都有連繫,這個是很重要的,」詹啟賢說。

     

    被詢及這樣完備的機制從何時開始?詹啟賢表示,「22年前,是我訂的。」

     

    詹啟賢接著說,台灣還有一個嚴謹的傳染病防治法,「今天我們可以強制隔離、拘提、罰款,是這個法給予法源,你可以徵調民間私有的物資,包括口罩都是因為這個法給你權力,還有不能隨便散播不實的疫情,都是根據這個法來的。有這個機構去執行這樣的任務、然後有法可以當你的後盾,我可以告訴你,到今天日本都還沒有…它還是我們22年前一樣的那個老架構,所以它們現在也在檢討是不是要改。」

     

    詹啟賢強調,我們國家有這樣的防疫團隊與架構,應該大家共同來珍惜。

     

    被詢及新增的武漢肺炎第19例及第24例,詹啟賢解釋,「沒有病例是不可能的,你說維持一個很低的數字也有其困難度,必須綜合性的來看,你不能要求零,這是做不到的。」

     

    被問防疫團隊會忌諱社區感染詞彙嗎?詹啟賢表示,大家繞著圈子爭來爭去,也沒有必要,我個人認為。這裡面還有點面子問題?不需要這樣 我覺得是把事情做好就好了。」

     

    詹啟賢表示,「有社區的零星個案出來趕快抓,趕快去鎖定,把陸續發生的情況降到最低…」他認為,只要不讓它造成真正的社區的流行,就達到目的了。詹啟賢認為,就偵測部分,疾管局做的相當不錯。

     

     

    照片由 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