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淳淳「破百日告白」! 揭秘跟防疫五月天、疾管署「混超熟」的原因? 起於17年前的超前部署!
2020.05.11
18:31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張上淳坦言,自己跟疾管署的同仁都非常熟,是因為他從SARS開始成立了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我一直是醫療網的指揮官」。

 

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今(11日)邀請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擔任訪談嘉賓,回顧防疫破百日的這段期間,指揮中心成立初期的回憶,以及面對疫情他的壓力來源。張上淳透露,他和防疫五月天、疾管署的同仁都非常熟,起因於17年前SARS時就建構了「傳染病防治醫療網」,他一直是指揮官。他最大的壓力,是面對本土發生不明感染個案那陣子。

 



面對記者會經驗豐沛

 

主持人周玉蔻詢問,以前有這樣子每天都在直播嗎?張上淳笑著搖頭說「沒有」,並坦言,其實第一次參加記者會的時候,不知道有直播;如果不去想它是直播的話,記者會的形式都差不多。

 

張上淳參加記者會已經有很多經驗,從SARS之後,台大醫院很多場合需要面對媒體,跟媒體做溝通跟報告;後來在H7N9的時候,個案出院也有記者會;他在醫院擔任副院長,很長一段時間也是需要主持很多次的記者會,尤其是在H1N1的時候;曾經在副署長的職位上,當然也主持很多記者會。

 

被問到:「淳淳」這個外號很親暱,會喜歡嗎?張上淳笑著回應,「我在台大醫學院的時候,其實就有一些人叫我這樣的外號」;至於防疫五月天的稱呼,他認為網民或觀眾朋友,大家比較喜歡怎麼樣都ok,「我們幾個私下不會互相取笑,就是輕鬆聽聽就好了,沒有在談這個事情。」

 

長年擔任醫療網指揮官

 

回顧1月20日指揮中心三級啟動時,照規定是疾管署的署長要擔任指揮中心的指揮官,兼任召集專家小組會議,就有點怪怪的、層次有點不同,周志浩就指派張上淳擔任專家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說,小組從比較小規模,到後來慢慢擴大,「1月初周署長跟我討論時,我說因為資訊還不明,先找一些核心重要的專家來做初步討論;最開始大概10個人左右,到20號的時候我建議再擴大一些。」

 

張上淳舉例,包括臨床專家、感染疾病的專家、胸腔重症的專家,另外也有找病毒學的專家;那時候已經知道是新的冠狀病毒,也找了公共衛生、流行病學方面的專家,「這方面疾管署內部自己也很多,但還是有借助外部的專家參與討論。」

 

擔任專家小組召集人的職位,張上淳說,台大如果要參與外部小組或兼職委員會,都要跟校方報告,並且「這份兼職是沒有拿錢的」。他坦言,自己跟疾管署的同仁都非常熟,是因為他從SARS開始成立了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我一直是醫療網的指揮官」。

 

疫調人員基底紮實

 

張上淳表示,疾管署的疫調人員一直都很有經驗,大部分人都是從SARS留到現在,這些事務官都很紮實,不像政務官一直在更換,下面的人經歷政黨輪替期間都還是在,即使是署長都還不算是政務官。談到成員之一的羅一鈞,他透露「羅很年輕,是我的學生」;這些醫師原本在外可以賺更多錢,到疾管署上班反而賺不多,「羅一鈞是在我們台大的感染科訓練學術,我把他推薦去當防疫醫師。」

 

「疾管署是在SARS後成立防疫醫師團」,張上淳直言,傳統公務人員的薪水待遇是不可能留住醫師,因此制度上用防疫醫師請他們到疾管署去。他強調,從SARS就建立的防治醫療網,每年都要演練,17年來的準備,同仁都是有長久經驗,所以這次防疫成功不是僥倖。

 

壓力源於不明感染個案

 

遇到最大的衝擊或是難關是什麼呢?張上淳說,首先就是過年期間有個案,研判是少數境外移入個案,但外界的想法、建議都是要全民戴口罩,跟專家小組認為的步調不同,他認為當初不需要戴口罩,不是因為口罩不夠,而是研判當時社區沒有病毒,那戴口罩要防什麼?如果要防其它病毒,例如流感,也沒有宣布要全民戴口罩。

 

張上淳舉例,當一個部隊防範敵人在守護要塞時,指揮官知道有多少子彈,不能因為風吹草動就盲目掃射發動攻擊,如果不管有沒有敵人就先掃射,等到把子彈用盡真正的敵人才出現該怎麼辦?所以他認為當時的情況這樣做是正確的。

 

接下來的困擾就是社區出現不明感染個案,張上淳說,對他們來說疫病發生必然會傷亡,但重點是在於不明感染的社區個案,會擔心是否還有其他不明感染源,所以開始擴大監測並修改通報定義(發燒或呼吸道症狀),因為兩者不一定並存,通報範圍變大;接著就是醫院發生院內感染,當時也很緊張是否會散播開來,到後來的軍艦感染案,為此連夜開會開了好幾晚。

 

邊境防疫不鬆懈

 

主持人詢問,連續28天的本土個案為0,接下來的生活會有所改變嗎?張上淳認為,現在本土很安全,但在境外還是不安全,深怕有疏漏的,所以在邊境防疫部份不會鬆懈

 

 

圖片來源: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提供

 

延伸閱讀