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真欣相岱—心臟科女醫師的獨家告白
放.高論
真欣相岱—心臟科女醫師的獨家告白

【真欣相岱】我們需要一個夠格的在野黨

2023.09.05
12:36pm
/ 吳欣岱

我一向覺得「本土派」這個名詞很荒謬,我們都在這塊土地,理應都是本土派。但卻偏偏有藍白勢力完全罔顧台灣利益,在國難當前扯後腿,隨著親中勢力及認知作戰起舞。

 

疫情期間發生過一件事,讓我特別看不慣隨著中國認知戰唱和的在野黨。

 



以監督之名扯後腿

 

大家還記得兩年前,中國國民黨幾乎每天開記者會指責台灣防疫不力嗎?從疫苗、抗病毒藥物到快篩...好像政府和醫療人員不斷地在前面救火,背後卻不斷有在野黨以「監督」之名,實際上在扯後腿。

 

當時我在隔離病房,專責照顧武漢肺炎的確診病患。在同一時間,屏東爆發了一連串的變種病毒,人心惶惶。一方面害怕新的變種病毒會更嚴重、併發症更多,一方面也在密集的疫調,試圖找出感染鏈。

 

隔離病房的氣氛也緊繃,不同病房的人員要輪流學習穿脫隔離衣,醫院要繼續完善感控路線和流程,同時又要照顧不斷湧入的確診患者。當時的確診病房和現在不同,是一人一間,護理師進入做治療的時候無論是打靜脈留置針、給藥一直到病史詢問,都要在從頭到腳密閉的悶熱狀態下進行。

 

而隔離病房什麼娛樂也沒有,只有一台電視,患者和外界的接觸只剩下每天電視裡的政論節目、新聞報導。隨著隔離的時間越來越長,患者的情緒也越來越不受控、越來越煩躁。

 

錯誤的外界資訊

 

有一天,我在查房的時候看到護理師不發一語地在打病歷,情緒明顯和平時不同。一問之下才知道,她照顧的患者,一個不好好遵守回國防疫規定而被感染的老伯伯,在早上做治療時找她麻煩,甚至恐嚇要打他。

 

我一氣之下直接跟患者對質,問他為什麼要欺負我們護理人員。

 

「我都有看新聞!台灣的確診治療比較爛,死亡率都比其他國家高。你們政府為什麼要給我們比較差的治療?我不要死!!」患者情緒非常激動,看起來已經失去理智了。

 

事實上他得到的訊息是非常片面的,台灣在確診數上升的時期和其他國家差距很大,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國人、防疫醫療人員和指揮中心的長期努力。在我們剛開放、確診數快速上升的時候拿死亡率和已經穩定與疾病共存的其他國家相比較是完全不合理的。

 

我一向覺得「本土派」這個名詞很荒謬,我們都在這塊土地,理應都是本土派。但卻偏偏有藍白勢力完全罔顧台灣利益,在國難當前扯後腿,隨著親中勢力及認知作戰起舞。如今的缺蛋、福島事件搶碘鹽,沒有一件事建立在專業知識下的監督,有這種民意代表和在野黨,台灣還需要敵人嗎?

 

 

圖片來源:總統府官網、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吳欣岱
兩個孩子、兩隻貓的媽媽,心臟血管外科醫師。1987年7月1日解嚴當天出生,自2018年開始關心政治之後,加入台灣基進為民主發聲,成立全國醫師醫療產業工會並擔任理事長。深信台灣唯有透過不斷地彼此溝通,以及對於共同人權、自由等價值的捍衛,才能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國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