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質疑行政院版《農田水利法》走「後門」!民眾黨批:為改制而改制欠缺長遠規劃
2020.05.05
11:09a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張其祿還提到,尤其疫情過程中,全世界很多國家都鎖國,這裡面可能涉及「糧食危機」,因此這也必須要超前部署;若今天法律下還是存有後門,且就連執政黨的立委都提案農業用水專用都被打槍,這是極其嚴重的,用水不應該只考量GDP,全部都以工業為主。

 

針對民生、農業用水告急,民眾黨團今(5)日召開記者會質疑,《水利法》第18條規定用水應是以家庭、農業與水利優先,但2000年修法卻加了1項「走後門」條款,讓工業用區能適情況優先用水;而正在修法的《農田《水利法》》修法草案第12條更表明,在不妨害原有功能情況下,申請人可以向主管機關申請其他使用,這同樣也留有一道後門。對此,民眾黨團直批,「行政院版的《農田水利法》,只見為改制而改制,欠缺國家願景的長遠規劃的企圖心,也沒有用心處理灌排不分的多年沉痾。」

 



與會的民眾黨立委張其祿表示,目前南台灣水已經拉警報,尤其台南、高雄這一帶,水利署預計要在7日召開緊急應變會議,因目前曾文水庫只剩10%的蓄水,除了烏山頭以外其他大約都蓄水只剩20%以下,南部地區重要的儲水灌溉地幾乎全數告急,旱季是10月到4月,期待未來梅雨季能趕快來,要是又因氣候變遷問題,恐讓南部地區用水非常嚴峻。

 

張其祿認為,法治上按照《水利法》第18條規定,應有一個用水順序標準,依序為家庭與公共用水、農業、水利、工業與其他用途,但2000年《水利法》修法卻加了1項條款,按照該順序主管機關對於某一水道、政府畫定工業區的酌量使用情形,可向中央主管機關申請變更,《水利法》規範應是以民生、農業用水為主,但這項走後門的條款一開,政府就常常將用水給予工業用區。

 

張其祿指出,《農田水利法》正在修法,草案中第12條也寫道,農田水利設施不得兼做其他作用,但在不罰害原有功能運作、維護下,申請人得檢附計畫書向主管機關申請其他使用。該草案雖是為了農田水利,但仍留有一道後門,另外4月30日經濟委員會民進黨議員鍾佳濱也提出,要求農田水利設施灌溉範圍用水應僅供農業用,但後來該修正動議也沒有通過,水情告急不管是《水利法》或正在修的《農田水利法》,「都存在了很多的後門」,表面上是為了民生、農業,但隱含的卻是工業優先的後門。

 

張其祿還提到,尤其疫情過程中,全世界很多國家都鎖國,這裡面可能涉及「糧食危機」,因此這也必須要超前部署;若今天法律下還是存有後門,且就連執政黨的立委都提案農業用水專用都被打槍,這是極其嚴重的,用水不應該只考量GDP,全部都以工業為主。

 

張其祿呼籲,要修這些法一定要非常重視,從南部水情告急可看出,用水極有需要在農業、民生上,不容許修法過程修惡,或只為了創造GDP,但目前明明就能看到糧食危機在眼前,因此農業是非常重要的需求,不能忽視它。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則說,農田水利歷史也是台灣農村發展史,農田水利會的改變是藍綠爭權、奪權的作為,民眾變成局外觀眾,陽光、空氣、水是生命三要素,國家對農田水利治理好壞,深刻影響民眾健康,台灣水資源管理必須考慮到糧食安全,尤其疫情之後全球工業布局以及氣候變化。

 

蔡壁如表示,農田水利會有自己的歷史包袱,像是殖民與威權殘留的體制問題,但花蓮、台東一帶的水利會就發展出小型水力發電,不但能永續發展還能與農業用水並存,還有高雄水利會不斷對曹公圳進行文化、生態調查,也引進一些導覽與實體養護,「農田水利會改制不能簡化為改革」,還是要很細緻處理國家升級的科學治理,行政院版的《農田水利法》就是為了改制而改制,欠缺國家願景、長期規劃的企圖心。

 

民眾黨團主張,農田水利會的改制,不能簡化為改革和反改革,而需要制度化處理農業和工業用水的平衡。

 

 

顯圖取自民眾黨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