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打爆不平
放.高論
打爆不平
【打爆不平】武漢「開城」又「封城」的三個半小時,發生了什麼?
2020.03.03
16:20pm
/ 范世平
所以可以發現,李克強一直與習近平在防疫的立場上不同;習近平是「敢衝敢闖」的紅衛兵精神,一下關城,一下復工,而李克強則是理性謹慎的官僚態度,重視穩定與可行。

 

「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在2月24日早上11:30發布了「關於加強進出武漢市車輛和人員管理的通告」(第17號)其中強調「出城車輛管理」與「出城人員管理」兩大項,顯示武漢在1月23日「封城」後,經過了一個月達到了「半解禁」的狀況。 

 



在「出城車輛管理」方面,強調以下的車輛可以離開武漢:「國家重點工程項目、運送醫護人員、抗疫醫療物資車輛憑所在單位開具的證明、公函,對車上人員進行身分核驗無誤、體溫檢測正常後及時放行」;以及「警車、消防、搶險、環衛、郵政等特種車輛及印有公務用車字樣的車輛,對車上人員進行身分核驗無誤、體溫檢測正常後及時放行」。 

 

朝令夕改 

 

而在「出城人員管理」方面,則是以下的人員可以離開武漢:「因保障疫情防控、城市運行、生產生活、特殊疾病治療等原因必須出城的人員,以及滯留在武漢外地人員」,以及「中央、省直在武漢單位人員」。 

 

但到了下午15:00左右,該指揮部又發布了「第18號」通告,稱「第17號」通告為「市指揮部」下設的交通防控組「未經指揮部研究和主要領導同志同意發布的」,現宣布該通告無效。 

 

為什麼不到3個半小時有這麼大的改變。首先要說武漢「開城」是什麼「市指揮部」下的交通防控組宣布的,沒人相信,因為武漢災情在中國是最嚴重的,死亡人數一直是個謎,裡面還有一個疑似感染發源地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所以相當敏感,不可能由一個這麼低層級的交通防控組就能決定。 

 

那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大的決策改變?這在中共建政後的政治發展歷程來說相當罕見,更遑論習近平號稱「習皇帝」,被認為是改革開放後政治權力最集中的國家領導人。 

 

首先,這可能還是習近平與李克強的路線之爭。 

 

中共在1月26日成立了「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並由總理李克強擔任組長,李克強27日前往武漢視察。照理講應該防疫大事都由他決定才對,但卻發現習近平不斷凸顯自己在防疫上的主導角色。1月28日他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賽,強調自己一直親自指揮防疫工作;2月3日央視報導指習近平主持政治局常委會,強調防疫的重要,但沒有畫面;5日與柬埔寨總理洪森見面,談的還是防疫,打破了神隱一週的傳聞;7日與川普通電話,習近平強調有信心、有能力戰勝疫情,打響一起防疫的人民戰爭;10日習近平訪問北京市朝陽區的防疫工作,強調打一場防疫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14日他在「中央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強調要訂定「生物安全法」,被認為與武漢P4實驗室的問題有關;15日黨媒「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的文章,指出他1月7日即對防疫工作作出指示;23日他召開史上規模最大的17萬人參加的視頻會議,下達防疫七點指示,但李克強卻沒有發言。 

 

據了解,武漢1月23日的「封城」是習近平決定的,但李克強並不認同,因為這麼做太激進,影響範圍太大;李克強是贊同延後舉行人大與政協的「兩會」,也贊同延後開學與開工。但習近平卻急著要復工、復產,這個李克強是反對的。 

 

所以可以發現,李克強一直與習近平在防疫的立場上不同;習近平是「敢衝敢闖」的紅衛兵精神,一下關城,一下復工,而李克強則是理性謹慎的官僚態度,重視穩定與可行。 

 

2月13日習近平下令由自己的子弟兵:上海市市長應勇擔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當然瞭解習近平急於復工的心思,因此在2月24日早上宣佈武漢停止「封城」,這應該有向習近平報告,卻跳過了防疫小組組長的李克強。李克強肯定會因不受尊重而不滿,也不願承擔武漢開城的後果與責任,甚至以辭去小組長一職來要脅,所以這個政策在宣佈三個半小時後嘎然而止。 

 

權錢體制 

 

這其中,也有可能是武漢市的高層實在封城太久了,受不了了,而集體向應勇反應要提早開城。事實上當武漢疫情爆發後,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全換了人,唯獨武漢市長周先旺沒換,他1月27日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表示在1月20日之前就向上級報告了疫情,被稱在逃避責任的「甩鍋」。但由於新任湖北省委書記與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的都不是湖北人,周先旺的湖北省籍與長期在湖北工作使得他比較瞭解實情。因此周先旺是否提供意見給應勇希望停止封城,也不無可能。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武漢的高官富商與眷屬,以及中央派駐武漢的官員,實在受不了這封城一個月的痛苦,所以與中央達成協議,在2月24日前先把行李整理好,車輛安排妥當,等待早上11:30一開匝,立刻衝出武漢城。等到一般民眾知道這個可以離城的消息,根本來不及收拾行囊與申請證明,大門就關了。 

 

所以不論是上述那一種原因,2月24日能夠離開武漢的,都不是一般民眾。這也證明中國的「權錢體制」下,有權力的高官,或是有錢可以買動官員的富商,才能逃離武漢,避免死亡。至於一般人民,只能當韭菜了。

 

 

圖片翻攝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環球往官網,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